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二十


  “女人,你别得寸进尺,我索傲说话算话。”要他发誓?这种蠢事他索傲怎么做得出来。

  女人?杜奕川与崔振纲讶然互望。与傲通电话的是个女的?

  白鄀蔷语塞。他虽霸道,但的确是个重诺的人,允诺之事必定言出必行,以前要他写作业,他虽然应允得极不甘愿,最后还是会将作业交到她手上,可这次是攸关人命的大事,她真能放宽心相信他吗?

  “快点去做你该做的事,免得被你老板Fire了,别再打电话来,否则小心我翻脸。”这回,索傲先挂电话。她若为了他耽误教书正事而被抓包,受补习班处分,那多冤枉。

  他将手机放回桌上,瞟见两位该忙翻天的伙伴双双站起来瞅着自己,眉峰顿蹙,敏锐的猜到两人对他的电话内容很感兴趣。

  “没你们的事,工作。”他先声夺人想阻止两人问话,可惜成效不彰。

  崔振纲忍不住好奇心,迂回的问:“你刚刚叫对方‘女人’,她跟你的关系应该比邻居亲近把?”

  “干么问得这么客气,直接问对方是不是他最新一任的情妇就好啦。”

  “你再乱说话,小心我扁你!”他没好气的嗔睨杜奕川,这家伙就会瞎猜。

  “咦,猜错了?可是跟你扯得上关系的女人除了雁姨,就是你的情妇,你该不会允许已分手的情妇再回到你身边吧?”

  他半点也不想被揍,所以讲的绝对是实话。

  这并非指他滥情,而是女人常主动巴上他,他只接受你情我愿的成人游戏,从未有人能令他交出真心,一旦身边的女人破坏游戏规则,妄想向他索求爱情,即是两人Game over的时候。

  一个月前他的情妇便因为触犯这项禁忌,换来自动消失在他眼前的后果,莫非他破例让她回锅?

  “给我停止你烂透的想象力,那通电话是我国中同学打来的,请我帮她调查点私事。”索傲没有多想的澄清白鄀蔷的身份,不愿杜奕川抹黑她的形象。那丫头虽呆,可不是随便的女人。

  “国中同学?!”换崔振纲发言,“前几天你去见的那位?”

  “嗯。”必然还有哪个?

  “哇塞,原来那个到现在仍跟傲有联系的国中同学是个女的!振纲,我跟你打赌,她一定是大姐头。”

  “何以见得?”

  “雁姨说,傲国中时是个让学校头疼的问题学生,敢跟他打交道的女生,当然是跟他有得拚的头儿级人物。”杜奕川理所当然的推论。

  索傲浓眉隐隐抽动,“对,大姐头,而且她还是黑道大哥的女儿,你最好小心你的言论,倘若得罪她,就等着被她爸砍。”想象力超烂又爱乱联想,不加油添醋吓他,实在很不爽。

  他的恫吓收到成效,杜奕川立刻拉着崔振纲回座位工作,有点犹豫的打消叫索傲带那位大姐头给他们看的想法。

  开玩笑,黑道大哥的女儿耶,他没把握自己的心直口快不会得罪她,不想被她爸砍,傲这位神秘的国中同学,他还是少见为妙。

  办公室里再度恢复忙碌的氛围,当索傲审核评估完手边几宗委托案,已又经过二十分钟,他扭头活动僵硬的颈项,顺手拿起传来简讯铃声的手机,阅读上头的简讯——

  索仿,别生气哦,让我问最后一次,你真的真的不会做出伤人的胡涂事,对吧?

  白鄀蔷

  “谁传的简讯?”杜奕川的好奇因子又蠢动了。

  “中奖通知。”

  “啐,诈骗集团就不能玩点新花样。”难怪傲的唇角勾着笑,那些诈骗集团想由他身上诈得分毫,下辈子也不可能。

  未答腔,索傲将手机放入口袋,拿着杯子走往小厨房,准备冲泡他今天的第二杯咖啡。

  身后,崔振纲带着狐疑的眸光观察他。是自己眼花了吗?为什么他觉得傲唇边噙着的笑,有种诡异的温柔。

  同一时刻,扬眉文理补习班这头,白鄀蔷正为学生讲解英文倒装句的文法,她边写白板边解说的同时,还分神瞄看讲桌上的手机有无动静。

  几分钟前,她趁学生写例句之际,走至教室后头传了则简讯给索傲,他收到了吗?他当真未做出砍人的逼债行为吧?

  一道细微的铃响骤起,她的心猛然一跳。索傲回传讯息了?

  “对不起各位同学,老师收一通非常重要的简讯。”

  语毕,她焦急的打开简讯——

  呆子,不对你生气实在很难。答案是真的的N次方,别再穷追猛问了,专心上课,要不下回我会再加重跆拳道的训练。

  她又无辜的成为呆子,被他威胁了,不过她的眼底、唇边净是释怀的笑意。索傲做出“真的的N次方”不会做出伤人之事的保证,她安心了。

  关上手机,白鄀蔷语调轻快的说:“同学,来,继续上课喽。”

  假日的台北街头满是逛街的人潮,白鄀蔷在这热闹的午后与多年未见的国中好友关筱祺见了面,虽然相认的过程有点糗……她们约在一家下午茶餐厅前相见,结果关筱祺为节省找人时间,竟然扯开喉咙就喊,“鄀蔷,我是筱祺,你到了没?”更举起手挥摇,引来成群路人侧目,害她赶紧尴尬的跳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