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矜持小客服 >
三十四


  江映水用力扭开瓶盖,以棉花棒沾取一大坨黄绿色药膏,转身,眸中带着闪狠杀气,眼看着就要直接戳人他的伤口——

  “算了,你高兴就好。”他把手臂朝棉花棒方向移,“如果这样你就不会哭的话,随便你吧。”

  捏着棉花棒的指尖用力,指节失去了血色。

  “哇哩,又哭?”石兰成几乎要抚额叹息了。“你到底要怎样啊?”

  该死的又是哪个男人让她如此伤心?

  这个傻蛋该不会又遇上一个花心大萝卜了吧?

  江映水不语,所有的情绪都写在奔流的泪水中。

  她咬着唇无声哭泣,双手的忙碌未曾停歇,抹好药膏、敷纱布、贴防水胶布,姿态坚强得让他好心疼。

  “好了!”她用力抹掉模糊视线的泪水。

  “傻蛋,我说,你下次交男朋友可以先带过来给我看看,让我帮你鉴定一下,男人看男人总是比较准,才不会每次都被抛弃……哎哟!”她拿医药箱丢他?

  “要你管!”江映水所有的怨恨集中在临别前的一眼。

  “喂……”抬起的手在她奔离开温室后,无奈的放置后脑勺,烦躁的用力搓开一头湿发。

  他怎么这么白目?又没人要他提供意见,鸡婆个什么鬼!

  弯身将散落一地的医药品捡起,正要合上盖子,一张A4大的纸张突然横入他跟医药箱之间。

  石兰成定睛一看,“辞职”两个字以大特写撞入他眼中。

  “你要辞……”

  “我要辞职!”坚定的说完,江映水将辞职信丢到他胸口,头也不回的跑掉。

  又来这招!

  跟他同在一间公司有这么为难吗?

  他都已经想尽办法避开她了,为什么还是不肯留下?

  罢了,她若是要走便走吧,如果在这工作让她感到不愉快,他实在不该逼迫她留下。

  “怎么了?”好不容易移开重死人招牌的勇伯走进温室,“我刚好像一直听到你们在吵架的声音?”

  “没有啦!”石兰成回应得有气无力。“我出去忙了。”

  “这是什么?”勇伯好奇的拿起放置在架上的辞职信,“映水要辞职?”他吃惊的瞪大眼,“为什么?大家不是工作得很愉快吗?”他不明所以的往下看,“辞职理由,我喜欢你?什么东西?哪有辞职理由叫我喜欢你的?这是现在年轻人新发明的玩意儿吗……”手中的纸忽地被抽走,锐利的纸在他虎口划出一道口子。“哇哩咧,痛死了!”勇伯赶忙打开医药箱找寻伤药,边问石兰成,“喂喂,那是什么意思啊?”

  只见石兰成铁青着一张脸,快步冲出温室。

  “好歹也回答我一下再走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耐性都没有……哎哟,好痛!”他怎么这么白痴,把双氧水当成碘酒了?痛痛痛死了啦!

  过分的人!

  可恶的人!

  什么鉴定!

  什么叫做帮她鉴定男朋友?

  好过分好过分好过分!

  强风将雨帽吹开,她也不管,反正就算没下雨,她的脸一样是湿透的。

  她知道,感情这事不是你给,对方就一定得收,她是在无理取闹,她根本没有任何应该气他、恼他、恨他的资格。

  她知道,她统统都知道!

  可是她还是好气好恼好恨!

  她宁愿他什么都不管,彻彻底底将她当成没有关系的人,而不是用温柔的语气说要帮她挑选男朋友,以免她又被抛弃!

  “我不需要你的好意……”呜呜呜……“我宁愿你不要对我好!”呜呜呜……

  “一无所有就不会有所求了呀……”呜呜呜……

  “江映水!”背后传来呼唤。

  她浑身一僵。

  他干嘛追来?

  他干嘛追来呀!

  她可一点都不想自他的口中听到任何歉意,听到他用很抱歉的语气说他无法接受她的感情,劝她要想开,另外去寻找更美好的幸福。

  她一点都不想!

  于是江映水加快脚步,在风雨中摇摇晃晃的奔跑起来。

  “江映水,你给我站住!”

  才不要!

  她跑得更快。

  “王八蛋!”她不会以为她跑得过他吧?好歹他读书时,还是田径选手!“叫你给我……”巨掌扣上细臂,硬生生将她转过来。“站住!你是耳聋没听到啊?”

  “放开我!”她用力拉扯掐得她生疼的大手,“不要抓我……”尾音直接没入他口中。

  她惊愕万分的眨着水润眸子。

  呜……雨水流入眼睛好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