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白鄀蔷发现,当个师长眼中的好学生,未必是件好事,因为继催索傲写功课的超难任务之后,导师在段考前又交给她另一项困难任务——叮咛有跷课习惯的索傲务必到校考试。

  “同侪的力量有时比老师的命令更见成效,加上你个性温和、有耐性,叛逆的索傲比较听得进你的劝说。”导师是笑着这么跟她说的。

  她好想告诉导师,索傲才不会管她个性如何,也从不听人家的劝,他会答应写作业,完全是她拿自己的小命跟他赌,意外的每次都赌赢的结果。

  像前天,他就开出她若敢跳进学校喷水池,他就写英文作业的条件,她可是忍着刺骨的寒流跟他拚了,将双脚踩进水里,被他粗鲁的拉离水池,挨他一顿吼骂之后,才让头顶快喷火的他,勉强把她的英文作业带回家抄。

  现在导师还要自己叮咛他记得到学校参加段考,是想害她早点挂掉吗?

  可惜师命难违,她只好咬牙接下新任务。于是今天放学,她又被迫追着索傲跑,此时正来到一座小公园。

  “索傲,你停一下听我……呃!”话尚未喊完,她身子突然一阵难受,**的抱着肚子蹲下来。

  索傲原本没打算理会阴魂不散的她,然而耳尖听见她的闷哼声,他的脚像有自主意识般停下脚步,转过头就见她低头缩蹲在地上。

  眉头一凝,他不由自主走向她。“喂,你在干什么?”

  “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她虚弱的答。

  “我可没拿棍子敲你。”虽然他有好几次都想这么做。

  白鄀蔷抬起头,为免他认为自己装病,尽管别扭,她还是明说道:“我是因为‘大姨妈’来不舒服。”

  她小脸上明显难受的苍白,令他眉头又是一皱,语气不悦的威胁。

  “你最好别昏倒,我不会理你。”今天她脑袋又没带出门?大姨妈来不舒服还追在他后头跑。

  “能不能麻烦你扶我到石椅上休息一下?”

  见她微晃的站起来,他的大脑已在他开口拒绝前下达搀扶指令,将她架往公园的石椅坐着。“白鄀蔷,我先跟你说哦,你今天要是再催我写功课,我会直接劈昏你。”

  他是说真的,每次开出奇奇怪怪的刁难条件想令她知难而退,可最后总是被不知死活的她搞到很火大的妥协,今天他不玩了,干脆直接劈昏她比较省事。

  “明天不必交作业,我是要提醒你下礼拜段考,要记得到学校考试。”用书包压住腹部,她觉得生理痛缓和了一滴滴。

  “管他什么考试,学校给我每科零分我也无所谓。”索傲事不关己似的说着,将脚边的石子踢飞老远。

  “话不能这么说,难道你不想顺利毕业吗?”清灵大眼直盯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

  耸耸肩,他没有回答。他是不把毕业证书看在眼里,但他阿姨却希望他顺利毕业。

  “就算你不喜欢这所学校,也勉强熬一下,毕竟再几个月就可以毕业了。这是我的课本,借你画重点。”

  索傲因她最后两句话转过身子,瞧见她已拿出好几本课本,他利眼顿眯。“你要我画考试重点?”

  轻轻点头,她迳自在书上翻折记号。“我把这次的考试范围折起来,老师上课说过很重要的地方,我都有打勾做记号,你把它画下来,花点时间看看,这次的段考应该没什么问题。如果你没带课本,就先看我的。我想睡一下,你画好重点再叫我。”

  将课本放上圆石桌,她将书包一并摆在桌上,趴在上面休息。她的肚子仍旧不舒服,先睡会儿,等好点再回家。

  见状,索傲难以置信的瞪着她。他有答应要留下来画考试重点或看她的书吗?她居然真的趴下来睡觉!难道就不怕他走他的,留她一个人在这无人的公园里,让她被坏人抓走?

  “这个超级大笨蛋。”看着她被乌黑头发遮住一半的苍白小脸,他咬牙切齿的低啐,很认真在考虑,要不要拿桌上那叠书把她昏,让她睡得更彻底。

  “嗯……要记得到学校考试哦……”完全不知自己被骂,也不知有被敲昏的危险,白鄀蔷喃喃梦呓,睡得更深沉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