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狂狮室友 >
十一


  离中午用餐时间尚有半小时,肚子已唱空城计的索傲决定提前吃午餐,当他打开加热过的便当,诱人的饭菜香立刻四溢而出。

  “哇,好香,你那个房东做了什么菜?”杜奕川嘴馋的将椅子滑向他。早上他照惯例问两位老友中午要吃什么,傲便说他有带房东做的便当,是那位房东给新房客的租屋优惠。

  索傲没回答,一双黑眸难以置信的直盯便当里的芦笋和切丝的红萝卜。那个小女人是故意的,昨天他要她做便当时,曾声明几样自己不吃的菜,其中就包括这两样,她居然还摆进他的便当里!

  因为他未老实赞美她精湛的厨艺,所以她特地做他讨厌的食物挑衅他?

  “嘿,香烤肋排、炸豆腐、鱿鱼西芹、炒三丝,每道菜看起来都好可口。”杜奕川已经看得直吞口水。

  “我记得傲好像不吃芦笋。”也凑到索傲办公桌前的崔振纲突然道。

  “这简单,交给我解决就行了。”杜奕川说着就要伸手去抓菜。

  索傲啪的一声用竹筷拍开他想捏菜的贼手,厉眼睐他。“谁要你多事?我没说我今天不吃芦笋。”

  “你要吃?”杜奕川甩着被拍疼的手嚷嚷。只要是讨厌的食物,傲向来不会动半口的!

  “当然,我还希望有下次的优惠。”无法解释自己是什么心态,他就是不想奕川跟他分享白鄀蔷做的便当。

  言下之意即是他要将这便当吃光,那位房东就会再帮他做其它菜色的便当?办公桌旁的两人正如此交换眼里的疑问,便见挑嘴的酷哥当真夹起芦笋入口,两人很有默契的往后退,以防止有人受不了讨厌食物的味道,抓狂扁人。

  “奇怪,不难吃啊。”索傲微讶的低喃,像要证实他的味觉没出错,又夹根芦笋嚼,同样是嫩脆清甜的滋味,丝毫未有令他讨厌恶心的感觉。

  怪了,白鄀蔷用的食材比五星级饭店的优吗?怎么他非但不厌恶这样自己一向不碰的食物,甚至愈吃愈顺口。

  “你听到没?傲说不难吃耶。”杜奕川小声跟崔振纲咬耳朵。

  “可见那位房东的手艺很了得。”傲从来不轻易称赞人,他的不难吃其实就代表相当可口,也难怪他会反常的吃起他列为拒绝往来户的食物。

  索傲没时间理会两人的窃窃私语,他在紧接着尝过奇异的也不令他感觉讨厌的红萝卜之后,已享受的品尝起香酥多汁的香烤柠檬肋排。

  见上司目中无人的大啖美食,身为他左右手的两人,自是没再虐待自己肚皮的必要,连袂离开公司吃大餐去,并且讨论出一个结论——他们的上司老友八成是冲着那位厨艺高超房东的便当优惠,因而跑去租房子住。

  办公室里,索傲不介意两位好友放他一人留守公司,依旧专心用他的午餐,吃得津津有味。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忘记晚上回去要找那位敢在他便当里动手脚的小女人算账。

  未料当他在公司忙完,回到白鄀蔷的住处时,并未看见她的人影。他记得她说过暑期的课均排在白天,为何都快八点了,她还未回家?就算在外吃饭也不需要这么久吧?或是有其它事耽搁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渐渐静不下心,突然想起她老是喜欢见义勇为的毛病。她该不会是在哪里当她的女侠,结果遇上危险了吧?

  这么惊想之际,口袋里的手机忽响,吓了他一跳,猜想是两个损友打来的,他未看来电显示即按下通话键,正想质问两人没事打电话来吓人做啥,一道轻柔的嗓音传入他耳里——

  “喂,是索傲吗?”

  微怔,他由沙发跳站起来。“白鄀蔷!”

  “我现在在我租屋处附近的公园,能不能麻烦你过来一趟……呀啊——”

  电话在她的惊呼声后中断。

  “喂?白鄀蔷,白鄀蔷?”

  电话里没有任何回应。

  “该死!”低咒着,他抓过桌上的车钥匙急冲出去,心口紧紧束缚住,没料到她当真如自己所想的出状况。

  压根未注意外头何时下起雨,也未注意自己没戴安全帽,他只顾催紧油门飙往她所说的公园,只怕慢个片刻,她会发生后果难料的危险。

  很快赶到寂静的公园,索傲飞快的骑车梭巡四周,当他瞥见公园一隅蹲着的孤单纤细背影,他的心脏**一绞。难道她出事了

  “白鄀蔷!”他迅速下车跑向她。

  “索傲?”听见喊声回头,白鄀蔷讶然低喊,有点意外他真的出现了。

  “你没事吧!那个混蛋呢?”他心急却小心的扶起她。她被雨淋得半湿的衣服虽然完好,但并不能确定她未遭受欺负。

  “什么混蛋?”瞅着索傲,她问得茫然。

  “那个欺负你,该砍八段的混蛋!”拂开她沾附在颊边的湿发,他心里无由的滑过不舍与不忍,轻轻揽住她,生怕被突发事件吓傻的她出现歇斯底里的反应。

  怎料她却说:“我没被欺负,受伤的是这只可怜的狗狗。”

  浑然未察他怔愣的表情,她蹲下身子,抱起被她用背包遮挡住的灰色小狗,继续说:“我陪同事去买衣服,回家经过公园,看见这只狗狗被一群狗围攻,我阻止不了它们追咬成一团的混乱,想说你也许可以帮忙,打电话给你,讲到一半手机刚好没电,我想你应该不会来,没想到你会真的出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