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十五


  “知道,我可不想被劈昏。”她嘟哝得有点不情愿,索傲昨天已经撂话,倘若她无视他的叮嘱又任意行侠仗义,以致受任何伤回来,他就一掌劈昏她,让她见识他的跆拳道有多厉害。

  矛盾的男人,既然怕她砸了他这个师父的威名,做啥非要她学跆拳道。

  “难得,你总算上道了点。”

  是哦,她能坦白她是身不由己吗?

  “对了,你的教练没趁教拳之便吃你豆腐吧?”段君恒猛地思及这个重要的问题,他姐姐可是令男人心动的清秀佳人。

  白鄀蔷心头惊跳了下,连忙摇头。“没有,道馆有其它学生,我同事也在,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事实上,索傲确实未对她有“其它”轻薄行为——除了这两天依然天天给她猝不及防的早安吻及晚安吻。

  每当她跳脚抗议时,他都泰然自若的表示不过是打个招呼,他吻得很自然,让她只能瞠目结舌,完全拿他没办法,只好挫败的告诉自己,他吻得很自然,那她就自然的习惯被他吻吧,不然能怎么办。

  “那就好,如果那位教练做出什么令你不舒服的逾矩行为,记得告诉我,我会告得他吃不完兜着走。”谁敢欺负他段君恒的姐姐,下场绝对会很惨。

  点头回应,白鄀蔷心里想的是,对于索傲擅自的亲吻,为何她从未感觉到不舒服,羞窘倒是一箩筐。

  “时间已不早,我送你回去。”

  “我自己搭车回去就好,你应该还有事要处理,早点忙完早点回家休息。”

  他抬眼望向自己的办公桌。“我是还有件暴力讨债的案子尚未研究完。”

  “暴力讨债?是私人恩怨还是讨债公司?”一听见讨债两字,她很快就联想到索傲的工作,于是难以放心的探问。

  “一家叫全能讨债公司的杰作,凌虐债务人的手段极为凶残。”

  “全能?”不知道是不是索傲工作的那家公司。

  “我会小心处理这件案子的,你不必担心,我先送你回去再回事务所研究案子。”将她的凝眉沉思当是她担忧他遭被告报复,段君恒轻拍她的肩头安抚。

  “别这么麻烦,这时候有很多人搭公车,我坐车回去很安全,你忙你的,早点回家休息,蛋糕记得吃哦!拜。”不想弟弟花时间送她,更不想他这一送发现她的住处有男人,白鄀蔷说完即匆匆离开。

  至于索傲在哪家讨债公司做事,她得赶快回去当面问他。

  回自己原来的住处巡视一趟,索傲正想打电话到荷兰,手机凑巧于此时响起,是他阿姨的来电。

  “阿姨又想查勤,看我跑到哪里混了吗?”率性的将长腿跷放在客厅里的茶几上,他语调慵懒的接应。每回阿姨来电,开口的第一句,常是大剌剌的一句——小子,你现在在哪儿鬼混?

  被外甥一逗,魏良雁爽朗的笑开。“这回你猜错了,我要问的是你为什么突然搬家?”

  微顿,他低啐,“奕川和振纲这两个大嘴巴。”

  “别这样说他们,阿姨习惯向他们探问你的近况,你又不是不晓得。”这个孩子即使生病也会告诉她一切安好,有过一次经验,她便养成不定时向杜奕川与崔振纲探问外甥近况的习惯。“家里这么大,你一个人住可自由了,为何跑去租房子?难道真像奕川说的,你是冲着那位有着优秀厨艺的房东便当而搬出去的?”

  “你听他在盖,我不过是突然想租房子住住看,恰巧那里的房东亲切的做便当请我,哪是奕川讲的那样。”那家伙是不是吃饱撑着,干么胡乱猜他搬家的理由。

  “有点古怪,你回台湾都两年多了,怎么到最近才兴起租房子的念头?”

  因为令他兴起这念头的白鄀蔷前几天才出现。这实话若说出来,还得解释一堆连他自己都无法搞懂的问题,所以他打起马虎眼,“反正我又没做坏事,不想住外面的时候自然会回家,你就别像个老妈子一样问个不停。”

  “你这孩子,我是关心你,竟然嫌我像老妈子。”魏良雁数落的语气中,纵容多过一切。

  “本來就是,你放心,我正好回來巡视房子,阿姨家没被扛走。”阿姨移民荷兰后,他一直都住在她在台湾的家。

  “就算被扛走,你也会送我一栋更好的,是吧?”

  “你想要多大间的别墅,我都买得起。”

  她莞尔,又有些不舍的道;“傲,阿姨知道你事业做得很成功,但你要经营产物中介公司,又要分神管理荷兰这边的金控集团,你的身体吃得消吗?”

  索傲是知名的费德尔金控集团幕后老板的身份,只有与他亲近的少数人知道,这孩子是在稳扎稳打于金融界闯出名号后,才回台湾成立傲霸产物中介公司,两边的事业他都亲自负起监督、管理的责任,她很怕他累坏自己。

  “我没事,台湾这头有奕川和振纲帮我,荷兰那边也有葛瑞迪跟姨丈帮忙,我只要做决策、下指令就好,没阿姨想的这么辛苦。”接电话之前,他就是想打电话给他的特助葛瑞迪,问他费德尔的业务情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