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极恶俏房东 >


  尹迅以的童年以及青少年时期,都是一首悲惨的歌。

  而填词谱曲造就他“悲惨世界”的始作俑者,就是大脑海马体受损,所以将他忘得一干二净的向非萼!

  这女人明明小他一个学年,却将他当成打杂小弟,在那个网路应用尚不广泛的年代,常叫他三更半夜去帮她排队买演唱会门票,问她为何不自己去,理由是她一个女孩家半夜出门,爸妈不放心。

  他虽然是男孩,但三更半夜出门,他爸妈也不会放心,更何况还是叛逆的青少年时期,他们将他看得多紧,而他还得为她费尽心思偷溜出门,有时不小心被发现,还被怕儿子变坏的老爸痛殴一顿。

  要不就是在滂沱大雨的日子里,要他出门去帮她要明星的签名照或买她想要的东西,结果顺利达成任务回来的他直接昏倒在床上三天三夜,无法清醒。

  这些身 体上的痛苦,他要找谁索赔?

  又比如说他的作业已经写不完了,可鸭霸女还会将一大叠作业簿扔到他桌上,命令他全部写完,大小姐则出门玩乐去了。

  代写作业难免会有字迹的问题,做坏事心思缜密的她当然要求他学她的笔迹,没学个十分像,也要有个八分样,否则就拳脚伺候。

  对了!不只是她的,连向爸的笔迹他也学得一模一样,目的是要帮她请假,写请假单。

  种种恶劣事迹族繁不及备载,以上总总不过是一小部分,可见他在TW的日子里,被她欺压得有多厉害!

  可他偏偏不知是哪条神经搭错线,竟然对她言听计从,她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她叫他往南,他不敢往北,比拉布拉多还听话。

  然而,以上那些事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她最过分的事就是拿他当挡箭牌,利用得连骨头都不剩!

  向非萼打小就是个美人胚,小时候的她甜美可爱,随着年纪渐长,略带婴儿肥的圆润小脸拉尖成娇媚的瓜子脸,眼神常常漏电,一个回眸就电死一堆路人,身边围绕的苍蝇蚊子多到赶都赶不完。

  对于自身的受欢迎程度,她十分有自觉,男人要献殷勤就给他献,要给好处就让他表现,可是若再有进一步要求,她就会将当时个头跟她差不多的他拉来身边,以好抱歉好抱歉的可怜语气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呢!”

  青少年时期的他身材瘦弱,外型秀气,猛一见还以为是她的姊妹,谁会当真!

  而她竟也脸不红气不喘,纤指勾过他的下巴,在他毫无防备时,芳唇贴上他的!

  如果这样做还不信,她更是干脆的来场火辣辣舌吻,在旁观赏的人个个瞧得脸红心跳,不知所措。

  为了自己方便,把他利用到这种地步,实在是过火,可他当年年轻无知,还以为她真对他有意思,内心狂喜不已。

  直到他有天偶然听见她与尹西橙对话──

  “我听说你跟我弟弟在交往?”尹西橙好奇的问。

  当时她们就在尹家的客厅中边吃橘子边聊天,他正巧下楼来,所有的对话一字不漏进入耳中,姊姊的问题丢出来时,他的胸口紧绷了,屏息凝神。

  他们之间就像情侣般的亲昵,虽然未曾将“喜欢你”、“爱你”等亲密语言挂嘴上,但都接过吻了,要说不是恋人,谁信!

  但,她是否会直言承认,还是让他忐忑,毕竟他们好归好,可因为年纪尚小,从不敢在父母面前造次。

  尤其早知她身边蚊子苍蝇一堆的向爸更是明文规定女儿未上大学前不可交男友,否则就打断对方的狗腿,折断对方的两臂,还要按铃控告诱拐未成年少女!

  恐吓成这样,当然不能让老人家知道。

  其实他也想过,两家人认识这么久了,就算违背向爸的规定,他也一定不会怎样的,也许应该找天来探探向爸口风才是……

  就在他兀自胡思乱想之际,向非萼回答了。

  “没有啊!”她语气闲凉得超没良心,“那些爱慕我的人太烦人了,一个一个击退太麻烦,干脆使用龟派气功,一次全数打散,哈哈哈……超好用的,你都不知道,身边清静很多呢!”

  原来他是“龟派气功”?

  该死的,原来他只是被利用来驱赶苍蝇的工具!

  他情愿她直接否认,这表示她连尹西橙也要一起保密进去,但她却说他不过是驱逐苍蝇的工具……

  他只是个工具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