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三十九


  再迟钝,段君恒也明白姐姐这回的感情放得有多深,他可从未听她说过想和哪个男人牵手走一辈子,除了索傲。

  他微眯起眼探问:“索傲允诺过和你厮守一生吗?”

  心猛然一跳,她被问住了,忽然想起雁姨说过索傲始终不肯安定下来,他从来只有情妇,虽然自己荣幸的成为他首开先例的女朋友,也相信他对自己是认真的,可他会为她安定下来吗?

  “没有,是吧。”他察言观色的做出结论,节节进逼的再问;“你有把握他会一直和你交往下去,跟你一样想与你牵手一辈子?”

  白鄀蔷抿唇无语。她连他的心会在自己这个女友身上停泊多久都无法把握,又如何保证他也想与自己厮守?怎么办,直到此刻她才发现,她似乎爱得太孤注一掷了。

  “鄀蔷,即使我承认他确实不简单,有难能可贵的过人之处,但你要考虑的事仍然很多。”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没什么好考虑的。”带着鸵鸟心态不愿面对,她嘴硬的反驳。

  “你有你的固执,我也有我的坚持,过不了我这关,你想索傲有可能过爸妈那关吗?”

  “段君恒,你到底想怎样!”她有些动气,哪有弟弟这样当的,非但不支持她的恋情,还扬言要在爸妈面前搞破坏?!

  “我不过就是想保护你这个姐姐,为你的幸福着想罢了。”段君恒突然由抽屉取出两张音乐会的票给她,“这是我一位小提琴家朋友寄来的票,送你。”

  她蹙眉拿起票。“我们在谈很重要的问题,你干么打岔提到音乐会?”

  “这件事也很重要,因为我要介绍这位朋友给你当男友。”

  白鄀蔷惊愕的张大眼。她刚刚听见什么?

  “他叫洪锡展,定居欧洲,曾得过德国慕尼黑国际大赛小提琴独奏首奖,明天回台,后天在国家音乐厅举行演奏会,虽然我们不常联络,但他温文有礼,绝对比索傲适合你。”

  “说到底,你就是对索傲有偏见。”她气得忍不住跳了起来,“男女之间合不合适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你不能这么武断,一迳投他反对票。”

  纵使无法确定自己和索傲是否有永远可言,她的心已只容得下他,其它男人再温文有礼、再优秀,都与她无关。

  “这回我可不算投反对票,而是好心的介绍朋友给你认识,希望你多个选择的机会。既然你说男女之问合不合适只有当事人清楚,那你对洪锡展的感觉如何,也只有等见到他才晓得。”

  她正想拒绝他的“好心”,表明自己没有和这个人认识的意愿时,他已抛下惊人语句——

  “记得邀索傲一起去听演奏会。”

  念在那男人帮过许多人的份上,他就暂时解除禁止鄀蔷与他见面的限制。

  “找索傲去?他若知道那位小提琴家,是你要介绍给我当男友的对象,他不宰了他才怪,你居然还要我邀他一起去!你在打什么主意?”

  段君恒深邃迷人的眼里藏着一抹狡黠。“我朋友难得回台办演奏会,我不过是为他多邀请几位听众聆听他的琴技,哪有打啥主意?而且,倘若索傲像你讲的这样暴力,你最好尽早和他划清界线。”

  “他才没那样暴力,是我随口胡说的。”

  “那就请他务必出席后天的演奏会,让我见识他的风度有多优。”

  完了,为何她有误中圈套的感觉?假使索傲后天末出席这场音乐会,岂非代表他没风度?

  “君恒——”

  “段律师,你有空吗?我有件重要官司想委托你。”

  她的低唤被一位上门委托案子的顾客盖过,不想妨碍弟弟工作,她只得无奈的先行离去。

  君恒既已打定主意邀索傲参加音乐会,她若再为他找托辞,恐怕只会徒增君恒对他的负面印象。

  晚上,当索傲到她的租屋处时,白鄀蔷避重就轻的说她弟对他的观感已经好很多了,也没再限制他们见面,更请他们去听他朋友的小提琴演奏会。

  “段君恒请我去听小提琴演奏?”他敏感的眯起眼,“他是故意的对不对?”

  “什么故意?”她心虚的屏住呼吸。

  “他在嘲讽我这个讨债公司的老板没艺术气质,故意邀我去听演奏会。”

  “乱讲,谁说听音乐会的人就一定有艺术气质,很多文艺活动多得是附庸风雅的有钱人参加。”

  “女人,你这么说好像我真的没艺文气息似的。”索傲不满的搔她痒。定居荷兰时,他可是被阿姨硬拉去听过无数场音乐会,虽然在会场他闭目养神居多,但知名的曲目他可是一听就知道。

  白鄀蔷咯咯娇笑的倒入他怀里,抓住他使坏的手。“人家没那个意思,你别搔我痒。不过有件事你记住哦,后天无论君恒跟你说任何挑衅的话,你都要忍住,别理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