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极恶俏房东 >


  “是啊……”手机另一端的心虚女人两只食指无措的绕圈圈。

  她说的是实话,也真的是忙得忘了时间,理亏在前的她无法理直气壮。

  谁教她是这么尽责尽职的好员工,老板该给她加薪五千才是!

  “你知不知道我们多久没见面了?自从你搬出去之后,都已经过两个月了才订下的约会,你就这样随随便便给我用‘太忙’为借口放我鸽子!”向非萼将手机拿至嘴前大骂,不晓得的人还以为她在跟男朋友吵架。“你完蛋了,秦展颜,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不要这样啦,非萼……”

  纤指用力一按──

  挂电话。

  向非萼真是越想越气。

  三年前,同居一个屋檐下的室友不晓得是因为同时去拜月老还是怎地,接二连三找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子,练彤云与江映水结婚搬出去了,江映水甚至还搬到了美国,而身为餐厅店长的秦展颜因为被调到新店新开的分店,碍于交通考虑,也搬出去另租房子,目前唯一与她同住的舒波起一个星期大约只有两天时间住在她那,其他天则住到隔邻的男朋友家。

  她其实清楚舒波起是不忍心放她一个人,毕竟大家毕业之后,一块儿住进向非萼父母买来的房子,也都好几年了,随着年纪增长、际遇不同,不得不各奔东西,可难得有机会见面却放她鸽子,是怎样?

  是怎样啊!

  手机忽地又响,她火气甚大的接起。

  “我不接受道歉……爸?”

  “怎么了?谁跟你吵架了?道什么歉?”向爸好奇的问。

  “没有啦。”向非萼走近一家饰品专柜,低头浏览玻璃橱柜内的银饰,“找我什么事?”

  “还问我什么事!你是不是忘记你答应我一个月至少回家两次,今天已经是三十号了,是最后一天了,你要不要回家?要不要陪你孤单可怜的爸妈吃饭啊?”向爸气得怒发冲冠。

  “啊!”她恍然记起,“对不起,我忘了!”

  “说对不起有用,警察都失业了!”向爸忿忿不平。

  她才刚骂一个人放鸽子呢,转眼间,她变成被骂的对象。

  “好啦,我现在就回去。”向非萼抬手要已经拿出饰品的专柜小姐收回。“我回家陪你跟妈吃晚饭喔,别生气咩,最爱你了!啾!”对着手机亲了一下。

  女儿软言撒娇,向爸这才放软态度,“好啦,快回来,你妈已经煮好饭等你了。”

  “好,我半小时就到。”

  电话才刚挂断,又响了起来,这次确定是秦展颜。

  不理你!

  转静音,丢包包。

  等我心情好再说,哼!

  “既然你的朋友都搬出去了,你怎么不搬回来?”晚餐进行到一半,向爸忍不住又提起他已经说了不下十遍的疑问。

  当年他女儿自作主张,将他才刚装潢好,准备拿来租人的公寓租给了她的大学同学,当起二房东来,将租金全都收入口袋内,这也没什么,反正他所有的一切将来都是要给女儿的,可是她连人也搬出去会不会太过分?

  他膝下就只有她一个女儿耶!

  放他两老孤零零的住在一栋百坪大的大房子,一点都不感到愧疚吗?

  “没有全搬出去啊,还有波起跟我一起住。”向非萼端着碗,心想不知何时舒波起也会搬出去。

  依波起现在俨然将租赁处当旅馆的做法,恐怕就只等她将她“赶出去”了吧!

  “这样那房子不就空了三间房间没人住?”向妈问。

  “对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