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极恶俏房东 >
四十九


  “既然如此,你就挑一罐吧。”他随手拿了罐伯爵茶,递到她面前,“伯爵,如何?”

  她气怒得眼眶都红了,涮涮喇翻回第十七页:"我不屑!"

  这三个字写在那么前面,表示她本来就有意给他下马威了嘛!

  “不屑?没关系。”他将手上的伯爵茶丢回行李箱。“那我就收回来了。”

  王八蛋!笔记本直接丢向他的面门。

  尹迅以像早就有心理准备,轻巧的闪过。

  他为什么会用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对她?他不是这样的人啊!

  他应该会很认真严肃的回答她的问题,或者很认真严肃的跟她吵架,总而言之,个性一板一眼的他最不该有这种痞痞的表现!

  这种态度一向让她超火大,这表示他根本没将她的情绪放在心上,这比他忘了她的交代更让人心寒。

  难不成……她错了?

  他反反复覆的态度不过是在耍着她玩?

  想想,他在英国可是交了十几个女友的人耶,在花丛间游历的经验丰富,而她又太在意他,所以就整个兵败如山倒?

  向非萼的心顿时如沉入万年冰窖中。

  “我看看你后面还写了什么。”尹迅以捡起笔记本,对着气怒背对他的背影,语气略带夸张的喊,“我看啰!”

  她还是没有回应,只有纤肩微微颤动。

  思考了一会儿,又好气又好笑的他放下笔记本,自身后揽住她。

  “我是……”

  她怒张双臂,硬将他的善意推开。

  “非萼……”她转身,甩他一巴掌。

  “你!”本想闹她一下的他也怒了。“搞什么鬼,你就非得用这种态度吗?我还以为我只是不够了解你,但其实你就跟我想的一样,是欠教训的千金大小姐罢了!”

  向非萼没有反击,她只是气得全身发抖,双拳紧握。

  她不顾喉咙痛,嗓子哑,用力的喊着:“尹迅以,你去死!”

  飞快的冲出房间,下楼之前,她忍不住回头——

  没追来。

  如她料想的一样。

  她懂了,明白了,她不会再缠着他了。

  放开他,更是放开自己!

  她禁锢了自己十几年,也该饶过自己了……

  她缓步下楼,每一步都是心痛。

  随着一楼的地面越来越靠近,表示离结束也越近……不,其实他们早就结束了,早在十二年前,他连去留学都不肯让她知道,摆脱的心意坚决,就已经结束了。

  是她执迷不悟,她表面装作不在乎,其实在意得快要死掉!

  就像她怕大学毕业之后,好友各分东西,以后要联络、要见面的日子少了,才用二房东的名义将大伙集结在一个屋檐下。

  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前途,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未来——

  筵席,始终要散的!

  她握得最久的那根绳子,早就成了灰烬,是她死握着掌心中的一点余灰,不肯正视现实。

  抹掉满颊泪,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每一下都踩在她的心口上。

  她屏住了呼吸,隐隐期待有奇迹出现,可重得像要踩破楼梯的脚步声却是像风一般经过了她,朝客厅而去。

  她在期待什么呀!向非萼暗嘲自己。

  “爸,妈,”立于客厅中央的尹迅以喊,“我要搬出去了。”

  “为什么?”尹父尹母讶异的瞪大眼。

  为什么?她也很想问。

  “我想结婚了!”

  “啊?”尹父尹母夸张的喊出来。

  他刚刚说什么?向非萼面白如纸。

  他已经有想结婚的对象了,她竟然都不知道,傻傻的被蒙在鼓里?

  扶着栏杆的小手发紧。

  丢下炸弹的尹迅以忽然冲回她面前。

  “我想结婚了。”他说。

  她没有耳聋,她刚刚就听得很清楚,特地来她面前再说一次,是觉得看到她受伤的样子大快人心吗?

  “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向非萼狠咬住下唇,如果不这么做,她的心将会疼得爆裂开来。

  他往前一步,大手覆盖冰冷的小手。

  “当我的新娘。”他偏头,亲吻还站在楼梯上的她。

  向非萼冲出房间后,尹迅以火大的拿起她未带走的笔记本,发泄怒气的撕掉上头的纸张。

  他随手抓起一把就撕毁,却发现他都快撕到底了,上头还有文字。

  她难道还有写其它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