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二十一


  小兵和何婕绫脸上都是黑线,何瑜绫则是边笑边起身,美丽容颜闪亮得直要扎瞎众人的眼。她得天独厚。背后还有得力谋士为她打点一切,真正是天时地利人和下的产物,可寒衍幸还是不习惯她现在的模样。

  “先送你上通告。再送你回家。二肘一个你指向明星,后一个你指着何婕绫,警官下完指令,摆明一切他说了算,大家都听得懂。

  何婕绫不依,率先发难,“喂,这里离我家近,你就不能先送我回家喔?天色已晚,早睡早起身体好。”切!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寒警官利眼狠狠一扫,“先送你姊上通告!”他要是放她一个人在家干脆就离职别干警察了!笨女人,刚刚说了那么多,她还是有听没有懂。

  他连看都懒得看她,率先走人。

  见寒衍幸说完转身就走,何婕绫简直想咬他,可是她老姊竟还挂着一脸笑,咯咯咯咯。她白眼一瞪,迁怒无辜又太快乐的美丽女人,冷声提醒,“形象!小女人。”

  呵呵呵呵,何瑜绫还是笑。

  时间是一种很玄的东西,有时停滞漫长得令人以为自己度不过这些烦躁到想杀死那个变态狂的日子,可是在同样的条件下,有时却因外力的介人而能够不烦不怕的速速飞过几个月。

  整个对抗变态跟踪狂的计画被寒替官嗤之以鼻的否决后,何婕绫变成一个要嘛不可出门、要嘛有家归不得的无自由行动能力者,更离谱的是,伟大的寒警官竟还担心她太无聊,积极替她开展事业另一春。

  被安排的人兴趣缺缺,坐在熟悉的咖啡馆中固定位子上,懒懒的伸长腿,“我说亲爱的寒替官,为何我要到你们警察局去开课啊?”她看着替官先生带来的课程表,上面满满一堆她连听都没听过的课程。

  唯一一堂她看得懂的营养课,就是他刚刚说要她去当老师的课程。

  有没有搞错啊?

  她一来没相关学历,二来没相关经历,这位警官是用什么名义与恶势力将她提报上去,还连师资都已印上她的名字?摆明了就是先斩后奏。

  “真好听,再叫一次。”

  何婕绫柳眉一皱,“叫什么?”

  “亲爱的。”寒衍幸吸吸口水,不避讳坦承自己的邪恶思想。何婕绫一掌将他越靠越近的头推开。这是第几次了?这不良刑警是怎样?

  明明跟老姊出双人对,天天接送老姊,却也天天缠着她。难怪前些日子有人出来爆料,说警察在值勤时包养小老婆,看这不良警宫一副闲闲没事干的样子,连她都觉得他根本是公时私用,还连警车都外借,她和老姊最近搭警车的次数比搭计程车还多。她将课程表一推,“没空。”

  “没空?”不良刑瞥抖抖嘴里的牙签,“就我近日的观察,小姐您是太闲了一“我闲也是因为你天天在我身边绕啊绕,让我哪里都去不了!”曦宁她们也说她最近都没出货,严重影响她们这一季的打扮分数。

  这男人就像背后灵一样,她简直要怀疑他在她和老姊身上装了卫星接收器,好掌握她俩的行踪,不然她怎么会天天都和这不良刑警“巧遇”,这也太奇怪了。

  “你哪会哪里都去不了,我随时等候您的差遣,还附送一路安全不误点的交通工具,公主。”

  真是只吃公粮的米虫!

  何婕绫灌掉最后一口焦糖玛奇朵,推开男人下断靠近的脸,这男人的眼睛也太……

  “先生,请间一下警察渎职要到哪儿报案啊?一男人笑兮兮的指着自己,“这儿、这儿,亲爱的,谁渎职了?”他顺势拉起她幼绵绵的小手握进自己手里。何婕绫一掌将他打贴在桌面上,“就是你!”说完挤出座位,迈开大步走开。寒衍幸看着佳人窈窕的背影,一脸温柔,哪知邻桌有人看不下去了。

  “组……组长,你这种表情真的很嗯心耶,我……我都要‘卡冷笋’了。”

  寒衍幸咬着牙签的嘴角微微一掀,“你再不跟上去,她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才真的是要‘卡冷笋’!”

  小菜鸟赶紧振翅起飞,跟上组长的美丽佳人。

  唉,组长这样滴水不漏的保护,偏偏人家就是不领情啊,还要他一只小菜鸟执行艰难的跟踪任务,虽然是爽到不用在夏日穿那一身硬邦邦的制服,可是到底要跟到几时啊?

  而且也没看见什么可疑分子,就不知组长右想什么,明明变态歹徒放话是说要袭击大明星姊姊,组长偏偏说重点是小美女妹妹,真是想破他一颗鸟头也弄不懂。

  何婕绫后来真的去开了课,原因是警局高层特别打电话来拜托她,说是最近有报导直指警察过度肥胖,民众担心警察身手变迟缓,间接影响人民安全,所以高层希望她能发挥首业教导警察如何吃得健康又营养。

  何婕绫推托不了,只能在答应后连连问候寒衍幸祖宗八代。他真是吃定了她,知道她可以拒绝他这种不良刑警,但绝对无法拒绝一本正经的长官,真是病子耍残招,气死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