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管猫管人管家公 >
四十


  “我听不懂你们的鬼扯淡,小薇,上车。”仲玄恺以眼神示意她尽速进车里,这两个莫名其妙的人企图不明,他不想她受到波及。

  黄发少年却亮出一把美工刀朝他逼近,“就算你想定,也要让我们稍微对你不利一下,我们才好向金主交代。”

  “不要!别伤害他。”

  “小薇,别过来——”惊见华薇没进车里反而跑向他,仲玄恺奋力挥开挡路的拿刀少年,就要上前护搂住她,怎料另一位少年看到同伴狼狈的跌个狗吃屎,反射性便抽出插放身后的木棒往他头上敲……

  “玄恺,小心!”

  “喂,等一下——”这声喝阻是聂以欢喊的,躲在骑楼梁柱后的她眼见自己请人演出的威胁戏码有点失控,赶忙出面阻止。

  可惜慢了一步,华薇已将仲玄恺推开,那位情急之下挥棒的少年听见她的声音,虽想撤去攻击,木棒却不及收回的扫中华薇的头部。

  见状,她倒抽好几口冷气。

  “小薇!”仲玄恺骇然的奔上前,抱住她瘫软下来的娇躯。

  华薇想出声唤他,怎奈她头疼又晕眩,尚未看清他的脸,已昏迷他怀中,一道鲜血触目惊心的自她额际滑落。

  “不!你不会有事,绝对不能有事……”心脏似被紧紧束缚住般难受,仲玄恺压根末注意到聂以欢的出现,惶急的将怀中人儿抱上车,往医院急驰而去。

  吓傻在一旁的聂以欢则在他关上车门时回过神,无暇理会她请来作戏但惹出事端的肇事者已趁隙溜走,她慌忙招来计程车尾随仲玄恺的座车,赶往医院……

  急诊室外,仲玄恺双手压额,僵坐在廊道的长椅上,忧心如焚。医生已为小薇诊查好半会儿,仍未有消息,早知道会莫名遭来横祸,他今天绝不载小薇上街。

  “小薇。”他哑声喃唤,在心里祈祷她能安然无恙。

  看见他担忧的模样,藏身一旁盆栽后的聂以欢内疚又添一层,今天若不是她,也不会害华薇受伤,她几度想上前向仲玄恺道歉,然而华薇的情况未卜,她怕道出一切真相会令他情绪更不稳,仅能待在旁边等结果。

  “以欢,你在哪儿?”一道苍劲宏亮的叫唤陡地凌空传来。

  仲玄恺如化石一动未动的身子猛然抬头循声望去,惊讶的站起来,“外公!您怎么会在这里?”

  “以欢呢?她说她在医院,她受了什么伤?”未答反问,聂博仁一脸着急的走向他。稍早他接到孙女语焉不详的说玄恺回台湾、她闯了祸人在医院的电话,惊得他匆匆赶来,现在外孙好端端站在这儿,岂非是以欢出意外!

  “爷爷,我在这里。”聂以欢硬着头皮由盆栽后现身。

  仲玄恺又是一讶,“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不是在日本,为何会在台湾,还出现在这里?”

  “先别管这个,要紧的是以欢哪里受伤。”聂博仁忙拉着从小疼到大的孙女察看伤势。

  “爷爷,受伤的是华薇,不是我。”

  “华薇?”微顿,他露出了然眸光,“我懂了,你说要出去逛逛,原来是华薇约你出去谈判,她决定下照我的意思离开玄恺,而要跟你抢未婚夫,结果撒泼的和你起冲突,但没伤到你,反而弄伤自己是吧?”

  “不是这样……”她慌乱的想解释,却被仲玄恺的质问截断——

  “你们找过小薇,要她离开我?”他瞪视两人,难以置信自己所听见的是怎样震愕的消息。

  “是又如何?我说过下同意你娶华薇。”事情既已揭穿,就搬至台面解决。

  “因为我对您的反抗,您就把矛头转到小薇身上,谎称要到日本,实际上是到台湾刁难小薇,逼她离开我!该死的您怎么能这样做!”而小薇居然对这事只字末提。

  聂以欢拉住眼看就要骂回去的老人家,正想告诉他们此刻不是吵嚷的时候,急诊室的门帘恰巧于这时打开。

  “医生,小薇要不要紧?”仲玄恺立刻趋前抓住医生,急切询问心上人的情况。

  中年医生专业沉稳的回答,“患者右额缝了六针,昏迷是因突遭重力袭击所致,并无脑震荡的迹象,她肚子里的孩子很幸运的未受到丝毫影响,很平安。”

  仲玄恺怔了下,呆问:“孩子?你是说小薇怀孕了!”

  聂博仁与聂以欢亦讶异互望。华薇怀孕了?

  医生浅笑点头,见多这种新手爸爸的反应。“宝宝已经四周,恭喜你。准妈妈额头上的缝线以后并不会留下疤痕,但为了保险起见,我建议让你太太留院观察一晚,如果头部未有其他不适,明天就可出院,她应该快醒了,你现在可以进去看她,晚点再去办住院手续。”

  向他道过谢,仲玄恺越过他和护上进入急诊室,瞧见病床上的人儿正要下床,他连忙将她扶坐回床上。“受伤的人不好好待在病床上,你想干什么?”

  “醒来没看到你想去找你。你没事吧?”华薇轻瞅着他,问得挂心。

  “有事的是你,额头缝了六针。他轻轻拂碰她经过包扎的右额角,语气心疼又郁闷,”那两个莫名其妙的混混找的是我,你要是听我的话乖乖上车,而不是冲上来替我挡那一棒,你什么事都没有。”

  “对不起,这件事全是我的错。”聂以欢歉疚的声音响起。

  华薇转头,看见她和聂博仁,微讶的同时蓦的想起在街上依稀听见聂以欢的喊声,难道当时她在场?

  “你胡扯什么?玄恺都说这起伤人意外是混混所为,与你何干。”聂博仁低斥说着胡涂话的孙女,心里却对华薇代外孙受伤一事,有着相当的震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