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二十五


  泰山压顶的气势中夹杂男人的味,她不该在此时对味道这般敏锐的,但要命的是,他着火般强悍鲁男子的模样,竟在黑暗中让她更深刻的感受到!!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非常男人的男人。

  “没瞎眼的男人都会追我姊。”她倔强地将脸撇向另一边,从他手臂线条旁望出去,窗外明明还是光亮的世界啊,而他竞将她的世界盖得如黑夜一般。

  “我没瞎!也没追你姊!”他咬牙低狺,口气又急又气又沮丧。

  “没追我姊,那你这些日子跟进跟出、接接送送是什?!”

  “我同时也在接送你!马的,原来你才是瞎子!”他激动得顾不了其他,嘴巴一开一合,近得几乎要咬掉她的鼻子。

  “瞎你个头!你才是瞎子!我姊才是那个变态的目标,你接送我干什么……”

  “马的!我一定不只瞎了,我还疯了!”

  “警察都像你这样出口成脏吗?老师没教你刷牙!!”

  “老师没教我的是这个。”他插嘴堵住她的尖牙利齿。

  对,插嘴,就是插嘴,将她不饶人的粉唇,完全吞入他出口成脏的嘴里。

  很好,他就是痞子,只能用脏方法,可是老天爷很够意思,就是让他脏脏的男人嘴汲取她香香的口舌,还绝妙融合得让世界都消了音,销了魂。

  世界在瞬间暗了下去,暗在他如熊一般的胸怀里,密密实实的将她揉成碎片。

  这浓重的诱惑是欲望还是爱情的表达方式?

  她是一个初学者,为何一开始就给她上这种高阶课程?

  是什么?

  让她脚步失控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若是爱情,那么爱情是几时来报到的?

  为何会用这样的方式告知?

  可不可以慢一点?

  温柔一点?

  但爱情没有道理也难以安排,说来,就来了,夹杂着一股气味。那股气味扩散成一个幽暗的空间,回荡着她与他的吐息呻吟,他真的疯了。

  她也是。

  “然后呢……”丁曦宁瞠目结舌,没想到警察先生果然是一痞天下无难事,给他吻下去就对了!“你们该不会在正气凛然的警察局就办起事来了吧?”

  霍颖瑶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地问着,心中满是乱七八糟的念头,一再浮出被教坏的色情情节。厚,真要命,这要比那些没气质、没创意的人说要在猫缆内办事刺激多了!“原来他真的是要追你喔!”费巧属于求证派,要先确定警察先生爱的是何婕绫,不然每次都拿妹妹当靶来练射击,最后爱上的却是姊姊,若又来这种空包弹,那就太过分了。

  “哇!老邻居变情人耶!”

  “对呀对呀,还是孔武有力的警察耶,妈呀,如果护士是男人的、性幻想对象,那么帅气又莱鹜下驯的警官……”

  “他没有帅也没有莱鹜不驯好吗?”有的就是一身迈遢及吊儿郎当!何婕绫一脸绿,深深后悔为何要在咖啡厅里谈论这件事,她抚额懊悔道:“我干嘛在这种地方和你们这几只麻雀谈我的性事啊?”

  “性事?!”

  “是性事还是心事?!”

  噢……她真的错了,这儿只真的是鸟投胎。

  “他大不大、强不强、持不持久?”霍颖瑶和丁曦宁不假思索,问得直接。

  何婕绫一听眼珠子险些突出来,她压低了嗓门用气音警告道:“拜托!女人们!只有欧巴桑会这样谈论男人大不大好吗?我可是十八黄闺只能含羞带怯,你们可不可以小声一点!”

  “哎唷三八啦。这年头十八岁少女都会上电视讲久不久、硬不硬的间题了,我们可是经典熟女耶,谈这些又怎样!”霍颖瑶扁扁嘴,万分娇媚性感。

  “对啊,说啦说啦,男人若不持久可是会影响一辈子幸福耶,这点你一定要说清楚。”丁曦宁百分之两百同意霍颖瑶的话。拜托,男人谈论女人时不仅高分贝还加动作,谁规定女人就该暗暗的谈、悄悄的想呀?

  “我……我头痛……”老天,她真的是这几个女人的死党吗?她怎么不知道原来她们竟是这样……

  无一不论、无一不谈?

  “对了对了,有人说手臂寒毛浓密的话需求就多且强,怎样怎样,他手毛多不多?”费巧折衷建议,先以大众化路线切人。

  “我……”好巧不巧,这种惊险时刻,实木地板传来长发老板端饮料过来的脚步声,脚步声一停歇,大夥儿不由分说全往老板挖背背心下一大截黝黑结实的手臂望去。

  几秒钟的寂静过去。

  全部女人互看,不说话的脸上都挂着。

  结实黝黑的手臂上光溜溜一根寒毛也没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