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灯火阑珊处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两姐妹面面相觑,过半晌,宁波说:“是应当祝贺阿姨找到伴侣的吧?”

  “不!”正印握紧拳头,“外头不晓得多少坏人贪图她的身家,她会人财两失。”

  这并非过虑。

  正印提高声音,“不行,她的财产原本由我承继,现在我下半生的生活堪虞,宁波,你来劝她。”

  “由你发言才好。”

  “不,她听你多过听我。”

  “我该怎么开口?”

  “你是谈判专家。”

  宁波吞一口唾沫,“我真觉困难。”

  “试试看。”

  养兵千日,用在一朝。

  宁波只觉头皮发麻,“好好,我尽力而为。”

  这时方景美女士开门进来,“客人已经走了吗?”

  正印朝宁波打一个眼色,“交给你了。”取过外套,“妈妈我要出去,你和宁波慢慢谈。”

  “谈,谈什么?”

  正印已经匆匆忙忙开门离去。

  宁波只得说:“阿姨,坐下来慢慢谈。”

  方女士笑笑,“呵,你怎么知道了?”

  宁波硬着头皮,“是,由姨丈告诉我们的。”

  “宁波,你也反材叫?”方女士微微笑。

  “我根本不知采儿去豚。”

  “我已找到伴侣。”她奈口征突。

  宁波清清喉咙,“材方可靠吧?”

  “我并非寻找歧宿。”

  “他舍骗你叫?”

  方女士笑笑,“我有什么可以损失?”

  宁波咳嗽一声,“正印的意思是,你的财产。”

  “她的嫁妆我早已为她备下,不用担心。”

  宁波已要无话可说。

  方景美缓缓呷一口茶,对外甥女说:“你母亲四十八岁,我四十六,在你们眼中看来,这种年妃,也算是耄耋了吧?”

  “不,”宁波辩解,“是一生中最好最成熟的年岁。”

  “谢谢你,照你看,我可否追求快乐?”

  “应该,”宁波据实答,“在自由世界里,人人有权追求快乐。”

  “不分身分年妃性别?”

  “正确。”

  “这么,你是站在我这一边?”方女士笑吟吟。

  “你快乐吗?阿姨。”宁波先要弄清楚这一点。

  “是,我快乐。”

  “那么我为你高兴,他一定是个知情识趣的人物。”

  方女士想一想,忽然缓缓说:“我们的性生活,非常和谐。”

  宁波怔住,虽然是时代年轻女性,她却从来没有与任何人谈过这个问题,包括正印在内,真没想到阿姨会首先提出采,她稍微有点震惊。

  半晌,宁波才得体地说:“那真的幸运。”

  阿姨仍然微笑,“我也认为如此。”

  她这样说,宁波猜到已经算是低调处理,她此刻的感情生活一定非常愉快。

  换了是江宁波,也会趁中年空档寻找生活情趣,她由衷地说:“阿姨,我站在你这一边。”

  她阿姨缓缓落下泪来,“社会风气总算开放了,今天我的所作所为,已不算犯罪。”

  是,再妒忌她的人也不能派什么帽子给她。

  “我得多谢你姨丈,若不是他替我打好经济基础,我何来追求快乐的自由。”

  这是真的。

  中年人择偶条件想必比她们更复杂,顾虑也一定更多,心里空虚倒不要紧,生活享受上去了下不来,若不是保养得宜,风韵犹存,怎么出去谈恋爱?

  不要说别人,宁波的母亲就没有这种心情与机会。

  只听得阿姨说:“被异性追求的感觉真好,”停一停,“上一次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你外婆一直不喜欢邵某,认为他会变,那时女子婚姻起变化真是麻烦透顶,许多人一生就被亲友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这种风气幸亏都熬过去了。”

  宁波想一想说:“你还是要小心。”

  “我会的。”

  宁波打量阿姨,她并没有穿得更年轻或是化妆得更浓艳,显然控制得很好,宁波放心了。

  阿姨站起来,“我要出去,这个家,你多多帮我打点。”

  她随即换上一袭黑色直身的跳舞裙子,容光焕发地朝宁波挥挥手,出门去。

  宁波羡慕不已,多好,晚上不用限时回来,第二天早上又不必赶上班,中年恋爱是纯享乐,爱结婚随时可以结合,爱分手大可理智分开。

  电话铃响,正印紧张地问:“怎么样?”

  “你可以回来了,阿姨已经出去赴约。”

  “你没说服她?”

  “三言两语如何叫人放弃追求快乐?”

  “你岂止毫无作为,你简直是帮凶!”

  “你怎么知道?”

  正印顿足,“我太了解你了,我马上回来。”

  正印匆匆赶回,向宁波问罪:“我谈恋爱你则百般阻挠,何故?”

  宁波正在翻阅书报,闻言冷笑一声,“你条件还远不如你妈,不可同日而语。”

  “我有青春。”

  宁波瞄她一眼,“略具一点剩余物资而已。”

  “我妈打算结婚?”

  “没有的事,她准备享受人生。”

  正印缓缓坐下来,“这我赞成——”又立刻站起来,“不会再生孩子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