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管猫管人管家公 >


  “你到底作了什么恶梦?”会令她奇怪的大喊“不是这样”。

  低醇的问语再度传入她耳里,华薇总算察觉到不对劲,猛然抬头,便迎上一张近在咫尺的俊逸脸庞,混沌的意识瞬间全部清醒,“仲玄恺!”

  “不然你希望是哪个男人?”戏谑的嗓音隐藏压抑的不满。见到他有必要这么惊诧吗?

  “干么把话讲得那么难听。”好像她是男人成堆的浪荡女。”你怎么会在我房里?”

  “我找你讨论要先完成哪件案子,喊你你没应声,所以进来看你是不是又晕倒,哪晓得你睡着还作恶梦。”最后不忘调侃一句,“莫非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四年前甩了你算不算?说不出这句让她心痛的句子,她微感无奈的低语,”你以前讲话不会这么犀利。”

  “若真是如此,我洗耳恭听你所知道的‘过去’。”

  “我哪知道什么过去,只是模糊有些印象,几年前的你说话比较温和。”垂睫回避他仿佛能看穿她的迫人注视,华薇微慌的下床。

  “是这样吗?小薇。”

  华薇踏地的脚随着他的喊问突然一偏,整个人往旁边绊跌,幸好他伸手勾揽住她。

  “你、你喊我小薇?”她愕然的瞅他。

  “难不成要叫你大薇?”

  她惊抽口气,扶抓他手臂的双手力道不觉加重,“你想起来了?!”只有他会叫她小薇,两人初识时她抗议他比她小,怎么能喊她小薇,他即是以“难不成要叫你大薇”这话皮皮的反驳她,所以他局部丧失的记忆回复了?

  “想起什么?”仲玄恺装傻,他是故意这么喊的,谁教她可恶的表示对他很陌生,他就帮她加深一下印象。看见她吃惊的模样,他很坏心的觉得自己不满的心理稍微平衡了些。

  华薇暗自庆幸他未恢复记忆,不会听见他道出令她心痛的恨语,但又失望他依然记不起两人的过去,矛盾的心情犹如泡三温暖般,冷热交替的滋味着实不好受。

  她得中止这个话题。”没什么,我去煮壶咖啡,我们再讨论客户的委托案。”

  “我忘了告诉你,从今天起不准你喝咖啡。”

  “为什么?!”他霸道的命令止住她迈开的脚步。她喝咖啡干他什么事啊!

  “你已经因工作压力造成会不自觉晕倒的毛病,在减压期间非但不能喝任何令你不想睡觉的刺激性饮料,也不准你熬夜,你只要告诉我你手上案子客户的要求与设计走向,洗完澡就乖乖上床睡觉,了解吗?”

  “了解个头!我已经二十九岁,不需要人管。”继霸道的不准之后,他竟连哄奶娃儿的“乖乖”一辞都出笼了。

  “我管你几岁,身体出问题的人就要有被限制的体认。”

  “你别忘记我是这间屋子的主人。”这下他总该晓得自己越权干涉太多了吧。

  无奈他照样不甩她,“知道自己是主人还要客人来提醒该如何照顾身体,说出去你不怕被笑。”

  “你才喧宾夺主呢!”气死她了。

  “无所谓,我不觉得就好。”

  天啊,这家伙为何变得这么难沟通?

  没理她又恼又愣的表情,仲玄恺径自走向嵌入墙壁的圆弧型工作前,瞧见上头有张完稿的设计图,黑眸里闪过一簇赞赏光芒。

  那是张以义大利佛罗伦斯乡村风为基调的室内设计图,设计者以俐落流畅的线条,藉着墙面颜色与独到的家具摆设,贴切的将佛罗伦斯盛产向日葵的乡村风特色表露无遗。

  “你什么时候开始学室内设计?”他记得她以前在贸易公司当行政职员。

  “也没特地去学,三年前突然对设计感兴趣,就这么摸索下去。”想收走设计作品已来不及,她走至他身边,微赧的回答。

  事实上她会误打误撞走入设计领域,全因他的关系。当年与他分手后,她过了好长一段浑浑噩噩的日子,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有天想起他对设计的喜好,便随手提笔画设计图,感觉自己找不到港口靠岸的心因此逐渐宁静下来,就这样一头栽进室内设计这行,更意外的成为顾客成群的首席设计师。

  “你极有室内设计的天份,难怪齐哥如此重视你这位大将。”

  她很讶异他的夸赞,“我以为你会说我的设计像鬼画符。”

  “你再不知节制、没日没夜的工作下去,很快就像了。”把身体搞坏要如何设计出好作品。

  “是、是,你最厉害。”难得的讲句好听话,嘴巴又变得那么坏,呕得她由包包里拿出记事本塞给他,“所有我负责的委托案都记在里头,客户要求的风格与交件日期也全在上头,自己看。”

  “喵。”一声猫叫声像声援她似凑巧响起。

  “提拉米苏,你想上床睡觉了?”她弯身想抱起在脚边撒娇轻蹭的猫儿,有人却轻扣住她的手腕阻止。

  “你说它想上床睡觉?”仲玄恺眯眼睨向听见他的声音,随即躲至她腿后的胖猫,她的意思该不会和他现在想的一样吧?

  “对呀,冬天提拉米苏都跟我睡。”

  “它是公猫吧。”眉梢隐隐抽跳。

  华薇不明所以的点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