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灯火阑珊处 > 上一页    下一页


  正印笑眯眯看着她,“呼之即来,可是挥之不去?”

  宁波给她白眼。

  正印笑,“宁波,叫他来与请他走,都是艺术,否则,始终不是高手。”

  “你练成家了?”宁波没好气。

  “惭愧惭愧,已可设帐授徒。”

  “换了是你,你又怎么样?”

  “我?我会婉转地告诉他,妈妈不批准我和他出去。”

  “他会相信吗?”

  “我不是要他相信,我只是想让他下台。”

  宁波问:“叫他来容易还是请他走便当?”

  正印像接受访问似地把问题好好地想了一想,“以你的条件,他没有不来的道理,不过,请客容易送客难,你要记住。”

  “我不打算在这方面发展,多谢忠告。”

  “他们会逼上来的,宁波,你一定要设法应付。”

  宁波完全相信。

  正印忽然说:“这些男生尽管讨厌,可是十六岁的我与你如果没有他们作为生活上点缀,又岂非浪掷了青春。”语气有点苍凉。

  宁波抬起头来。

  正印正凄茫地微笑,一边抚摸着面孔,“看到没有,这张脸不消多时就会憔悴,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宁波,趁这几年,尽情罚他们在门口站岗,人数多多益善,一队兵更加好。”

  宁波忍不住笑了。

  “你看我妈多寂寞,”正印说,“我不是没有恐惧的,我惟一的抓拿不过是青春与美貌——”

  宁波给她接上去,“还有父母给你的产业。”

  正印刹那间忘记说愁,眉开眼笑地答:“这是真的,将来我肯定颇有嫁妆。”

  “你我二人你会先出嫁。”

  “不一定呵,宁波。”

  “我非要扬名立万安置了母亲才会论婚嫁。”

  “我则要好好地热恋三五七次才结婚。”

  宁波骇笑,“一个人有那样的能量吗?一次好像已经足以致命。”

  “我可以,”正即拍胸口,“我天赋异禀。”

  “呵,恭喜你。”

  “宁波,力什么我老觉得你爱讽刺我?”

  江宁波站起来发誓,“你对我情同姐妹,我不可能以怨报德,你别多心。”

  正印期望中轰烈的热恋,在当年暑假就莅临了。

  事情发生也真的十分偶然。

  两人正为考大学有点紫张,睡前话题暂时脱离男孩子与投资买卖。

  宁波说:“你没有问题,正印,你有摄影记忆,功课看一遍即可。”

  “可是,读一次已经要多少时候!”

  “你总不能一次都不看。”

  “有时候,打开试卷,根本不知问的是什么,又该怎么回答,尴尬得要命。”

  “那么,叫姨丈捐一笔款子,送你到某私立大学去好了,我若考不到十个甲拿奖学金,就得到某公司去做信差。”

  “你不是颇有积蓄么?那么会赚钱,还叫穷。”

  宁波过一会儿才说:“距离目标尚远。”

  正印好奇,“什么目标?”

  “我想置一间比较清静宽敞的公寓给妈妈。”

  正印吐吐舌头。

  “阿姨替我计划过,首期款子应该两年内可以实现,余数由母亲自负。”

  “你不该把这类重担揽到身上。”

  “不,能帮助母亲我觉得很高兴。”

  这时正印忽然想起来,“对,我有两张票子去看网球赛,一起去吧!”

  宁波答:“我憎厌一切比赛,尤其是球赛。”

  “可是,男生喜欢球赛,而我喜欢男生。”

  那一个下午,宁波也终于去了。

  坐下没多久,正印便自手袋里取出一具性能极佳的小型望远镜。

  宁波纳罕,场地并不大,何劳望远镜。

  然后,宁波了解到,正印在看人。

  观众席上不乏借助这种工具的人,正是,你看我,我看你,不亦乐乎。

  正印把望远镜递给宁波。

  宁波一张望,正好看到奚治青与奚宗岱两兄弟,连忙把望远镜交还。

  正印浏览整个观众席。

  宁波很放心,由她检阅过,想必没有漏网之鱼。

  二十分钟后,正印已经有点不耐烦,忽然之间,她停止移功镜头。

  过片刻,她对宁波说:“看,G排座位左边数过来第三人。”

  宁波没有兴趣,这是个阴天,她要赶下一场补习,她打算早退。

  “看,”正印推她,“看那个男生。”

  宁波不得不看过去,只见G排刚有人站起来离场。

  那年轻人白衣白裤,可是球场里几乎每个人都穿白衣白裤。

  正印转过头来,“你看见没有?”

  宁波讶异了,正印的语气是悲怆的,像受了某种震荡,目光十分无助。

  宁波连忙抢过望远镜来看,G排左边第三个座位已经空无一人。

  只听得正印喃喃道:“是他了。”

  宁波既好气又好笑,“谁是他?他是谁?惊鸿一瞥,三秒钟时间,就算看清楚身型,也瞧不真五官,你这个人真有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