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管猫管人管家公 >
十六


  “就是……你平常会不会像和庞先生发生冲突那样,跟你外公吵架?”他们祖孙俩不会也是冲突不断吧?

  他挑了下眉,“没有,基本上我跟外公除了谈公事,没啥交集。”

  “你可以多陪陪他老人家。”

  “这种事不用我做,我也做不来。”以欢自然会陪他外公。

  听他提及外公的淡漠语气,华薇心知肚明他仍怨怪他外公反对他父母的婚事,又与他们一家人疏远的过去。她不禁感慨的低语,“要是你的局部失忆包括忘记对你外公的不快记忆就好了。”

  这样他们祖孙俩的关系就能变和谐。

  “你在嘀咕什么?”他听不清楚她的咕哝。

  “我是说这里的点心每样都很可口,你别只顾着夹给我,自己也多吃点。”随意找话搪塞,将他刚夹给她的杏片虾卷夹放在他的碟子里,

  “该多吃的是你,把提拉米苏养得圆滚滚,自己却瘦得风吹就倒,像话吗?一边低念又边夹了满满一碟茶点给她。

  “你别老是嫌提拉米苏肥。”这人老爱挑剔她的猫,“我也没你讲得这么夸张,体重很标准,平常也算个大胃王,只是吃不胖。”

  “那就努力再多吃点,你再胖个几公斤抱起来会更舒服……”话讲一半,她猛地伸手捂住他的嘴,他轻抓下她软柔小手嗔怪,“你想谋杀亲夫?”

  “仲玄恺!”脸红的压低嗓音娇斥,华薇将他拉近些,等一旁推餐点的服务生远离他们这桌才瞠向他,“你刚讲那句‘抱起来会更舒服’已经够引人遐思,竟然又胡扯什么谋杀亲夫,你到底想怎样!”

  “哪有怎样,不过就是说得顺口罢了。”他澄清的眼神好无辜。

  “是哦,那么麻烦请你多留意些,以后会令人误会的话别说得这么顺溜。”他无所谓,她会觉得害羞。

  “没问题,如果我记得的话。”

  这是哪门子回答,这种事能忘吗?正想回驳,他却冷不防俯近她,伸舌舔过她右唇畔,她轻颤了下,双颊绋红低喊,“仲玄恺,你!”

  “你的唇边沾了杏仁屑,我好心帮你舔掉,可不是轻薄你。”退开几乎与她脸贴脸的距离,他依旧无辜的解释自己的行为。

  “厚,你实在是——”她实在不知该骂什么,猜想得到若质问他为何不用手,他八成会回说他舔得很顺口。

  叹口气,她端起菩提薄荷苹果茶啜饮,现在自己需要平缓他随性的亲昵带给她的心跳悸动,顺便消消他带来的暧昧压力。

  蓦地,皮包里的手机响起,她连忙取出接听。

  “喂……继贤!你不是在大陆忙,怎会打电话过来?”

  仲玄恺的黑眸倏地沉冷眯起,她口中那个显然是男人名字的家伙是谁?

  “我有两天假,昨晚回来台北,因为太晚所以没通知你,现在正在去你公司的路上,你这个大忙人有时间出来陪我喝杯咖啡吧?”彼端传来陶继贤语气轻快的邀约。

  “呃——”抬头望见仲玄恺直盯着自己看的双眸,她不安的挪动身子,垂眼低应,”我现在不在公司,我会在设计坊附近那家港式茶楼外面等你,再请你去喝咖啡。”人家专程找她,礼该招待他一下。

  “OK,我大概五分钟后到。”

  “好,待会儿见。”

  “你跟客户一向保持这么良好的互动,偶尔还相约喝咖啡?”她一结束通话,仲玄恺立即追问。

  华薇微显局促,“他不是我的客户,是……一位朋友。”

  “男朋友?”黑眸目不转睛的锁注她。

  “嗯。”她心虚点头,“抱歉,你继续在这里吃,我买单后先离开。”她推开座椅站起来。

  “别想甩开我!”

  华薇教他冷凝不悦的语句愣住。他看起来好生气,而她只是先离开,他怎会用“甩开”这样突兀严重的字眼?怔愣间,只见他绷着脸走向她,抽过她手中的账单便揽着她往柜台迈步。

  “你要做什么?”她终于记起问话的反应。

  “买单,然后去看你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男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