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极恶俏房东 >
十四


  “爸,你干嘛这样,我在外头住习惯了,不要回家住啦!”连出门买东西都要报备,很麻烦耶!

  “家里屋子这么大,房间又比公寓的还宽敞,还有人清洁打扫,连三餐都帮你料理好,傻子才会住那小房子。”

  “以前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常吵架,后来我搬出去后,吵架的频率变少了不是吗?适当的距离是一种美,这也适合用在亲子关系上,况且我们每天在公司都见得到面,不用二十四小时都大眼瞪小眼吧!”有必要一整天都拴在一起吗?

  “我不管!我就是要卖,除非你有办法再将房子租出去!”

  “我不喜欢跟不熟的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不要逼她啦!

  就是因为知道女儿的脾性,所以他们才敢开出这样的条件。

  向非萼这人龟毛得很,又有洁癖,当初分租房子的四个女孩都是大学时代的好友,彼此虽然个性迥异,却十分合得来,所以她才提出共住一个屋檐下的提议。

  她才不要跟不熟、不认识,生活习惯差的人住一块儿,那她一定会疯掉的。

  “至少要出租一半房间,否则,我就把房子卖掉!”老子做决定,谁都不准有异议!

  “爸……”

  “不得上诉!”再怎样,房子都是他的,女儿耍赖不成就没辙了。

  “好啦,我再去找个室友总成了吧!”向非萼没好气道。

  “如果你找得到的话。”太明白女儿龟毛性子的向爸可是胸有成竹,就算给她一年的时间,也一定找不到。

  这一次,他一定会突破零胜的困境!

  哈哈哈……

  他一定会胜利的啦!

  “吼!再一个室友,是要去哪找啦!”向非萼趴在公寓客厅的桌子上,一个头两个大。

  她的朋友不少,但能让她认同为好朋友的,就只有昔日的四名室友而已,除此以外,全都归类在酒肉朋友上。

  既是酒肉朋友,当然只有吃喝玩乐时才会找出来,至于当室友,就免了!

  “你在烦什么?”下班回来的舒波起好奇的问。

  向非萼是典型的“好命”代表,吃穿不愁,未来不愁,人又天生丽质,性感娇媚,这样的女孩通常都是男孩急着捧,女孩嫉妒疏离,可她独善其身的性子使她气质偏冷,再加上又不会靠自身的优势来利用男生,让她予取予求,反成了女孩欣赏的对象。

  就因为她左右逢源,人生处处顺利,所以从未看过她为事烦心。

  “我爸说要把这间房子卖掉。”

  “要把房子卖掉?”舒波起思考了下,“那我就看隔壁的樊先生愿不愿意收留我了——”

  “不准!”向非萼一把拉起好友的领子,“你一定要陪我!”

  “可是房子不是要卖掉了吗?”难不成要陪她一起睡公园?

  “我爸说,只要我再找到第二个室友,就答应让我继续住下去。”

  “你爸真是踩到你的死穴了。”舒波起爱莫能助的摇头,“要能找到第二个室友,其它房间就不会空这么久了。”

  练彤云与江映水皆是在去年因结婚而搬走,秦展颜则是两个月前因工作而搬走,第一个搬出去的江映水那房间空了一年多,向非萼就放任它在里头养蚊子,完全没意思找新室友。

  人与人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个性、生活习惯、喜好都有可能影响到相处情形,就算是好朋友也不见得能当室友,因为同居而反目的朋友更是时有所闻。

  “我不要搬回家住啦!”向非萼趴回茶几上哀叹,“我爸妈超啰唆的,超爱管我,你知道他们最近管什么吗?他们想替我相亲耶!我的妈呀!我向非萼竟然要被逼去相亲耶!”又不是真的没人要,是她对那些苍蝇蚊子都没兴趣好吗?

  “反正你又不会理会。”舒波起自厨房冰箱拿了两支甜筒出来,其中一支给了向非萼。

  “但若我搬回家,就得每天饱受疲劳轰炸,他们一定会炸得我精神衰弱毫无反抗能力,然后把我扛去相亲。”依她爸妈啰唆与不善罢罢休的程度,是很有可能这么做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