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四十二


  原来君恒跟索傲说了不该说的话,难怪她觉得他不对劲。

  当晚她就拨电话给索傲,想告诉他,她对洪锡展没感觉,要他别在意君恒的任何言语,可他的电话关机。心想他可能在忙荷兰那头的公事,她就等他忙完主动和自己联络,可惜她等了一夜,手机与租屋处的电话半通皆未响过。

  隔天她试着再与他联络,依然找不到人,而他也没来找她。

  连着四天,他没给她半点音讯,无论白天黑夜,她打给他的电话都像石沉大海般得不到回应,她的心也一天比一天沉。

  索傲在疏远她?因为气她隐瞒君恒要为她介绍新对象一事,认为她有二心?

  还是他对她的真心只到演奏会那晚为止,知道她有新男友人选,他也决定重新恢复过去那种寻觅情妇的刺激生活?

  她想向雁姨或崔振纲他们探问个究竟,偏又顾忌引来他们的过度关切,如此反复难安的心情如影随形的跟着她,除了上课勉强振作起精神外,其它时间她都是心神恍惚居多。

  此刻,她落寞惆怅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完全没发现经过公园后,有个男子鬼祟的尾随在后头。

  今天晚上洪锡展约她看电影,可她拒绝了,她只想回家等那也许会突然响起的熟悉来电,等那也许会奇迹出现的酷傲身影。

  “索傲。”喃喃低念惦念之人的名字,她黯然的转进巷子。

  尾随她身后的男子趁四下无人,一把由背后抱住她。

  “呀啊——”突遭袭击,她受惊吓的放声尖叫。

  男子腾出一种手捂住她的嘴。“别叫,甜心,我是看你一脸伤心寂寞,好心想安慰你,别害怕,等会儿保证你会喜欢我让你舒服到不行的安慰。”

  是色狼!入耳的淫邪言语,与那只在她腰上放肆挲抚的魔手,令白鄀蔷惊恐的意识到自己遇见色狼。

  “不要碰我!”挣扎不开,情急之下她举起右脚跟,往后用力踹向他的重要部位。

  “哦!”男子被迫松开她,双手捣着胯下,“臭、臭婆娘,你竟敢踢我!看我怎么让你好受。”站不直身子,他仍恶狠狠的伸手想捞抓她。

  “啊!”白鄀蔷骇叫着抬起脚,使力朝他狰狞的脸使出一记侧踢,在男子闷哼的跌趴向地上之际,拔腿狂奔。

  除了索傲,她不要别的男人碰她,尤其是下流肮脏的色狼!

  没命的在巷子里窜奔,她慌乱的拿出手机拨号,不敢回头,拼命往前跑。

  “接电话呀,为什么不接电话……”随着一声响过一声的铃响,她的眼眶开始泛红。在她发生危险,最需要他的时候,为何他仍不接电话?

  脚上一绊,她跌了一跤,眼里的泪水不知是因摔疼或心痛,忍不住滴落下来,然而她没时间继续坐在地上哭泣,抓起滑落的手机踉跄的爬起来,喘息的继续跑。

  她的租屋就在前面,她……不能被抓到!

  仓皇跨进敞开的公寓大楼门,她砰一声关上门扉,慌乱的上楼……

  “啊——”低头迎面撞上一堵人墙,她害怕的惊叫。

  “鄀蔷,我是君恒,你怎么了?”段君恒连忙扶住她的肩膀问。

  他接到洪锡展的电话,说鄀蔷再次婉拒邀约,于是来找她问个究竟,想不到扑了个空,所以就在门外等她,没多久就听见楼下传来吓人的甩门声,接着就见她狼狈的冲上楼,还一头撞上他,吓得惊叫连连。

  发生了什么事?

  抬头看清楚是弟弟,白鄀蔷像是找到救兵似的紧紧抓住他。“有人、有人追我。”

  有人追她?!段君恒万分震惊的望向楼梯口,确定没人追来后,他拿过她背包里的钥匙开门,决定先带她进屋里再说。

  “谁追你?发生什么事?!”等进屋里,他焦急问到。

  终于回到安全的地方,她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大口喘气,惊魂未定的叙述,“我刚才要回来时,拐进一条巷子,有、有个男的突然从背后抱住我……”

  “结果呢?”段君恒蹲在她身旁催问,眉头担忧的绞在一起。她往后夹起的头发散乱,眼眶含泪,手臂上有擦伤,鞋子更掉落一只,她没事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