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矜持小客服 >


  江映水清了清喉咙,“出生年月日民国六十八年四月四号……”

  “我儿童节出生的,不过我六岁就长得像十二岁,十二岁像十八岁,十八岁像二十八岁,还好现在还是像二十八岁。”他略显得意的摸摸蓄着薄胡的下巴。

  其实他现在像三十五岁,尤其眯着眼睛,充满杀气时更像。不过也没必要去踩人家的痛脚,说不定他很介意自己从小就老起来放。江映水猜想。

  “身分证字号……”

  “我用我的身分证字号去签过乐透,全部杠龟。”

  她还没念耶!不过既然他都解释完了,那她可以跳过了吧?

  她翻至背面,“父,石双业。”

  “我爸很贼吧,他的名字摆明他会有两个事业,却取一个一事无成的名字给我。”

  他该不会真的一事无成吧?江映水揣测。所以才会一大清早呆坐在大马路旁,一副忧郁小生样。

  “母,石乔涵烟。”好文艺。

  “我妈的名字超恶心的,我都不敢告诉别人她叫什么名字。”他顿了下,“你咧,你叫什么名字?”

  “我……”

  “说啊!”

  “……水……”

  “什么?”耳朵靠近她。

  “映水……江映水……”

  “江映水?”

  他的嘴角很不自然的扭曲,似乎正在隐忍强烈的笑意,她看见了!

  “哪个江哪个映哪个水?”

  “江湖的江,放映的映,自来水的水。”她故意将名字解释得平凡俗气,却还是惹他瞠大了眼。

  “哇靠!我不信!”掌心摊在她眼前,“身分证,我看看!”

  “我不……”

  “不什么不?你不知道做人要公平吗?我的身分证都给你看了,你不个什么鬼,拿来!”

  又不是她叫他拿给她看的,他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啊?

  “身分证有关隐私,我想我不方便给你看。”

  “你已经看了我的了,清楚我的隐私,甚至连我妈的恶心名字都知道了,你哪扇门不方便?”

  “又不是我想知道你妈叫什么名字,是你自作主张把身分证丢给我,还叫我念的!”他这是在强词夺理嘛!

  “我叫你念你就念,这么乖,那我叫你身分证拿出来是在机车什么鬼?喔……”他恍然大悟的拉长尾音,“通缉犯喔?杀人魔喔?心里有鬼所以不敢拿出来喔?想必你刚才一定杀了你的劈腿男友,不敢说!也许连那个第三者也一块儿砍了,现在警察正在追缉你!”

  “我才没有!”这个人真是有理说不清!“拿就拿!”她气怒的拿起手袋翻找。“咦?钱包呢?怎么不见了?”

  “不要找借口!”他抢过她的手袋。

  “喂……”抢劫啊!

  “这是什么?”他翻出一包纸袋,看起来鼓鼓的,摸起来软软的。“你男朋友的头?”

  头什么头?!她又不是杀人犯!

  “并不是!”她抢回来,拿出纸袋内的物品。“是这个!”

  他拿过去拉开,“围巾?”

  “这本来是织给我男友的。”她感伤的沉默了下,“今天是他的生日。”一阵心酸涌上,眼眶微红。

  “是喔。”他毫不客气的直接围上脖子,“嗯,还不错,就给我吧。”

  羊毛线织成的蓝白围巾暖暖,细致的织工与质感,围在脖上毫不觉得刺痒,寒冷更是登时消失了一大半。

  见他这么自作主张,江映水傻眼。

  虽然他的厚脸皮与不懂客气的作风她已经知晓,但这样“强占”他人财物,也太超过了吧!

  “我又没说要给你……”

  “难不成你还要拿回去,看着送男朋友的生日礼物掉眼泪?”他瞪她,“我这是在帮你耶,避免你睹物伤情,我没叫你跪下磕头道谢就不错了,你还想怎样?要回去吗?啊?你想要回去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