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二十九


  “好啦,这样讲起来有些难听,算是惩罚你夜夜春宵,不然我怕你会遭天谴。总之你自己要小心。既然还不想当妈妈,再怎样也要保护一下自己,恩?”

  “喂,婕绫小姐,你都去过他家那么多次了,他家人咧?怎么都没听你提起过?”费巧神来一笔,突然跳跃式思考的问了个大问题。她……对呢,她没去过他家……何婕绫突地又傻一次。

  见她呆傻几秒后,本来已经松口气的死党们,同时闭上嘴慢慢停下动作,一会儿全都有默契地紧张起来。

  “你该不会还没去过他家吧?”“那你们在哪儿办事?”“你们不是邻居吗?他的家人你不是都见过?他们应该都知道你了吧?”

  “他怎么会没带你回家?都认识啊!”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她没想过的问题,在死党们连珠炮轰下,瞬间在她脑袋内乱成一团。“停!!”

  “那你姊知不知道?”

  “停……”

  “他都没说过吗?也没有任何想法吗?你有没有问?”

  “我说停……”

  “那你们都去哪办事啊?这样很花钱不是吗……”

  “我说停!你们听见没有?!”何婕绫势单力薄,最后只好大声取胜。

  果然,麻雀们一个个赶紧低头搅拌自己眼前的饮料,结果最后发间的那一个好像要承担一切似的,不由自主地喃喃自语,“厚,我就说了,和婕绫谈男人我就最倒楣,明明大家都有问,偏偏我最后一个问,就变成我的错似的……”

  见费巧委屈的模样,丁曦宁忍不住笑出来,也把紧张的气氛笑掉。

  “好啦好啦,今天不谈男人,也不谈警察先生了。来吧,看看我自己去买的钻,经济不景气,女人要更争气,呵呵,要男人干嘛?”她顺势引开话题。何婕绫对丁曦宁投以感激的一眼,小小松了一口气。原来谈恋爱真不是简单的事,只是……她和他是在谈恋爱吗?经过死党们一连串询问,她开始觉得,她该去问个明白。

  爱情可不可以问个明白?他们之间是爱情吧?是吧,是吧?她一向是不吃亏,不喜欢不清不楚,可是想了几遍之后,她不得不承认,在与痞子刑警算是交往的这几个月来,她应该是吃亏的。

  吃亏的不是在于他们上了床,毕竟他确实带给她很大的快乐,若从女权主义至上的角度来诊释,是谁上了谁还不一定说得分明。虽然她的观念不是这么先进,可是,她确实不可能在这方面要他负责任。

  她是个成熟女人了,这种事她自己会负责任,但爱情呢?他从来没提过或表示过,甚至没改变过用那副痞样对待她。他真的需要她吗?她对他是不可或缺的吗?她在他心中是什么地位?她一概不知。

  走出捷运,她信步走进热闹的街道上,炸鸡排的味道飘来,她看也不看那个老板娘。后来他怎么说的兮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很难接受他这种说法,明明他自己脾气火爆得全警局上下都得忍让他三分,却要她得饶人处且饶人?她思索不出个原因,突地身边响起一句痞痞的问候。

  “小姐,虽然冬天日头不大,但你这样白嫩嫩幼绵绵。要是晒伤了皮肤,影响我上床时的权益,那可怎么办?”

  当痞子男用这种方式出现,教她如何严肃地开口问他:“我在你心中是什么地位?”何婕绫不得不暗自摇头,她想,无论寒衍幸说出什么答案,她应该都不会相信他吧。

  “姑娘,你这样走在路上,就像一块嫩肉在路上闲晃,你自己可能没有发觉,可是我真的要尽点警察的义务,保护你的安全,小嫩肉,我们回家吧。”

  说说看,这种男人怎么会想到结婚这种问题?连叫他戴保险套可能都太过严肃了。她为何要爱上这种男人?不正经又不正常,这样的人一向不在她择友范围内,更别提是当“男友”了,可是她没有想到……她会觉得快乐,而且是非常快乐,他总是随意带给她快乐,他不像与她谈恋爱,比较像和她玩游戏,像小孩子一样,让她也回到不设防的幼年期。

  因为她是女人,所以考虑比较多吗?她走在他身边,微微抬头看他。那张俊脸上挺鼻深眼、线条分明,夜里的表现更是让女人折服,那么,该怎么办?“我们结婚吧。”她盯着他的侧脸,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清楚。街道上人声车声远远近近,世界转动得很顺利,痞子男霎时拐了一下脚步,侧过脸低下头,以看着外星人的眼光看她。

  “如果你是在试探我,那么你成功了,我被你吓到了。”

  何婕绫立刻知道他在回避,她勉强牵动嘴角笑,“有吓到就好。”

  说完,她继续走,脚步甚至已有超前他的趋势。寒衍幸脑内的警报器瞬间响起,知道这女人刚才是说真的。这个倔得要死、硬得像头牛的女人不会开那种玩笑,而他竟在关键时刻脑残的搞砸了一切!“喂喂,我说亲爱的你走太快了。”

  他伸手想拉住她的手臂,却被她轻轻巧巧的闪过,她的步子不疾不徐,没有一丝停止的打算。

  这女人是有练过吗?!“婕绫!”他强硬的扯住她,逼迫她停下脚步。

  “想吃什么?”她问得自然极了。

  “吃?”现在他若还吃得下他就是猪!但他该拿这女人怎么办?“你是说真的?”

  “是啊,吃饭时间到了。”

  “我是说你要我娶你这件事是真的对不对?”他总算认真了,非常非常认真,握住她纤细手臂的大掌几乎要盗出汗来。

  “假的。”她艰难的嗽下梗在喉头的紧窒感,将可能不小心泄漏的硬咽全数吞进肚子里。她役有要求他娶她,没有。

  见她转身又要走,他这才惊觉自己说错话。马的,歹徒拿枪抵在脑袋上他都没号迫么价旧!“不,婕绫,不是你要我娶你,我是说我要娶你,我要娶你,我们结婚吧。”

  “太晚了。”

  “太晚了?距离你刚刚提出来到现在不超过两分钟,哪里太晚了?!”他们也不过从路头走到路中间,是哪里晚了?天色吗?“距离我想嫁你的时间已经过了,过一秒就是过了。”

  她判他出局了。寒衍幸惊恐的解读出这个讯息,这跟那一次在咖啡馆里她突然变得不可亲近一样,她的敏感与聪明让她可以在分秒内察觉对方一瞬间的想法,然后放弃。他一样也不笨,当然可以在分秒内知道这女人的反应。

  “你在放弃我?”

  她不语。毕竟是他先放弃她,这讯息来得如此强烈。

  “那不重要了。”她总算捌言,有人建议不要随随便便开口问男人要不要结婚是真的。果然,她成为惨痛经验值之一。

  “很重要!”他慌了,“婕绫,婕绫你听我说,我确实还没准备好,但我一直在准备,而你刚刚真的吓到我了,我……我一直觉得求婚这件事还是该由我来,所以让我们回到十分钟前,我求你,求你让我向你求婚。”痞子寒衍幸只差没跪在地上求娘娘恩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