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四十一


  “抱歉,打扰一下。”

  一道声音岔入他惊悚的思绪中,微抬眼,他看见走近两人的洪锡展,本就握着的双拳悄然收紧。这个被段君恒拱出来的情敌想干么?

  感受到他逼人的视线,洪锡展心里打了个突,不解他犀利眸底布满的敌意所为何来。

  客气的向索傲颔首致意,他转向段君恒说道:“我的助理通知我进去做演奏的最后准备,可能要等演奏会结束,我们才能好好叙旧。”刚才两人原想聊聊,可惜被一些乐迷缠着问些琐事。

  “没问题,就等音乐会结束我们再聊,我姐等会儿也会来欣赏你的表演,到时我再介绍你们认识。”

  “OK,我们晚点见。”那两道逼人的视线寒冽得令他背脊发冷,他说完即随助理离去,自知尽速远离那个浑身透着危险气息的奇怪男人比较安全。

  “他的长相或许没你出色,可他斯文的性子与工作却此你适合鄀蔷。”将索傲沉凛至极的脸色纳入眼底,段君恒没有惧意的陈述他的看法。他很意外明显想扁情敌的索傲,并未挥出他饱含怒气的拳头。

  “可笑,那只是你一相情愿的认定。”他嗤声驳斥。

  “就算我有私心,也全是为了鄀蔷好,她单纯善良,生活一向平静,我希望她平安的过下去。如果你爱她,请你多为她想想,假使你无法给她车福,反而会为她带来危险,那就请你离开她。”

  离开她?离开唯一令他心动的小女人?该死,他办不到,可是……

  “索傲!”

  清脆的呼唤传来,他转过身,那道早已镌刻心底的娇俏人影翩然映入眼帘,他深邃的眸光就这么于她胶着着,怎么也移不开。

  “太好了,我也没迟到。”白鄀蔷小跑步来到他身旁,轻挽住他的手,发觉气氛好像不对劲,她望向段君恒,“君恒,你没对索傲胡一言乱语吧?”

  “我认为该说的都说了。”

  他想介绍洪锡展给她当男友这件事,也在他认为该说的范围吗?

  她微带不安的迂回探问:“呃,索傲,刚刚你有没有打人?”

  没有回答,他定定的看着她,眼里藏着挣扎。

  “索傲,我在问你话,你听到没?”轻拉他的衣服,她感觉出他的不对劲,从自己出现到现在,他一句话也没说,到底是怎么了?

  “我有事要先离开,不陪你听演奏会了。”他暗自咬牙做下决定,将口袋里的票拿给她。

  “什么事这么重要?”她才来他就要定。

  “荷兰那头有紧急的事需要我裁夺,我得赶回去处理。”

  “这样啊,骑车小心点。”既是公事,她也不好强留他。

  深深的凝视她,索傲眷恋的伸手轻抚她半边脸,随后转身迈步离去。他得回去想想,该拿她怎么办……

  “走喽,演奏会快开始了。”段君恒移步挡在白鄀蔷面前,截住她痴望索傲背影的目光。

  她神色微敛,质问:“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和索傲发生什么冲突?”他离开前望着自己的眼里,有她没办法解读出的混乱情绪,莫非君恒之前曾和他大吵?

  “没有,我们谈得很平静。”以他没发飙K情敌这点来判断,是算平静。

  他相信索傲已将他的劝说听进去,否则不会在这时候离开,剩下的,就是给他时间,等他对鄀蔷放手。

  “可是——”

  “有其它疑问等演奏会结束再说,不赶紧进场,待会儿打扰到其它人聆听音乐就很失礼了。”

  被动的由他拉着走进音乐厅,白鄀蔷忍下住回头望向索傲离去的地方,挂怀的想着,他真的没事吗?

  一连四天,白鄀蔷过得浑噩恍惚,只因她完全没有索傲的消息。

  那日洪锡展的小提琴演奏会后,君恒非但介绍他们认识,更告诉他在台湾度假的这星期,随时可以请她当地陪。这个弟弟打的主意她心知肚明,于是在他送她回家时,追问他是否告诉索傲要为她介绍洪锡展的事。

  “当然,我说过该说的我都说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