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曰头赤炎炎,口哨声吹啊吹,没几步就吹得何婕绫后脑勺着火。

  她咬牙忍住,不在街上与痞子过招。原来这年头警察真是另一种颜色的流氓!不理他、不理他……她速速加快步子。哪知这痞子流氓……不,这痞子警察神通广大地叫人了。“喂,何婕绫,你也太现实了吧,我帮你轻松换回一个美丽的包包,你不用请我吃饭是无所谓,可是连声谢谢都没有,这就太……啊!吓死人了,你这样走走走突然又停下来是会被撞死的你知不知道?”

  他及时停下脚步,不然就要撞上突地转身停步的女人了。没见过这么欠扁的警察!

  “我说警察先生,你们做警察的这么神通广大啊,连我的名宇都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市民有没有投诉隐私权遭到侵犯的权力?还是你要我告你扰民?”

  大热天要她出门已经很痛苦丁,遇上烂老板更是一桩鸟事,竟还加上莫名其妙的痞子警察来插花,搞得她心情万分恶劣,根本没有任何受到陌生人帮助该有的愉快!

  看女人发飘得精采,他吹出一声长哨。

  “哇呜,这么凶。”

  死、痞、子、混、蛋!

  他竟然撅嘴吹着口哨,根本不回答她暴怒的一长串问题,那双.眼还闪着浓浓的促狭笑意!若不是眼前的痞子就是警察,她简直想叫警察来捉坏人了!

  厚,天气很热这人知不知道?

  台湾的太阳比恐怖组织还毒,这神经病知不知道?她发起脾气来会杀人这家伙知不知道……但他不回答就是不回答,盯着她的双眼一逸带着笑意,让她满腔怒火烧得更旺,“你不会说话是不是!”

  三秒过去。

  何婕绫掉头就走。

  不说就算了!歹年冬厚捎人,问题是现在是夏天,离可怜兮兮没钱过冬的日子还很远,就不知她怎会这样倒相遇见一堆疯小人!现在唯有速速进人冷气房才能让她冷静。喷!走人、走人,赶快回家去,地球太可怕了!凉凉的声音自她身后飘来。

  “我是寒衍幸。每个字都很难念很难认的寒衍幸,婕绫。”我管你是什么玉!我还预演咧,演预……何婕绫跨大步远离的动作慢了下来,微壁着眉头在脑海中搜索一圈。

  “不幸?你是说那个小时候觉得名字很难写的鬼衍幸?”她倏地停步转身,瞪大眼朝这个高大的男人上上下下看了两圈。他刚才说了,不是只有难写,也很难认,他直到现在都还有换名字的冲动,在医院还被叫成“寒眼睛”……真是津津芦笋汁喝太多。

  “骗人!你怎么可能是那个矮子鬼衍幸?”

  “矮子鬼二二个字狠狠砍了他一刀,他咬牙深呼吸。他就是不想用这种方式唤起她的记忆,没想到……唉。

  原来分开的这些年来,她对他的身高发展是这样不抱希望,不过也许他该感到高兴,因为现在的状况超出她所想像,所以她才不相信。

  寒衍幸眉一挑,一副痞样,得意的应道:“我偏偏就是。”何婕绩看着他刻意昂高的下巴,受不了的翻翻白眼。“够了够了,我知道你很高了啦,只是……

  “你姓寒?哪个寒?寒冷的寒?这么酷的姓一点都不适合你!”这人只差没和主持界曲”ocalking拜把了,简直是吵死人的男人物种,言行举止离“寒”这个冷性质的姓氏差之千里,真是对不起他的列祖列宗。

  “有人姓白就很白的吗?还有,你不知道我姓寒?”难怪刚刚老板叫他寒警宫时,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厚,这女人会不会太健忘了一点?

  说到这问题就让何婕绫大笑。

  “呵呵呵,我以为你姓鬼……”她算善良了,当大家叫他矮子鬼衍幸时,她只简略的省掉矮子两字而叫他鬼衍幸,算是很顾及他小小的自尊心了,但想想他现在这种痞样,她还真后悔自己过去是在耍什么善良。

  “姓鬼?唉,也是啦……”他轻叹一声,“只有你没叫我矮子鬼。”

  这也是他对何婕绫一直保有深刻记忆的原因,这女孩嘴巴坏、脾气坏,但认识一久就知道她的心肠比棉花还软。

  说起那条充满回忆的巷子,小萝卜头追赶跑跳全都在那儿,这家的孩子有三个,那家的孩于有两个,不分你家我家统统玩在一块儿,简直就是古代版的蒙特梭利教学营,管他男的女的,各个年龄层都有,所以大的欺负小的,小的紧跟大的或当卒子的统统不缺。小孩子自成一格有趣的人生初期社群,天真、自然、实话实说,当时觉得被叫矮于这种残酷的事情,如今想来,却是人生中最坦白、单纯、无欺的一段日子。

  何家在那条巷子里算是个大家族,何婕绫是家族同一辈分中年纪最小的女生,至于她那些大堂哥、二堂哥、三堂哥……族繁不及备载,自家人加一加就可以组一支家族棒球队。

  他恰巧就是和她其中一个堂哥同班,加上和自己的亲哥哥年纪相差太大,平时在家中宛如独子,因此他几乎成了何家的兄弟。只是一和何家的男孩们排排站,便凸显出他的不同!!至少在身材这方面,他确实不符合何家高壮的口叩种,而且相形之下更矮小。

  所议别家的孩子开始叫他矮子鬼衍幸或者矮于幸,后来连何家大大小小也这么叫他,他整个是无力可回天。矮子幸叫久了,这绰号就如影随形跟着他,直到搬离那条巷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