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何婕绫看他手脚俐落地付好帐,将吃的喝的速速端来,而那小可爱店员脸上的红晕还没退,她都想学他吹声口哨了,什么潘子鬼衍幸?她看是“艳遇”还差不宜夕。

  待他坐定,她开口问:“喂,你常来?”此时叫他什么都不对,而且她怕自己会把他叫成“艳遇”。

  “还好。”不过在这儿看见过她几次倒是真的。

  她拿起主食旁的脆饼先咬两口,调皮又暖昧地笑问:“自己一个人?一应该是如此,不然小可爱店员不会这样看着他流口水,她从来没见过那位柜台美眉态度那么好。既然感到好奇,她就理直气壮地问了,反正他们是老邻居嘛。

  他一双利眼细细眯起。“你到底想问什么?”这位芳邻从小就古灵精怪,目前看来,这一点倒是没改变多少。

  她咧开不太优雅的笑,“呵呵呵,不错嘛,你知道我要问什么。”他撇撇嘴看着她笑,“没办法,人高大又帅气,走到哪儿都会有好处。”

  她险些将手上没吃完的脆饼往他脸上丢去,不过即使没这么做,那副皱眉整眼的表情也已经将所有不认同表现得很清楚。“不然你要我怎样回答?”

  说得也是。她突然觉得这人真是坦诚的离谱,是因为干警察的关系,所以他一向这么大刺刺无所谓吗?他没有一般人表面上的那种斯文修养,也不会在女孩子面前刻意保持形象,这种态度让她心情也变得轻松而且一直想笑。或许过去的时日真是某种无可取代的累积,所以他才会信任她于无形,讲话直成这样。

  看她笑得直爽,他突地想起她还有一个看来就很不好亲近的姊姊。

  “你笑起来和你姊还挺像的,会不会你也有当明星的可能啊?”还是应该说她那个不太爱笑的姊姊只有在笑起来的时候才像她?姊姊。

  不说她都没想到,一般人会记得她应该都是老姊的功劳。何婕绫缓缓收起笑容。又一个冲着老姊来的,这样的男人她遇多了,不足为奇,就当赚一次午餐吧。

  她不做声,眼一低,拿起墨西哥卷张大口咬了满嘴。确实啊,全台湾还有谁不认识她姊。更何况是小时候的街坊邻居。

  想都想得出来他应该会在电视上看见老姊时对着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说:“啊,这个何瑜绫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她小时候就很美……”

  鬼才会记得何瑜绫有个笑起来和她很像的妹妹,真多亏他还叫得出她的名字,本来她还以为警察先生真的神通广大咧,结果幕后原因还是老姊真伟大。

  见她突然安静下来埋头吃,他歪着头哈啦,“喂,你怎么突然……你很饿呢?”

  收起刚刚轻松的心情,她鼓着颊嚼呀嚼,含糊不清地应了声,“嗯。”从早到现在进食的卡路里还在两百以内,当然饿。“刚才明明看你爱吃不吃的,现在突然像饿死鬼一样,你骗谁啊?”

  这男人很烦耶!何婕绫死瞪他一眼。不管了,继续吃她的。“好啦好啦,别瞪我了,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女人的心情瞬息春夏秋冬,他痞样没改,随口挑了个安全的话题继续。

  “我?”这么显而易见,有人看不懂?他点点头,之前好几次在街上看到她四处闲晃,那时他就想问了,这幸人好像不用上班似的,失业吗?”

  “吃墨西哥卷啊,一个给你。”她在心中盘算了一下,扣掉一个墨西哥卷的热量后,这杯焦糖咖啡喝起来就比较不罪过。“不用,我等一下吃烩饭……喂!不是啦,我不是问你现在在做什么,我是问你现在的工作!!工作,职业,OK?”搞什么,他又没瞎,当然知道她正在吃东西,这女人分明玩他。

  她的视线从墨西哥卷移回他的脸,“你是以警察的身分在问我?你觉得我为了几百块的皮包与老板厮杀,应该是晃荡的无业游民?”常被人当米虫的感觉真差。

  男人歪歪嘴,暗骂一声三字经,脸皮简直要抽搐了。“我的口气有一丝丝轻视或是那么像在盘问吗?”她点点头。继续吃。“厚,当然不是!我当然没有轻视失业人口,更不是以警察的身分盘问你,我是以好邻居、亲爱的好邻居、老邻居的身分关心你,问问而已嘛。”他拿起她盘内的一片脆片吃。

  问问而已,那她干嘛回答?“他们的咖啡不错喝。”她吸一口咖啡后闲闲地开口。

  看着小邻居顾左右而言他,他一张莲花嘴都快没话可接续下去了,而那该死的烩饭还没来。

  “好啦好啦,反正你就是不太想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那我问你姊可以吧,你姊还好吗?”

  她对着他定定、慢慢的旋上一眼,果然是来问老姊的。“很好。”短短两个字。

  当然好,好到一个久没联络的邻居都会关心慰问,怎会不好?气氛僵掉了。

  他的脸颊抽动了两下,知道情况很不妙,可是……究竟是哪个步骤踩错了?

  为何几分钟前还有说有笑的女人会突然冷了起来?“喂,我说亲爱的小邻居……”

  谁是他亲爱的小邻居?!何婕绫心情很不好,直想动动伤人的舌头,不让他将话说完便直接插话,“你不是和我堂哥他们比较熟,怎么先问候我姊?”

  咖啡杯一放,她往椅背一躺,姿态是不优雅加上不屑。反正盘问嘛,哪有什么优雅好谈,而且今天的咖啡太难喝。这、这么凶,吓死他了,他一向扮“竖仔”习惯了,马上表现得很瘪三。

  但瘪三这两个字是他在心底说来玩玩的,表面上还是得撑住,所谓能屈能伸大丈夫,问就问怕什么。

  “哦哦哦,对对对……好,那你堂哥他们好不好?”“很好。”回答结束。

  啊!!啊!!啊!!乌鸦飞过也不过如此了。“喂,我说何婕绫可爱的小邻居,我深深的觉得你在玩我,你说要我问候你堂哥他们我也!!”

  “你的号码牌亮灯了。”她冷冷的擂话,一双眼冷冷的看着老邻居。

  “管它亮到死,我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