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十七


  服务生很快将推车上的餐点一一摆至设置于看台的玻璃桌上,随后向两人点头行礼,退出包厢。

  “这里的东西还不错,过来尝尝看。”索傲率先入座,没有提起原先话题的打算。

  “你今天心情不好?”跟着坐人他旁边位子,白鄀蔷觑眼看他片刻后问。

  讶异被她看出自己极力隐藏的情绪,正添倒红酒的他表面上若无其事的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心情不好。”

  “你总是一脸酷样,平常除了生气以外,是看不出其它情绪变化,可我就是觉得你好像有心事,不太开心。我知道自己没权利干涉你的心情如何,只是你若想渴酒沉殿心情,浅酌两口就好,别忘了回程你遗要骑车。”

  抚着高脚杯的杯沿,他若有所思的凝视她的粉嫩小嘴。“不过是红酒,也不能喝吗?”

  “别喝太多,酒驾容易误事……哎呀!”

  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他毫无预警的拉住手腕,微带力道扯向他,她整个人惊呼的扑跌到他身上,还未来得及问话,索傲温热的**已猝然叠上她的。

  以为他又固执的给自己晚安吻,她想开口抗议这里的时间与地点不对,岂料红唇轻掀,起好让他烫人的灵舌放肆闯入。

  搂着她万分契合他怀抱的纤柔身子,索敖只想吮吸她口中的甜蜜。

  白鄀蔷毫无反抗能力的瘫软在他的怀中,当他霸道的唇舌缠卷住她的柔嫩丁香时,她只觉浑身的气力瞬间被攫定,只剩心悸与乏力,仅能轻颤着任他态意尝吻檀口里每一吋甜腻。

  仿佛经过一世纪那么久,他终于肯停下对她的亲昵举动。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啊?!”在他怀里娇喘,白鄀蔷羞窘交加的嗔问,不明白他怎会这样放肆吻她,更不明白自己为何对他的深吻不具半点招架力。

  “今天天气特别热,我的心情特别不好,托你的福,现在我的心情好多了。”呼吸和她同样紊乱,他的回答却显得一派轻松。

  他很惊奇的发现,她芳美清新的滋味,比红酒甘醇百倍,奇异的振奋了他低迷的情绪。

  她错愕的睁大水灵瞳眸。难不成他把自己当成消暑的甜点了?天啊,这人的行为举止也太不按牌理出牌了吧?

  他的深吻对她有股脆异的魅感力,她压根无力抗拒,看来她得预防再次发生的可能。

  “我先跟你说好哦,以后你心情不好,不許再像刚才……刚才那样吻我,否则后果你自己负责。”被他攫走的气力恢复,白鄀蔷慌乱的挪离他的怀抱,坐回自己的座位。

  “什么后果?”索傲微蹙眉头,低瞥自己少去她宁馨身子的胸怀。他抱得很顺手,谁叫她坐回去的!

  “我弟是律师,如果他知道有人胡乱吻我,一定会为我出头。”

  “你弟是律师?”无关惧意,纯粹下意识回问。

  她美丽唇畔漾出与有荣焉的笑花。“段君恒律师事务所就是我弟开的。”

  “段?为何你们姐弟不同姓,他该不是你的小情人吧?”而这项猜测没来由的令他不快。

  “乱讲,我们是亲姐弟,只是我外公要求我爸妈的第一个孩子得跟我妈姓。”

  “我还以为你没事跟人家赶流行,谈起不伦不类的姐弟恋。”心底没来由的介意像变魔术般消失,他开始有心情品尝蒲烧鳗鱼蛋包皈。

  白鄀蔷无声轻叹的摇头。别人谈姐弟恋哪里碍着他,竟说人家不伦不类,若引起公愤他就知道!

  对了,一提到她弟,她有件重要的事要问他。“你工作的产物中介公司叫什么名字?”

  “傲霸。”随口回答着,他的眉心一凝,发现自己似乎吃到讨厌的食物。

  她闻言松了口气,因为他工作的地方并非君恒手上那宗案子的讨债公司。傲霸,这间公司的名字跟他还真搭。

  “你的工作需要教训债务人吗?”这是另一个令她不放心的疑问。

  “不用,傲霸向来以和平讨债为主……该死,我就知道!”

  “什么东西你就知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