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灯火阑珊处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正印耸耸肩,“各人修来各人福,各人有各人缘法,她就是关心你一个。”

  宁波轻轻说:“我自幼没有家,阿姨才希望我早日成家立室,有个归属感。”

  正印问:“你自己怎么想?”

  “有什么就要服侍什么,我乐得无牵无挂。”

  “对,你那男伴值几分?”

  “零分,光蛋,我希望我的男伴强壮、勇敢、不羁,带我到天之涯、海之角,用眼光足以使我慢慢融化,跌成一团,不知身在何处,像何某,充其量不过做我的好兄弟而已。”

  正印笑,“谁不那么想!”

  “你的男伴呢?”

  “我们下星期到那骚之深海潜水。”

  宁波微笑,“那多好,我们多需要办公室以外的生活。”

  “你对他印象如何?”

  “咄,我还来不及对他有观感你就已经换人。”

  “现在不同了,最近我年事已高,打算安定一段日子。”

  “他可有钱?”

  “我最喜欢直截了当的问题,是,他相当富有,而且靠的是自己本事,财产可以自主。”

  “你肯定调查过此人?”

  “我有铺保人保。”正印眉飞色舞。

  “结过婚?”

  正印忽然收敛笑容,“不是结过,还在结。”

  “那没用,条件多好也是徒然,他不是你的人。”

  正印申辨,“他爱我。”

  “我也爱你,一点意思也没有,一定要结婚,要不就能赡养。”

  “必须如此现实?”正印踌躇。

  “废活!”宁波恼怒,“你我只得这十年八年青春,要不投资在男伴身上,要不靠自己双手,切莫到了老大还在欢场满场飞找户头,袒老胸露老臂,同妙龄女轧苗头,徒伤悲!”

  “我该怎么办?”

  “给他下哀的美敦,否则马上掉头走。”

  “我爱他。”

  “咄,能爱他,也能爱别人,有什么关系。”

  正印笑得弯下腰,“宁波,我佩服你。”

  宁波也笑了。

  正印的男朋友叫袁康候。

  年纪比较大,有点工于心计,正印请他到家来吃饭,他也愿意,带来水果糖果。

  宁波本有话说,可是鉴于前几次对正印的事参与失败,这次特别沉默。

  饭后见果篮中有石榴,便掏出来慢慢挖着吃,先在白色麻质台布上补上一块毛巾,以免桌布染上石榴汁洗不掉。

  正印吃芒果,赤裸裸用手抓着,汁液淋漓,不可收拾。

  两人作风截然不同,奇是奇在姐姐没感染妹妹,妹妹也不去改变姐姐,和平共处。

  袁康候深觉纳罕。

  电话铃响了,宁波去听。

  正印问:“是妈妈吗?问她为何爽约。”本来今晚她也应当在场。

  宁波抬起头,“是姨丈,你到书房去讲好了。”

  饭厅只剩一下宁波与袁康候。

  静寂了一会儿,袁康候打破沉默,“我觉得你好像有话要对我说。”

  一个人的直觉有时可以十分准确。

  宁波答:“是。”

  “你不妨直说。”

  宁波看着他,“你若伤害正印,还需过我这一关。”

  袁康候一听,大奇,“正印毋须你保护,她已经二十四岁,她会对自己负责。”

  “你呢?”宁波微愠,“你有何道德水准,你何故背妻别恋?”

  袁康候吟嗽一声,对方若不是漂亮的年轻女子,他也有话要说,但对着江宁波,他只能答:“我已在办离婚手续。”

  冷不防宁波哼一声,“你们都那样说,然后一办十年的都有。”

  袁康候叹一口气,然后解释说:“我的情况不一样,是女方提出投诉。”

  宁波呵一声,上上下下打量他,“你有何不妥?”

  袁康候啼笑皆非,“我没有毛病,只是双方个性不合。”

  “当初为什么没发觉?”

  到这个时候,袁康候忽然十分愿意回答宁波的问题,他答:“那个时候,我们比较笨,谈恋爱的时候,老是想把最好的一面拿出来,结果变得自欺欺人。”

  宁波点点头,是的,早些年的确流行把真性情隐藏起来,对方要看什么,就让他看什么,婚后松口气,大家除下假面具,渐渐露出狰狞真性情,终于因了解分手。

  袁康候说:“现在不一样了,今天的作风是甫相识先摊牌,把个人所有的劣点缺点全数清楚,先小人后君子,慢慢才女掘对方的优点,往往有意外的惊奇。”

  宁波微笑着点点头,社会风气的确不住在进步中。

  袁康候咳嗽一声,“你还有什么话要问的吗?”

  宁波扬声:“正印,讲完电话请出来,我们寂寞。”

  正印闻声走近,有点大梦初醒的样子。

  宁波讶异问:“姨丈对你说什么?”

  这时候袁康候才相信电话真由正印父亲打来,不是其他追求者。

  正印坐下来,一脸不置信的样子,“爸找我诉苦,说妈妈已找到对象,要论婚嫁了。”

  宁波的嘴巴立刻张大,明知有碍观瞻,硬是合不拢去。

  袁康候识趣地问:“我是否应该告辞?”

  正印立刻说,“也好,你先走一步,稍后我再与你联络。”

  袁康候告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