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三十八


  “你要去找段君恒?”敛起促狭的调笑,索傲轻握下她的手问。她弟到目前为止仍是他的敌人。

  “他一直对你有偏见,如今我知道你成立傲霸的用意是帮人而非伤人,我当然要告诉他,让他明白你的用心良苦,到时他应该就不会反对我们交往。只是为了避免他见到你又和你起冲突,所以还是由我一个人去找他。”

  “你就直接告诉他,我们已经发生亲密关系,你是我索傲的,我看他要如何反对?”

  “不行!在君恒尚未对你改观前,如果让他知道我们……我们在一起,他肯定会想各种名目告你,而且这种私密事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说出来多难为情。”她愈说愈小声。情人间的耳鬓厮磨就该属于彼此,在第三者面前说破多尴尬,何况那个人还是她弟弟。

  “了解,我不会说。”明了她的介意,索傲轻拂她的背脊许下承诺。

  她释怀一笑,明显感受到这个霸道的男人是宠自己的,但她没忘记要询问重要的问题——

  “除了你的身份之外,我会向君恒提及伯父伯母的事,可以吗?”

  “勉强接受。”要向一个敌视自己的人透露这事,他有点不甘。

  白鄀蔷欣慰的抚平他眉心的皱折,知道他的勉强是因对方是和他作对的人。

  “我向你保证,君恒绝不会拿伯父伯母的事讥诮你,他是个好律师,也是个好人。”

  “我怀疑。”

  “索傲!”

  “先吃饭再说,我肚子饿坏了。”

  “你吃,餐桌上有色拉鳍鱼、清炒豆苗,还有木须炒肉丝,冬瓜排骨汤在炉子上,你端一下,我要赶快去找君恒。”她想快点化解弟弟对索傲的成见。

  长臂轻而易举拦腰勾回她。“你不饿是吗?这表示你还不够累,我很乐意再卖力爱你,让你——”

  “等一下,你别乱来哦,你已经让人家够累了啦,人家吃完饭再去找君恒就是了。”

  看着臊红整张脸,听话的落坐餐椅上装饭吃的佳人,索傲满意的端汤上桌,与她一起用餐,为她夹满一堆菜。

  要解决他和她弟的问题,也得先填饱自个的肚皮,否则饿坏身体可就得不偿失了,这个小女人即使已从女孩蜕变成女人,依然令人操心。

  “奇迹,你今天吃错药了?居然会跑来找我。”

  看见自家老姐出现在事务所,段君恒挑眉揶揄。

  自从他坚持反对她与索傲来往,每天到她住处盯梢及查动后,她可是颇为懊恼他,怎么今天竟主动来访?

  “没礼貌,好歹我也是你姐姐,你能不能客气点!”走到他办公桌前坐下,白鄀蔷瞪着他抗议。竟然说她吃错药,像话吗?可惜他的助理不在,要不她一定请他评评理。

  “我是对你很客气,没把你硬绑回去叫妈看住你。”

  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有所指,低叹了声,她好声好气的道:“你误会索傲了……君恒,今天这件事很重要,请你好好听我说。”见他一听自己提及索傲就欲翻脸反驳,她先一步阻止他。

  “什么事很重要?”看她脸上映着前所未有的凝肃,段君恒妥协的询问究竟。

  于是白鄀蔷将索傲的身份,以及他成立傲霸的动机与经营方式,详实的全盘托出。

  “是他教你这么说的?”他虽震撼于听见的消息,但仍是多心的质疑。

  “这些事是他阿姨告诉我的,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父母被讨债公司逼死的事。他的身份造假不来,你若不相信真要去查,凭你的本事绝对查得出来。”

  的确,身为伸张正义的律师,接受每项委托他都会详细追查有无内情,长期下来已有稳固的情报网,要查这事倒也不难,之前只是认定索傲意图不良,就没费心调查。

  “君恒,你真的误会他了,他跟那跟那些妄顾债务务人生命的讨债流氓完全不同。”无法读出他的静默是相信或猜疑,白鄀蔷捺着性子再为心上人平反冤屈。

  沉思片刻,段君恒开口了,“就算这样,他仍然不适合你。”

  “什么意思?”她愕然反问。既然误会解开了,她应该听见他赞成他们交往才对,不是吗?

  “他太狂太霸,你驾驭不了他。”他怀疑有女人管得住狂肆的索傲,柔弱的鄀蔷和他在一起太没保障。

  “一个人给人的外在感觉不代表一切,更何况两个人相处真心以对最重要,何需驾驭?”

  “我认为斯文的情人比较适合你。”

  “我爱的是索傲,我想牵手一辈子的人也是他。”话落,她被自己脱口而出的告白吓到,然而胸中随即涌上一股笃定。她要嫁的人,就是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