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管猫管人管家公 >
十五


  华薇很快环视屋内的设计格局,中肯的建议,“庞先生的别墅已经呈现典雅尊贵的气质,如果想突显复古风,只需将墙面与窗帘的颜色作改变,那幅较具现代感的壁画也换过,摆上其他古典或华美的艺术造型品,再将你中意的古董家具巧妙的摆进屋里就行了。”

  “哪有这么简单的事!你起码要给我三、四张设计稿让我挑选。”

  “庞先生,这次真的不必这么麻烦……”

  “那叫谨慎,隆重,怎会是麻烦?要是室内设计像你动个嘴巴随便说说这样简单,我自己来就好了,何必叫你来!”

  “你这叫标准的外行人说外行话。”始终静默的仲玄恺终于忍不住出声,

  “你说什么!”庞晋东扬高声音藐视他,活到这把岁数,只有他瞧不起人的份,几时有人敢当面批评他?这小子向天借胆了!

  “玄恺。”华薇轻拉他衣袖,示意他别跟客户起冲突,可他却不觉得该退让。

  “挑剔总该有个限度,现在你才是专业室内设计师,但是你听他的口气,压根不尊重你,有钱也不用这样糟蹋人。”

  “你这大胆的小于,竟敢一而再指责我的不是!”

  他无惧的面对老人气怒的斥责,“请你听好了,愈是简约纯粹的空间设计,搭配上古董或复古家具,愈能衬托出古董家具的时尚感,小薇给你的建议正是从保持简洁空间这点着手,你如果想将屋里的空间设计得繁复累赘,请你找别人,对一个有品味的设计师而言,希冀的是营造出高质感的空间,而非昧着良心设计出连自己看了都觉得可怕的案子。”

  教他凛然迫人的气势震慑住,庞晋东气呼呼的瞪着他,一时无话可说。

  华薇也没有出声,这个案子她若妥协,届时的设计结果恐怕真会变成自己都不忍卒睹的局面。

  仲玄恺仍有话要说。“我猜庞先生所订的欧洲古董家具只怕不少件,奉劝你别全摆在屋里,那样不但无法营造出大器与高贵尊荣的气势,反而会显出金光闪闪的俗气。”

  听见他的猜测,庞晋东惊讶万分,他相中的古董确实不少,单是沙发就包括四种款式。

  “好了,别说了。”华薇再次轻拉他的衣袖,瞧对方的神情就知道玄恺说中他的出手阔绰,万一他恼羞成怒又跟他争嚷,事情会没完没了。

  “这次依你的,反正我要讲的已经讲得差不多。”轻揽住她,他朝庞晋东道:”我未婚妻最近的身体不是很好,不适合接你这种高难度的委托,请你另请他人吧。”

  语毕,他揽着佳人就欲离去。

  “等一下!”庞晋东突地大喊。

  以为他想责难仲玄恺,华薇婉转落话,“庞先生,玄恺所说确实为复古风设计需注意的重点,假使你无法接受我的建议,这个委托我想我没办法胜任。”

  “谁说我不接受,这次的设计就麻烦你们两位了。”

  港式茶楼里,华薇与仲玄恺正坐在僻静一隅品尝精致茶点。

  “老实说,直到现在我仍有点不敢相信庞先生竟然没翻脸,反而破天荒的没再干涉任何室内设计的细节。”咽下嘴里可口的烧卖,华薇低道。

  当庞晋东两个多小时前非但改变跋扈态度,仔细的聆听他们所安排设计动工的细节,更拿出他订购的欧洲古董家具真品目录,请玄恺帮他重新挑选和别墅最搭的家具时,她的惊讶非同小可,但也头一回觉得这个老人家可亲多了。

  “那是因为他欠骂,被骂过之后才会开窍。”夹了个蔬菜凤尾饺到她的小碟子里,仲玄恺直言不讳。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事实上,她认为是他身上自然散发的领导者气势令庞晋东不知不觉被折服,才愿意放下高傲的身段,难得的对两人妥协。

  “本来就是。还有你也欠骂,遇到过度刁钻的客户,大可选择回拒他们的委托,人家无理的退你三、四回设计稿,你居然还硬撑下去,是想累死自己吗?—若非她刚才提起一年前替庞晋东设计别墅的情形,他还不晓得她曾如此委屈自己。

  “和气生财呀。”她哪里欠骂了。

  “齐哥的设计坊有其他设计师能为他生财,你接其他正常点的Case也能赚得更轻松,拜托你以后别这么傻行不行,这么压榨自己的精神体力,难怪你的身体会出问题。”

  “什么嘛,亏我为了感谢你让这次的委托案一次搞定,特地请你吃港式饮茶,你还叨念得这么起劲。”皱鼻轻哼一声,她将整颗蔬菜凤尾饺塞进嘴里。

  只是她心里的娇怨,在服务人员送来菩提薄荷苹果茶的那刻随即消散,这壶茶是他特别请店里为她冲泡的减压茶。

  “谢谢。”捧着他为她斟倒的花草茶轻啜一口,她心窝暖暖的向他道谢,略微犹豫的开口,“我想问你一件事,可是你得先答应不会生气。”

  “什么事得这么谨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