梦远书城 > 亦舒 > 灯火阑珊处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是,宁波的确考虑过。

  是这场股票灾难救了他们的关系。

  宁波自身后搂住丈夫,面孔贴住他背脊。

  她问:“我们穷了吗?”

  “如果是,又怎么样?”

  “马上离开你。”

  “会吗?你真会那么绝情?你不打算余生照顾我?”

  “余生是一段很长的日子。”

  “我会尽量省着吃。”

  孙经武外型有点憔悴,一整天没刮胡髭,又故意咳嗽几声,装一副潦倒相,宁波看着他,忽然很认真地说:“好吧!我背着你走。”

  孙经武很感动,“宁波,谢谢你,谢谢你。”他知道有女子因对方穷了免他骚扰召警侍候。

  “我们是不是真的很穷?”

  孙经武忽然笑了,“不,我们没有,可是客户有。”深深叹息,“我竟没看到这场浩劫。”

  “你又不是未卜先知。”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他捧着头。

  宁波隐隐觉得不妥,“你打算怎么样?”

  “若是古人,应当自杀谢世的吧?”

  “你敢!”

  “事前其实已有种种迹象,是我财迷心窍,未能向客户提出充分警告。”

  “他们未必听取。”

  “那是他们的事,可是我没有尽我的责任。”

  宁波见他情绪陷入低潮,只得力劝:“不用跳楼吧?嗄,胜败乃兵家常事,看开点。”

  半晌,孙经武才抬起头,“经过这次,我大彻大悟。”

  宁波瞪着他,“你要剃度了?”

  孙经武不得不笑出来,“不不不,我恋恋扛尘,不舍得放弃繁华锦锈的人世间,我打算这次收拾完残局之后,改行做别的。”

  宁波呆半晌,要过一阵子才完全消化孙经武的意思。

  “转行,做什么?”她大大纳罕。

  “我有一张伦敦大学经济学文凭,也许可以教书。”

  宁波立刻问:“女学生都年轻貌美吧?”

  孙经武马上答:“校花都出在经济系。”

  宁波说:“半途出家,未必讨好,你要三思。”

  “是因为学生是美女吧。”

  宁波温柔地答:“当然,不然还为生活不成。”

  “要是我答应目不邪视呢?”

  “不行,人不迷花花自迷。”

  “你认为我还有魅力?”

  “从来也不比现在更富吸引力。”

  到了翌年春季,孙经武就真的退下来了。

  这时,宁波已经在他家里住成习惯,把部分衣服用品也带了过来,并不认为不方便。

  正印来看过,觉得很好,“你们贤伉俪都喜欢陋室空空,非常相配。”

  宁波瞪她一眼。

  正印掩住嘴,“对不起,那不是一句好话吧。”

  “囡囡说话都比你更有纹路。”

  最值得佩服的自然是阿姨,损失多少,一字不提,反正根基深厚,无所谓。

  孙经武空了下来,宁波自然得陪着他,原来,任何感情都需要时间灌溉,枯萎的苗秧渐渐复生。

  一日,宁波向姨丈请辞。

  姨丈大吃一惊,“你要出去另起炉灶,与我邵某人打对台、抢生意?”

  “没有的事,我辞职后退休。”

  “我不相信,日方中天,如何言退?”

  “世上除工作外还有许多赏心乐事。”

  “是吗,那都是些什么?”姨丈十分置疑。

  宁波笑不可抑,她知道都会中还有百多万类此工作狂,都认为生活中除出苦干没有其它。

  那也不是坏事,就是这些人把社会搞得蒸蒸日上,无比繁荣。

  “我想花多花点时间在我家庭上。”

  “对,”姨丈想起来,“你新婚。”

  “不算新了。”

  他好像忘记他送了他们一对名贵钻表当贺礼,结果孙经武从来不戴,宁波戴那男装的,倒不算恶俗,女装的锁在保险箱里。

  “你告假好了,半年,一年,随便你。”

  “不,我余生都想自办公室退下。”

  “你会闷的。”

  宁波微笑,“不会,姨丈,我自幼在你家长大,你知道我从未做过真正小孩子,我其实没有童年,现在我想拾回童真,为自己兴趣做一点事。”

  “那又是什么?”

  “学跳舞,写一本小说,画水彩画,看风景。”

  “不赚钱了?”

  “暂时停一停。”

  “赚够了?”

  “心足就是够。”

  “厂又怎么办?”

  “这些年来,厂内已经成立一套新式管理制度,谁去谁留都不是问题,照常运作。”

  邵某不由得说:“全是你的功劳。”

  宁波也不想谦虚,她初进厂际,只见几个老伙计势力膨胀,功欲盖主,帐目含糊,虽云赚钱,行政完全不上轨道,她看准机会,排除异己,树立新制,那时不知受多少人诅咒。背后叫她小妖女。她为这间厂花了不少心血。如今身为董事,衔头受之无愧。

  “你若真要走,推荐一个承继人给我。”

  “麦承欢很好。”

  “承欢太漂亮了。”

  “唏,这怎么好算缺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