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二十七


  长期的警训让他一身是肌肉,无论是弧度漂亮的臀,或是力量似乎源源不绝的小腹……

  她缩了缩脚趾,脑内回荡着他刚刚在她身体内那种饱满的感受,他使力自如的劲腰,贴近她时万分柔软,稍稍远离时却酝酿着力量,为每一次再进人蓄满阳刚与强悍,似要将他满满的精神与气力全注人她体内,野蛮而坚持。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有那样的柔软可以包覆他的狂,他根本是头跋息的狼,好好诈却又总是用对力量,进与出都是那样的迷幻,让她失魂……

  何婕绫羞红了脸不敢再想下去,身子转过半圈,将脸悄悄埋进他厚实的胸膛里。

  他连心跳都坚定而饱含力量。

  “检查得还满意吗?”声音从她头顶传来,厚实的胸膛也低低震动。

  噢,不会吧……“你没睡!”她怎么可以让他发现她在看他?刚苏醒的他说话语气依旧痞性不改,只是增加了藏都藏不住的兴味盎然,她马上就听出来,同时也感受到了。

  她跨在他腰际的小腿还来不及收回,他已经一把握住她细细的脚踝,顺势一圈,让她的身体贴合他身侧,而那火热柔软的甜蜜就烫熨在他腰边。

  那是她的幽密空间,他几乎不需要动作,只是蛮横的握住她脚踩,身体语言便像毒药烧进她肌肤里。

  湿,热,喘息。吁出他要的吐息。

  她看不见他的手指,是羞得不敢抬头看他,不过却用全身细胞回应他刚中带柔的手指,让他深深地、深深地进人她的灵魂。

  下一秒他已经翻过身来,直接不客气地将蓄势待发的刚硬采人她准备好的灼热湿润中。

  他是筒中好手的狼,而她是初初造访情欲世界的羊,从一开始的羞叔到现在的不得不接受,他总是可以很快的唤醒她。

  感受到她的情动与反应,男人低低勃毅的嗓音贴近她耳边,欺负地问:“快就……”

  这么这样让人羞于回答的问题,在一片深暗蚀乱迷幻、只有他与她原始的碰撞时刻之际,成了催情的密码,他需要更加忍耐,而她却是急躁到几欲呼求他解除自己一身的热烫与酥麻。

  直到她拱起纤腰,他巨大的手掌撑住她的腰背,一进入便极速奔腾,他不怜香惜玉,她也不要他迟疑,他是原始的狼,啃蚀着她每一时肌肤,她知道,也纵容他横冲直撞,自己俨然也成了一头野兽,攀着他在草原上狂奔,以失速的节奏冲进深暗的漩涡里,无法言语、无法清醒。

  之后,她是在他的淡烟味道里醒来的,知道她对香烟敏感,他总是离开解瘾,但那一身的烟味夹杂着方才她与他混融的气息,成了一种迷幻药。

  “警察是不是会用迷幻药?”她才开口说话,他便将她揽进怀里,她连挣扎都没力,只能任由他将自己锁得紧紧的。“警察先生,我快没呼吸了。”

  他低低的笑。故意将下巴胡握在她细嫩的胸部摩擦,手指更没放过拨玩顶端粉粉的柔嫩。

  “痛……”

  没见过这么细皮嫩肉的女人,也没见过这么害羞却又跟得上来的女人,他惊叹于她如此自然而热情的反应,同时感动着。她是多少男人夜里的渴望,却傻得以为是他在下药,明明下药的是她,他几乎成了一见到她就想直接拉她上床的莽夫。

  所以他带她上汽车旅馆,急就章地总是一进门就将她扯到床上,有几次,几乎是直接在一进门的墙上就要了她,后来她再也不敢穿裙子与他见面。

  裙子,裙子里的柔软,他掀开裙子后长驱直入的野蛮……只要一想起他仍要暗吞一口气,努力控制住体内那头失控的野兽,命令自己安分点,这女人是初学者,而他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还痛吗?”寒衍幸揽紧她,大拇指依然放肆,口气却是难得的温柔。

  “你的胡碴别又闹上来就好。”她感受到他的温柔,也小小声的回答。

  像掉入了时间的黑洞,他与她停格在相互依偎的这一刻。“我指的不是这里。”他弹弹她胸前的柔软。

  她的脸一瞬间就烧红起来。他知道?他竟知道!“你怎么知道我会痛?”

  他悄悄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她整个人连脚趾头都烧到蜷曲了。

  见她粉颊红透,身体的温度熨烫着他,他伸手朝自己关心的伤处探去,“我真的弄痛你了?”

  她说不出话来,他的手指总带着令人幻惑的迷药,一路探进灵魂里让她喘息不已,细密的探进抚出,灼热的拨弄触碰,几乎烧伤了她。

  “别……”

  他翻身压着她,咬着她的耳朵,艰难的承认,“我没办法……”他按捺着他的勃发与跳动,也按捺着此刻就想再度进入她的冲动。

  透过房里微弱的光线,她看见他额前的汗,明明置身冷气房里,他们却可以烧出一身汗来,黏住彼此相贴的身身氏这男人用他的方式在爱她。

  她回镇以轻巧的一挺,让自己滑入他的阳刚里,他几乎是呻吟地瘫在她身上强忍动作,粗哑低吼,“让我出来……”

  空气是这样浓重绵密,她与他在世界的黑洞里,没有天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