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管猫管人管家公 >
十八


  “你玩赛车?!”他竟然从事这种高危险活动,他外公没阻止他?

  仲玄恺没说他会玩赛车全因初到香港时,自己唯有藉着在赛车场上高速飙驰,才能将她折磨他的可恨倩影抛到脑后,之后便成为他在繁忙工作之余,偶一为之的休闲活动。

  而他现在只想尽快“解决”掉陶继贤。”敢不敢接受挑战一句话,或者你要自动放弃小薇男朋友的头衔?”

  “好,我接受挑战。”他决定豁出去跟他拚了。

  “继贤,你怎么答应他!,”他该跳出这个暴风圈才对。

  “我希望你能对我刮目相看,重新评估我这个‘男朋友气’他话中有话,期望这个挑战结束后,能由挡箭牌男友晋升为她名副其实的情人。

  “等你通过这个测试再说。我的车在那儿,上车吧。”

  “玄恺——”

  “你到设计坊等结果,测试结束我会载他过去。”仲玄恺只落下这句交代,未给她劝阻机会即驾车扬长而去。

  “你说玄恺载你男朋友去飙车,测试他的胆量?!”

  怡情室内设计坊负责人办公室里,猛地传来杨梓齐的叫嚷。他原先猜想华薇来公司是要报告庞晋东的委托案受阻挠,正想问她玄恺怎未和她一道前来,她便抛下他载她男友去飙车试胆的惊人消息。

  “他还说他在香港常玩赛车……天啊,他到底到哪里飙车了……”或许是不愿受干扰的关系,仲玄恺和陶继贤的手机均关机,联络不到人,光想象他可能发生的危险,她就坐立难安。

  此时她哪管得着他不准她喝咖啡的规定,捧着助理小姐为她冲泡的咖啡连喝好几口,镇定心神。

  “我想玄恺可能找了某条山路飙,不过我倒没想到他会来帮你测验男友胆量这招。”惊讶过后,杨梓齐顿觉莞尔,这种事也只有玄恺想得出来。

  “现在是非常时刻,老板还笑得出来!”

  “情况未卜,与其提心吊胆不如乐观以对。玄恺能坐上那么庞大集团执行长的位置,行事自有其缜密过人之处,我们只要相信他会平安将陶继贤带回来就行了。”

  事情已经是进行式,她明白急也没用,问题是这时进行的是稍有闪失即会车毁人亡的飙车,她的心情岂是相信就能够平定。

  仰首再灌下两口咖啡,她不敢往下想象仲玄恺会有什么万一。

  “华薇,有件事我说了,你别怪我这个老板罗唆。”杨梓齐说道。

  “什么事?”在这种教她紧张得半死的时候,上司还有啥重要事?

  “你跟你男朋友的感情是不是出了问题?”

  她微愣,“老板怎么会这么问?”

  “按常理推论,如果你们的感情极好,你应该不会天天在设计坊加班,他也应该常约你出去,可是我只看见陶继贤一次,且那次你们聊没几分钟,你就说你工作忙,要他先离开,感觉上,你们的相处一点也没有情人问该有的热络,假使你不说,我看没人看得出你们是男女朋友。”

  上回要不是他事后主动问起,她简扼说明陶继贤是他男友,两人在一位客户家认识,他还当他仅是设计坊的客户呢!不过华薇常常与工作为伍到深夜的表现,老是让他忘记她有男朋友就是了。

  “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没必要时常黏在一起。”她随口胡诹。

  “你的身体出问题后,怎么不见你男朋友来公司接你下班过?”

  “呃,他工作忙,我没告诉他我身体微恙的事。”

  “我猜玄恺暂住你家里的事,你男朋友也不知道,因为他没问,你也没说。”

  被说中事实,华薇尴尬的笑笑。她该不该跟上司明说,她与陶继贤是对不会干涉彼此生活的假男女朋友?

  如此疏离的相处模式,这对情侣的感情没问题才怪!杨梓齐并未嘲笑她,反而诚恳劝道:“两个人在一起感觉最重要,你和陶继贤的感情若真出问题又解决不了,今天无论玄恺的测试结果如何,你不妨找个时间和他分手,让双方去寻觅属于自己的另一段感情。”

  “我知道,谢谢你的忠告。”选择简单低应,她在心里苦笑,继好友刘雨欣之后,上司也开始关注她的感情生活,天知道她的感情……一言难尽哪。

  时间就在两人相谈与等待中分分秒秒流逝,当华薇喝完两杯咖啡,等得快抓狂之际,杨梓齐的手机霍然响起——

  “玄恺!你在哪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