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十六


  她岂会不明白他把事情轻松化了,光是金控集团的各项决策与企画,就够他每天透过网路处理多时。

  略微犹豫,魏良雁缓声劝告,“可以了,你帮助的人已经够多了,你爸妈在天之灵想必相当以你为傲,纵使你现在结束手头上的事业,他们也会赞同的。”把讨债公司当成慈善事业经营的,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他。

  胸口轻震,索傲收起跷放的腿,眼睫低垂。“我都说我的身体很好,应付得了该完成的工作,阿姨怎么把话题扯到这点。”

  “我只是希望你过得轻松快乐点,毕竟你父母已去世这么久——”

  “阿姨,我想出去买点东西,你若没其它事,我们改天再聊。”

  明了他不愿谈双亲自杀的过往,魏良雁也只好暂时打住这个话题。“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尽早休息。”

  “阿姨也是,再见。”

  结束通话,索傲怔仲的想起他的父母。十几年前他们经商失败,向地下钱庄借钱周转,后来在讨债公司的催逼下,走投无路双双服药自尽,留下他孤独一人,他恨过怨过,如今终于有能力帮人,却已救不回他的父母……

  心里漫过低迷情绪,不想沉溺住沉逗的回忆里,他霍地起身出门,骑着黑色机车没入暗黑的夜色中。

  奔驰许久,他赫然发现自己正在往白鄀蔷住处的巷子里,一道走在前方的纤细身影忽地映入眼帘,他未假思索的将车子骑向她,炫黑的车身以漂亮的弧度在她身前停住。

  “啊!”白鄀蔷被猛然靠近的机车吓一跳,惊叫的同时看见那张取下安全帽,在月光与路灯的映照下益发引人注目的俊帅脸庞,她忍不住纠正他,“索傲,在巷子里别骑这么快,万一有小朋友突然冲出来会很危险。”

  “笨蛋。”不怕自己被撞到,净担心其它人的安危。

  “什么啊,我有告诉你今天会晚点回来,又不是在哪儿路见不平到忘记时间,干么又骂人家笨?”她低声反驳。自从上回她在公园为狗劝架受伤后,索傲便规定以后她若晚归得向他报备,让他晓得她并未又在某处当会令他吐血的和事佬。

  “明天早上你第一堂有没有课?”他天外飞来一句。

  “我明天十点半才有课,做什么?”

  “我想去夜游,上车吧。”

  “上车?我?”她一时反应不过来。要去夜游的是他,为啥叫她上车?

  “这里有其它人吗?”长臂一伸拉过她,他迳自把手上的安全帽往她头上戴,酷酷的再问:“要坐前面或后面?”

  “后面。”超怕被他抱上车,她忙不迭扶着他的肩膀跨上后座。

  搭机车侧坐实在是项高难度考验,尤其是坐他的车,上回她好几次都以为自己会被甩飞出去。幸好今天她穿长裤,坐后面比较有保障,当然,得抱紧他,否则等会儿若摔下去,这男人可不会管她——上次他就这么可恶的声明。

  察觉她双臂紧扣住他的腰,索傲满意的催油门离去。他突然想去个地方,但留她一人在家他得分心猜想她的安全,很麻烦,索性带她一同前往。

  紧抱着他,白鄀蔷已不像初次坐他的车那样害怕,然而他呼啸的车速依然令她敬谢不敏。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呆,应该拒绝并赶紧回住处才对,怎会傻傻的上车,会不会有天被他载去卖掉,还笨笨的替他数钞票?

  车子一路向前奔驰,她并未费心留意索傲要带她去哪儿,横竖人已在他车上,介意也是多余,只觉得他宽阔的背靠起来好舒服,害她差点在他背上打起盹。

  “我没想到你会来这里。”还以为他或许会去海边或漫无目的的闲逛。

  “嗯,下次我会考虑带你到乱葬冈逛逛。”

  想得美哩,谁要跟他去那种恐怖地方!她在心底嘀咕,跟着他进入一家有着南洋岛国风情的夜景餐厅。

  索傲向老板打过招呼,随即热门熟路的带她走往无人打扰的<IP包厢。

  “天啊,好美!”入眼所及是一片散布于敞开落地窗外的耀眼夜景,白鄀蔷惊艳的发出赞叹。

  她快步跑至窗外的露天看台,被眼前的如画美景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她从不知道,入夜的喧嚣台北城是如此璀璨华丽。

  “你怎么晓得有这么棒的地方?”她回身询问亦走到看台的他,早忘记先前曾在心里嘟哝他硬将人载出来夜游。

  索傲靠倚栏杆,眸光幽深的眺向远方。“早在十几年前,这里还不那么时兴夜景餐厅时,我就常跑来这里。”

  “想不到你这么懂得寻幽揽胜。”她好意外,十几年前他最擅长的除了打架闹事,原来还懂得欣赏美景。

  “哪是这么烂的原因,我会来这儿是因为这里离天空比较近。”

  “啥?”白鄀蔷愣然瞅他。这里离天空比较近,是什么奇怪理由?

  眸心微颤,他顿时惊觉自己对她透露太多,正想回答她听不懂就算了,服务生的喊声适时岔来——

  “索先生,请问你的餐点要放看台或包厢内?”

  “放在外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