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矜持小客服 >
二十四


  那呆呆的模样实在可爱,石兰成强维持的理智线在霎时断裂,低头吻上那不知是在说话还是在嚼食物的嘴。

  她没有抗拒,任由他吮尝娇嫩的红唇,唇办上酸酸甜甜的梅子味引诱他以舌尖敲开牙关,往更深处吻去,纠缠软嫩嫩的丁香。

  须臾,他猝然放开她,她依然是全然信任的傻笑模样,他反而因此感到羞惭。

  他根本是趁人之危!

  “我送你回家吧。”带着她在外头胡闹了一天,也该是休息的时候了。

  “嗯……”她又倒向他。

  “你家在哪里?”

  “嗯……”

  “喂!”他轻拍她热烫的颊,“清醒点,你家在哪?”

  江映水勉强睁开眼,手指向远方,“那里……”

  “那里是哪里?”

  “那……里……”

  有没有这么夸张,才喝一点酒就醉得不省人事!

  “你以后不准给我沾上半滴酒!”他一手扶着歪歪斜斜的她,一手伸入她的手袋内找寻资料。

  手袋内没什么东西,只有一个小化妆包、面纸、钱包,还有一本食谱,有些地方还以便条纸做了记号。

  他翻了开来,猜测这应该是她原本预定煮给男朋友,喔,不,是前男友吃的生日餐。

  “那混蛋真不懂得惜福。”若是他的话,一定会珍惜她的好!

  他拿出钱包,翻出身份证来,上头的户籍地址写着嘉义,他总不能真把她扛回嘉义吧。“算了,我先找个地方安置你吧。”他莫可奈何的将钱包丢回手袋内,将瘫如软泥的她抱起来。

  想了想,他低声在她耳畔道:“小姐,我要强奸你喔!”看她会不会吓得整个酒醒。

  ““好啊……”又是嘿嘿傻笑。

  “没见过酒量这么差的!”石兰成翻了翻白眼,起身时,肩上的小小头颅突然有了动作。

  “唔……”他听到她状似呻吟。

  一道不祥的预感掠过胸口,在她抬起头来时,他迅速捂上两颊鼓起的小嘴,同时急问老板:“请问厕所在哪?”

  “在那。”习以为常的老板指指右手边。

  “唔……”腹部与胸腔轮番起伏。

  “给我忍着!”他对着小脸涨红的醉鬼低吼。

  “唔……呃……”

  “忍着!”

  “唔……”喉咙好痛,好像火在烧,头也好痛喔!

  江映水吃力的睁开酸疼的眼,翻身坐起,眼前一片陌生的景象让她吓直了眼。

  这不是她的房间!

  这是哪里?

  对了!她昨天跟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甲跑了台北宜兰,还去参加了他的同学会,接着又去富基渔港吃海产……然后呢?她为什么没有然后的记忆?

  难不成他下丁迷药,然后她……她慌张的拉开被子,低头一瞧——还好衣服都在身上,连衣领上的蝴蝶结都还是完整的!

  大松了口气的同时,她忽然听到房间内似乎有奇怪的声音。

  循声望去,她瞧见一个庞大的个子非常委屈的缩在一张两人座沙发内,双手环胸,以胎儿的姿势躺在椅上睡觉,身上盖着薄毛毯。

  而她,却是占据了大床。

  他是个烂好人!他的同学曾经如此说他。

  她也知道他是个好人,如果不是他,她昨天可能一个人在路上毫无目的的走了一整天,哭瞎了一双眼。

  柔柔的情愫溢满胸口,江映水带着温柔的微笑,蹑手蹑脚走下床,轻拍他的肩。

  “你要不要到床上睡?”

  他连眼也没张,翻身面对椅背,继续沉睡。

  “有这么累喔?”

  没想到他是为了照顾一个酒醉呕吐的醉鬼,几乎整晚没睡才这么累的她,有些无奈的抬手看表,这一看,差点把她吓晕。

  七点半了?她九点要上班的人耶!

  况且她还得回家把身上这一身睡成咸菜干的衣服换掉才行!

  慌忙走进浴室梳洗,头发衣服随便整理了一下准备要走的她,又踅了回来,立于沙发前。

  伸出的手在宽肩前踌躇了一会儿,改拿起他搁于茶几上的手机,输入自个儿的姓名与电话号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