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十九


  “你在哪里?别告诉我你又出状况了。”索傲语气比她更急的打断她仓卒的唤喊。

  刚进小厨房泡咖啡,就瞥见她的来电,他一颗心无法抑制的悬高。上回她突然来电是在公园阻止狗打架,这回下晓得又无视他的叮咛与自身安全,做出了什么好事?

  “我人好好的在补习班,只是想问你,早上你是不是有和谁讲电话?”

  得知她安然无恙,他高悬的心登时缓和下来。“早上我是讲了通电话,你问这做什么?”

  她紧张的抓紧手机。“你有没有说过要砍对方手臂这样的话?”

  “你听见啦。”他坦荡回答,约略明白她为何打电话来。

  听他大方承认,白鄀蔷倒抽了口冷气。“天啊,不是我做梦,你真的撂话要砍人。”

  “这没啥好大惊小怪.我从事的是催讨债务的工作.耍些手段是必要的。”

  “可是你昨天才说你们公司是合法讨债,砍手臂这种违法行为哪里合法呀!索傲,这份工作不适合你,别做了。”

  “改去抢银行?”

  “你正经点,我都担心死了,你还有心情说笑。”他到底晓不晓得犯法的严重性!

  索傲挑眉探问:“你在替那位要被砍手臂的债务人担心?”

  “我担心的是你!担心你知法犯法,担心你自毁前程,担心你……反正就是担心,你不会已经犯下胡涂事吧!”她屏气凝神等他回答。

  “没有。”眼角含笑,他答得爽快。老实说,被她担心的感觉挺不赖的。

  他并未深入说明傲霸确实从未做过出人命或断人四肢的残酷逼债行为,顶多让顽劣、需要受点教训的债务人,和公司旗下的催讨专员练练拳,让其尝尝一、两天无法下床的滋味。

  今天早上那通电话是催讨组组长的来电,向他报告有位狂迷名牌导致刷爆卡而欠下债务的少妇,这阵子发了笔意外之财,已有能力还债却耍赖不还,请他裁夺,于是他下令砍掉她一只手——叫催讨组中学习过针灸的专员,让她手臂暂时麻痹,失去知觉,作为对她的教训,让她乖乖还钱,别再狂买名牌。

  这些讨债内情的复杂一如他的真实身份,他无意向生活单纯的她透露。

  转身,索傲端着冲好的咖啡回座位。

  “还好,我以为来不及阻止你。”白鄀蔷轻吁了口气。幸好他尚未做出违法的事。

  “老师,原来你跑来这里,已经上课喽,班上同学都在等你。”

  一道喊声飘来,她循声望去,看见她授课班上的一位学生,她拿开手机回应,

  “老师知道了,马上到教室去。”等女学生跑开,她连忙再对着电话说:“索傲,你还在吗?”

  “赶快去上课,迟到太久万一被学生抵制,你可别说都是我害的。”

  “我班上的学生都很乖,倒是你,千万别做伤人的胡涂事,我不希望你出事,记得我的话,我去上课了。”

  谨慎交待的电话结束了,索傲斜飞剑眉,听她的口气,分明是把他当成她唯一不乖的学生!搞错了吧,从头到尾不希望她出事的一直是他好吗?

  “呿,麻烦的迷糊蛋一个。”

  “傲,你叫谁赶快去上课?”杜奕川没听楚他的嘟哝,但听见他结束通话前的那句催促,好奇的由桌上一堆报告中抬起头问。

  “住我对面的补习班老师,问我这周末有没有兴趣和他去打高尔夫。”他随口胡诌。

  “你最近的人缘好像不错,不仅房东天天优惠你可口的便当,连邻居都邀你打球。”

  犀利的眸光射向杜奕川。“话这么多,看来你的工作太轻松。”

  “开什么玩笑,桌上这些工作够我忙一天了,刚刚的话算我没说。”他识相的闭嘴忙他的,可不想酷哥老友又丢给自己成堆工作。

  他狠狠瞪向另一头正在打电脑,明显在偷笑的崔振纲。就不信他不好奇傲跟谁在讲电话,这个奸诈的家伙知道自己势必会问,硬是忍着等他开口,贼!

  二十分钟后,忙碌的办公室响起一串清亮铃声。

  “我是索傲,哪里找?”忙着评估委托案的索傲,抓过手机便接应。

  “那个……你砍人了没?”透着紧张的怯声滑入他耳里。

  原本该生气工作被扰的他,唇际竟忍不住浅浅弯扬。“你这么问是希望我砍了没?”

  奇怪的句子引起另两人的注意,不约而同竖直耳朵。

  “你!我是趁学生写阅读测验的空档打电话问你情形,你能不能别闹?”白鄀蔷尽量压低声音,她人在教室外头。

  “我怎么觉得打电话来闹的人好像是你。”

  “我不放心啊,上课到一半,我才想到你没答应我不会去执行砍人的任务,当然要再打电话问你。”因为他,她今天上课上得极不专心,“你没做傻事吧?”

  “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没有。”呆瓜。他在心底加上一句没辙的数落。要不要干脆告诉她,基本上他是下令之人,而非执行任务者。

  “你发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