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你说什么?”她没听清楚他含糊的嘀咕。

  没有回答,索傲摩挲着下颚俯视她,一个念头电光石火间闪过他脑海。

  看他那不认同的眼神好像在指责她又做错什么事,白鄀蔷微抿红唇咕哝,“算了,当我没问。”

  索傲醇厚、充满磁性的嗓音却在这时飘入她耳里——

  “这阵子我家要装修,正好需要找地方借住,既然你一个人住,那我就搬到你那里暂住一段时间吧。”

  “你要搬到我那儿”

  “我会付房租。”

  “和这无关,我家人不会允许我跟个男人共同租房子。”

  “别让他们知道不就好了。”她就非得老实得一根肠子通到底吗?

  “可是——”

  “我这个国中同学比路人甲还不值得你帮忙?也对,反正我从以前就是个不受人欢迎的坏胚,无所谓,我另外找房子。”语毕,他连再见都没说,冷傲的转身迈步,深邃的黑眸里藏着一闪即逝的狡黠光芒。

  “等一下,索傲!”不忍心看他寂寞离去,白鄀蔷慌忙拉住他背后的衣服,妥协的应允,“我答应让你搬到我的租屋处。”

  

  傲霸产物管理中介公司

  “谢天谢地,我终于把帐结完了。”在密密麻麻的账册上写下最后一个正确数字,杜奕川大呼口气,总算能像个懒骨头瘫在皮椅上。

  “恭喜你,茶几上有白开水,自己倒来犒赏。”仍在座位上忙着敲键盘查资料的崔振纲,大方的提供奖赏。

  “我很想你,不过念在你比傲上道一咪咪的份上,我就勉强原谅你说话不中听。”数落着,他当真起身倒开水喝,已经一个小时滴水未沾,他有点渴。

  崔振纲忍不住笑出声。他们那位酷毙的老友若在这里,奕川恐怕连白开水都没得喝,听见他喊累,傲只会丢给他一叠委托案件研究,让他忙得没时间喊累。

  用力白他一眼,杜奕川当然明白他在笑什么。

  傲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狂傲强势,他和振纲在荷兰求学时,因为同班而与他成为好友,甚至当傲决定回台湾成立讨债公司时,他们两个也乐意成为他的左右手,除去他天生具有领导人的气势,教人愿意追随之外,另一个原因,便是他独特的经营方式……

  当啷!一道清脆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老板,你午睡过头啦,到现在才来。”杜奕川扬声招呼进门的酷哥。

  若非这阵子公司的事多到不行,他和振纲哪会歹命的在假日加班,而这个向来重视时间观念,早在两个钟头前就该出现的老友,竟到现在才进公司,八成是睡过头。

  索傲横眼睐他。“不知道就别瞎猜,我只是临时去见个同学,所以耽搁了。”他原本准备回家拿换洗衣物到白鄀蔷的住处,但在这之前,突然记起要过来公司一趟。

  “哪位同学?怎么没带他来跟我们叙叙旧。”崔振纲自动把对方认为是他们的大学同学。

  “她是我国中同学,你们不认识。”

  “国中同学”杜奕川抢先惊讶的叫嚷。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我不能有国中同学?”索傲抱胸倚向办公桌沿,眯视反应过度的两人。

  “你当然可以有,问题是国中对我们而言早就是八百年前的时代,想不到你居然还有保持联络的朋友,这未免太玄了!”别说国中,他连高中同学都没半个保持联系的。

  崔振纲点头附和。他懂奕川那句太玄的意思,傲不太与人打交道,而且他们曾听他阿姨提过他国中老是换学校,照理说应该没什么知心朋友,更何况他国中一毕业就和他阿姨到荷兰定居,纵使有朋友也早断了联络,怎么这会儿竟冒出需要他亲自去见的国中同学?

  “你们干脆说邪门算了,这么大惊小怪。”无意提与白鄀蔷相熟的经过,惹来两人八卦的兴趣,索傲岔开话题,“你们手上的工作都没问题吧?”

  对呴,这时候谈工作要紧。杜奕川回到座位拿账册给他。“这是这期的催收明细,呆帐已收回八成多,其它的可能得过些时候才收得回来。”

  “没关系,只要对方并非恶意欠债,即使到时这些呆帐无法收回,就全由傲霸消化。”

  办公室里另两人心照不宣的交换个“果然还是老样子”的眼神。

  傲霸接受各行业的讨债委托,公司也培养一批文武双全的专业催讨人员,凡由傲霸接下的委托,鲜少有收不回的欠债,这近乎百分百的催讨成功率,令黑道亦对他们敬让三分。

  然而那些债务人绝对不会知道,他们之所以能免于三天两头遭人逼债,可以小额小额慢慢还,全是索傲先帮他们偿还债款——倘若这些人经过详细评估,真值得他暂时代垫欠款的话。

  而这正是傲霸独特的经营方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