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极恶俏房东 >


  而那个良心被狗吃了的女人事后竟然还能一脸没事样,脚步愉悦的上楼来找他,目的是要他去二十分钟车程外的高价冰淇淋店买冰给她吃。

  “不去!”就算被利用,他还是无法对她恶言相向,翻身拉被盖过头,顺便遮掩微红的眼。

  “干嘛?心情不爽喔?”向非萼爬上床,硬是拉开他的被子,“你怎么脸色怪怪的,眼睛还红红的,不舒服?”

  微凉的小手贴上他的额,而她的人就躺在他旁边,这样亲密而毫无防备不是因为喜欢,恐怕是她根本没将他当个男人看。

  她只是将他当姊妹!他豁然明白。

  “好像有点热热的,又好像没有,摸不太出来。”她收回手,“感冒了喔?没关系,我帮你!”

  话说完,两片嫩唇贴上他的,含吮他的唇瓣,甚至还敲开他的牙关,轻佻的缠弄他的舌头。

  她才国三,吻技就高明,白痴如他,竟忘了自己是被利用的身分,忘情投入热吻之中。

  过了好一会儿,她放开他,脸上笑容甜腻,“这下你感冒应该传给我了,可以去买冰了!”长腿一抬用力将他踹下床,“快去!”

  被踹到地上去的他这时才醒觉,他真的真的只是被利用的对象!

  不挑别人当“龟派气功”,而是挑上他,也不过是因为他听话、好用,对她的指使言听计从罢了。

  她是笃定就算哪天她将他“甩了”,他也只会摸摸鼻头黯然离去,不敢有任何怨言吧。

  她就是这样吃定了他!

  壮士断腕很痛,可是不断将会腐蚀身心,说不定连小命都没了。

  他考虑了很久,在这段期间,他尽量让自己平心静气,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待向非萼的对待,最后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只是被利用的对象!

  他不是个小孬孬,他长得秀气没错,但他骨子里还是个男人。

  为了摆脱恶女的利用,他毅然决然要求父母让他出国留学,好彻彻底底将她自他的生活、他的生命中驱逐。

  怕意志力受到动摇,他严格禁止告诉向家人这件事,可拥有天大本事的向非萼还是晓得他要出国留学一事,竟在他出境的那天追到了机场。

  那是他第一次在她身上看到她对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感情。

  “为什么要丢下我一个人?”她哭得双眼红肿。

  他抬高眼睫,强忍心痛,无视她一双美眸此刻肿如核桃。

  她只是想找小弟差遣时,怕找不到人而已。他告诉自己。

  “没有你跟我分享喜怒哀乐,我会很孤单。”泫然欲泣的娇颜好叫人心疼,爱娇的嗓音让人怜惜。

  她是怕她想揍人时没沙包,想挡爱慕者时没挡箭牌罢了!他严格命令自己不准犹豫、心软。

  “你要去多久?”她问。

  “不知道。”他学着她平常事不关己的凉凉语气。

  “早点回来好吗?不然我会很想你。”

  她轻扯他的衣角,好像真的不愿他出国似的。

  这一切都是假象!差点被迷了魂,反握住她手的尹迅以狠狠咬住后齿根,以疼痛提醒自己。

  “再看看。”可他还是没法直视那张绝美的、可怜兮兮的小脸,只能撇过头去。

  “你那是什么语气啊?”极恶大小姐果然不适合伤春悲秋,没两下就露出真面目来,红肿的眼睛恐怕是绿油精抹太多之故──她有次怕被向爸扁,就用过此招。“我大老远跑来机场,你就不能说些让人感动的话吗?还有,你要出国的事为什么没告诉我?啊?你想死是吗?”

  喂喂!他等等要上飞机的人耶,说什么死啊死的,是要触他楣头吗?

  该不会不幸飞机掉下来,她还会击掌欢乐,冷嘲他就是不听她的话,才会遭受报应?

  他默然无语,她怒气更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