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管猫管人管家公 >


  他由背后揽住正欲煮咖啡的她,埋首轻啮她白皙颈项,“我已经拒绝了。”

  “为什么?”她心慌的挣开他不安份的亲匿行为,转过身问。

  “你知道的,我跟外公没什么感情。”

  他们谈过彼此的家庭状况,她的父母离婚后各自再婚,她一向一个人住,而他父母几年前相继辞世,他同样也是一个人住,只是他还有个外公在香港,当初外公不赞同女儿坚持远嫁台湾的对象,便极少与他们一家人往来,因而造成他们祖孙俩的生疏,他每次提起外公就不大高兴。

  “我知道这事,可是既然他主动要你到香港,就表示他很器重你。”

  “你希望我去?”他拢紧眉心看她。

  “那是你能有所发展的大好机会。”

  “我不希罕,在台湾我依旧能靠自己闯出一片天,有家知名室内设计公司已经录用我,下礼拜我就要开始职场生涯了。”

  “我相信你的设计能力,但要靠自己单打独斗在工作上闯出一片天,除了能力还需要机运,眼前你就拥有贵人提携栽培的机会,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你何不好好把握?”

  “因为我从来就没想过要靠我外公,更因为你在这里,即使只是到台中我也不愿意,我不要与你分隔两地,你懂吗?!”他激昂喊出心里话,恨不得天天与她在一起,如何能忍受与她长距离的分离。

  华薇胸口怦跳着悸动的节拍,面对他情真意切的呐喊,她无法不动容,可她的理智清醒的告诫她不能感情用事。

  她明了他爱她,然而连她都心有惶惑的感情,岂能自私的要他为自己牺牲这么多?更遑论他外公提供的确实是有助他发展的绝佳机会,她又怎能成为阻挠他功成名就的绊脚石?

  心里一阵煎熬挣扎之后,她咬牙,努力装出淡漠,“很抱歉,我不认为你一相情愿为我留在台湾是明智之举。”

  他困惑惊愕,“我一相情愿?”

  “我从没说过爱你,你为我放弃大好的工作发展机会,未免傻得彻底。”

  错愕、震惊,他像听见外星话一样僵直身子怔望她,困难的掀动唇瓣,“你说什么?”

  “我不爱你──”

  “胡说八道!你是爱我的。”吼断她的违心之论,他心慌的一把将她抱入怀里。

  她木然的由他紧搂着,任心撕裂揪疼,逼自己语气薄凉,“你要我当你的女朋友,我觉得多个人陪也不错,就这么跟你交往,但两个人在一起并不一定就有爱,至少交往至今,你没听我说过一句爱你,对吧?”

  脑际恍如教人用棍子狠敲一记,仲玄恺无语反驳,交往的这一年里,每当他缠赖着她说爱时,她的确总左闪右躲的敷衍过去。

  “我是真的……不爱你。”

  心脏再被她冰冷句子狠狠刺捅一刀,他无力的放开她,迭退两步失魂的低喃,“你不爱我……”

  “这事迟早你会发觉,现在说开也好,我不想再当你的女朋友,你尽管到香港发展,我们就这样结束,也算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仲玄恺逸出一串凄冷长笑,在她快不忍的想上前安抚之际,双眸冷冽的直视她,“没想到我真心诚意的付出会落得这样难堪的下场,谢谢你残忍的教会我不该轻易对人掏心,提醒我这世上除了爱,尚有恨的存在。”

  “恨?”她教他含怨抛落的恨字震得颤抖轻晃。

  “没错,从现在起,我会开始恨你!”

  房门砰一声被用力甩上,屋里顿时只剩下颤然跌坐在地的虚弱身影,耳里嗡嗡然回荡着他负伤愤懑的椎心恨语──

  从现在起,我会开始恨你。

  不,别恨她,她不希望是这样的结果……

  “喂,你怎么了?醒醒。”仲玄恺轻轻拍唤床上的华薇,他沐浴完想找她讨论需先着手进行的设计案,不料她已睡着,正犹豫是否该喊醒她,就见她眉心紧皱的揪着心口,状似痛苦的蠕动身子。

  她怎么了?

  “别……我不是故……”恍若未闻他的叫唤,她喃喃吐落不成字句的梦呓。

  见状,他眉心凝得比她更紧,落坐床边,微使力道摇动她的肩膀,“醒醒,你听到没?”

  “不!不是这样──”她陡地大喊的惊坐起来,呼息紊乱。

  “你作恶梦了?”

  她抚胸喘息,下意识点头,梦到仲玄恺当年怨怒的对她说恨的情景,一颗心如同被束紧般难受,这个折腾她多年的梦魇已许久未出现,怎么今晚会再梦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