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二十七


  “你是傲的房东?!”

  “您好,我叫白鄀蔷。”她硬着头皮回话。严格说来,她也算不上什么二房东啦,因为她从没想过要向索傲收房租。

  魏良雁直走到她面前,眯着眼从头到脚打量她,那审视的研究目光让她不安的往后退,不明了现在是什么情形。

  “阿姨,你在干么?”索傲想也未想的揽住佳人。她已经很紧张了,阿姨还像虎姑婆一样盯着人家瞧,是想吓昏她吗?

  睿智的双眸因他护卫美人的举动而欣喜发亮苦。“小子,你的眼光就数这次最好。”

  “阿姨到底在说什么?”

  “向你借一下这丫头。”答非所问,魏良雁笑眯眯的扳开他的手,拉过他怀里的美人坐入沙发,“丫头,你是傲历任情妇里条件最优的,相当得阿姨的缘。”

  “情妇?!”白鄀蔷错愕又怔愣。她听到的是这两个字吗?

  “阿姨——”

  “你稍安勿躁,让我把话说完。”她拿出长辈的威严驳回索傲的发言,继续转望眼前脂粉未施的清秀女孩,“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家傲交过不少情妇,但那些女人没一个能拥有像你这样清灵纯净的气质,老实说,我是反对他养情妇的,但如果对象是你,我举双手赞成。”这女孩灵秀纯雅得有如空谷幽兰,远远胜过他以往交往的女人千百倍。

  “阿姨,您弄错了,我不是索傲的情妇。”白鄀蔷羞窘的澄清,心里有点介意他原来有那么多情妇。

  “别害臊,你跟傲的互动我全看在眼里,他刚才多么宝贝的把你揽在怀里,还想瞒阿姨什么?”她和蔼的拍拍白郡蔷的手背。

  直觉百口莫辩,她想说明索傲并没有特别宝贝她,只是……下意识的揽住她,他们没那么亲密的关系,他的枕边情人不是她。可是一想到这些,不知为何她的心酸得好难受。

  “可惜这孩子就是不肯安定下来,要委屈你暂时以情妇的身份跟着他——”

  “阿姨!鄀蔷不是我的情妇。”见那个无助的小女人被误会得眉头深锁,索傲忍不住打断阿姨的话。

  “不是?”魏良雁总算看出他酷脸上的严肃。

  他拉过白鄀蔷,搂着她退开一些,方才开口,“她是我的女朋友。”

  一句石破天惊的宣告,换来白鄀蔷的抽气声,她无措的轻揪他的衣服,小声低嗔,“你胡说什么呀!这时候你还有心情闹。”哪有人会用另一个引人遐思的身份替她解情妇的套。

  “我再认真不过了,你,白鄀蔷,是我索傲的女朋友。”回视她的深眸坚定无比。未假思索向阿姨宣示她身份的话一落,他在震惊之余,胸中那团对她心动与否的纠结迷雾也一并散去,豁然开朗,终于承认确确实实心动于她,再也难以已否——

  他爱上她了。

  “你——”一颗心狂跳着,白鄀蔷像被施了魔法般,无法移开被他凝锁住的视线,分不清他究竟是由衷的告白,或情势所迫的乔装。

  “我的身边是有过几位情妇,但我一次只跟一位来往,上一个也早已分手,你可别被我阿姨误导,以为我身边有成堆女人。”索傲开口自清,颇有意见的睐向他阿姨。这么不知保留的掀他的底,存心想让鄀蔷认为他是滥情的花心男不成?

  从听见白鄀蔷是他女友,魏良雁即笑得阖不拢嘴,完全不在意的随他没大没小的瞪着。“我可不是存心误导鄀蔷,是你老是不肯认认真真交个女友,只跟情妇逢场作戏,我当然把她当成你最新一任的情妇,不过你的眼光够犀利,懂得挑这么优秀的女孩当女友。来,鄀蔷,坐下来尝尝阿姨煮的水果花茶。”

  “我……谢谢。”不知如何澄清她这个女朋友的真实性,她只能随索傲坐下,轻声向为她斟倒水果花茶的魏良雁道谢。

  魏良雁含笑以对。“你和傲是因为他租你家房子认识的?”

  她摇头。“我们是国中同学,前阵子我因为联络他开同学会,所以有机会和他见面,他说他家正在装修,我……家凑巧有空房,他就暂时搬去住。”原本想说他住的是她的租屋处,但怕他阿姨误认两人亲密同居,白鄀蔷扭捏的改成想象空间较大的她家。

  “原来是这样,这事你倒从没跟阿姨提过。”魏良雁若有所指的望向索傲。他家在装修?这小子真不老实,用说谎拐佳人这招。

  “这种小事没必要向你报告。”索傲从容装傻。他当然知道阿姨的心里在想什么,然而他没打算说明自己因担心鄀蔷安危,而执意住进她住处的实情,或许当初他破天荒的冲动决定,已隐约透露自己对她不寻常的在乎。

  “那倒是,能交到愿意天天做便当给你吃,改掉你挑食毛病的女友才重要。鄀蔷,阿姨代傲谢谢你对他的照顾。”

  “阿姨别这么说,我为索傲添了不少麻烦才是真的,而且他挑食的习惯并不算改掉,外食的时候他一样不碰他讨厌的食物。”

  “为什么?”

  “他是个怪人。”

  “少诽谤我。”索傲轻捏她小鼻子一下,“那些平常我不碰的食物,只要不是你煮的,我就是吞不下去,有什么办法。”这两天他又试过几次,结果仍然相同。

  “这样还不怪?哎呀,别捏。”见他不满的再朝自己的脸捏来,白鄀蔷低呼的埋首躲入他怀里。

  他顺势搂住她。“怪就怪吧,反正以后有你做饭给我吃,我就不在外头吃那些讨厌的食物了。”

  听见这句别有含意的话,她的心湖蓦地漾起悸动的涟漪。他用代表未来的“以后”两字,是什么意思?表示她可以一直跟他在一起?他……等、等等,她想一直跟他在一起?!

  心跳着令自己震惊的节拍,她恍然发现,自己早就情陷于他!天啊,怎么会这样?她还弄不清他心意的真假,竟就一头栽进恋上他的漩涡!

  魏良雁笑盈盈的看着小俩口的甜蜜相偎。这两个孩子一刚一柔,实在很搭。

  “可见你多幸运,有个厨艺如此精湛的女朋友。鄀蔷,以后如果傲欺负你,尽管告诉阿姨,我会帮你出气。”

  “呃,嗯。”猛然意识到自己正偎在他胸前,白鄀蔷连忙坐直身子,红着脸低应,芳心仍因顿悟情陷于他而怦跳得一塌胡涂。

  索傲没辙的凝睇她。这个小女人就不会回答说他绝不会欺负她吗?呆。

  “对了,我之前也约了奕川和振纲过来见个面,他们应该快到了。”她拿杜奕川与崔振纲当另两个外甥看待,难得回来,就请他们过来聊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