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你不去他们会改用广播的,这样很丢脸,8号8号快来拿你的咖哩饭,8号8号快来拿你的咖哩饭……”她恶意复诵。

  “停。我去拿。”这死女人!他不甘愿地拿了号码牌起身要到柜台,决定等他回来时一定要让态势好转,哪知他才站起来,她就也跟着起身了。

  “OK,谢谢你的午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失业人口有白吃白喝的权利,她背起背包的动作帅气俐落得不带一丝眷恋。这……妈的!他若让两人的重逢在这种不明不白中结束,那他就是头猪!寒衍幸迅速地伸手往她肩膀一压。“你,给我坐下。”语气少了吊儿郎当。

  何婕绫硬是甩开。“我好怕啊,警察先生。”哼,照走。她这副样子如果叫做怕,昨天他在路上逮到的通缉犯就叫做怕、死、了!

  “何!!婕绫……”见她就要闪远,他简直想冲动地把她直接压进座位里省得麻烦,可是她那一脸倔强的模样又让他怕了她了,只好改变态度请求道……“算是陪我吃顿饭,拜托。”

  他这番话说得急促有力,虽是请求却带着她最讨厌的命令式口吻,可是……

  天晓得为什么,她竞在着见置身冷气房里的他额上却冒出一层薄汗时,犹豫了。

  对。

  她就是被他这样简短的强求给说动了,仿佛连察觉被利用时的那种不悦,都要一起原谅他,只因为他的话里很……寂寞。但这该死的痞子男有什么好寂寞呀?

  而她又该死的心软干嘛呀?

  难不成男人冒几滴汗就让她心软了?

  只是她都坐下来了,那个鲁男子也一脸信任地去取餐,这下真的走不成。

  何婕绫低头看着微冷的玛奇朵,焦糖已经沉到杯底了,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搅动咖啡,杯缘一点一点的焦糖被她搞得脏兮兮。不一会儿,他回到位子上,端来热呼呼的一盘烩饭和两杯咖啡。

  “我帮你重叫了一杯。”

  美美的焦糖重现,好像要把刚才弄僵的气氛也重新来过。这人小时候也这样体贴吗?

  唉,这样的体贴若是一开始就对着她多好,只是,她深谙射将先射马的道理,而她当老姊身边被射的马已经很多年了,实在不想再被多射了。

  “孙子兵法修得不错。”她低声喃喃。“你说什么?”“没。”

  只是若他过去就这样体贴,怎么没在当时把走老姊?噢,对了,身高问题……

  那么,现在高大魁梧的他可以追老姊了?

  笨老姊一向喜欢坏男人,体贴的乖乖牌反而不得她的心。这人暂且不论过去的形象,就目前而言可以说是痞得出油了,应该很合老姊胃口。

  嗯,老姊最近要演爱情戏,也许……

  她暗暗转了几圈心眼,但表面上仍静静地喝着咖啡。

  好吧,看在寒衍幸帮她换回包包的份上,现在又有这样不算肉麻的体贴,就给他个机会饶了他。

  何婕绫舔舔唇,总算开口,“你们干警察的都可以这么悠闲的在咖啡厅里吃饭聊天?”口气温和,语调轻扬,听起来不尖不刺,挺好相处。

  见她总算愿意主动谈些安全话题,也感受到她没那么尖锐了,寒衍幸呵呵笑了两声,“亲爱的小婕绫,这你就不懂了,其实我是冒着被检举的危险坐在这里。”

  “不好笑。”

  厚,你也别这么不可爱,我很尽力了。”唉。

  噢哧!!听见他难得信心尽失、沮丧不已的回话,何婕绫险些将一口热咖啡喷到他脸上。“喂,这句比较好笑。”

  “那还真蒙您看得起。”唉,他从不觉得和女人说话会让他这样吃瘪,这是有史以来头一遭。

  何婕绫总算慢慢让笑容回到脸上。

  说实在的,她没有半路和旧识相认的习惯,但也没有欺负人到让人吃不下饭的坏心肠,于是她保持愉悦地让他吃掉一盘饭,扮好陪食的角色,往来几句对话虽不营养。也不至于让他食不下咽。

  甚至,她开始盘算起老姊若喜欢这种坏痞子,也许他会是其中比较OK的一个。

  “欸……”寒衍幸知道时间差不多了,再坐下去他确实有渎职的嫌疑。

  “我说好邻居,如果我现在把我的名片给你……你会不会把它丢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