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二十


  “我不是……”担心你姊。但这句话却无法完整的吐出,他不自觉的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

  映人眼帘的,是很久很久未曾见面的老邻居,虽然她将帽沿压得颇低,款款走来的身姿依旧那样自信、出色、特别。一时之间,他有些呆住:心中冒出的。

  是……女人真的是很神奇的动物,她原本只不过是一个长得很不错的老邻居不是吗?为何现在却俨然一尊不知从哪儿走出来的、与这个地方格格不人的假人?看见他发傻的样于,何婕绫在心中浅浅叹口气。唉,那天曦宁和颖瑶还一直追问她,这个最近频频出现的警察邻居到底要追谁。呵呵。她在心中苦笑了一下。

  答案很明显,不是吗?头低低的何瑜绫走至桌边后,何婕绫礼貌性的介绍道:“姊,寒衍幸。”

  说完,她就赶紧靠着墙。像他这样的追求者太多了,纵使她很努力的帮忙想让老姊对他有印象,但老姊要是不赏脸,将他祖宗八代全镶金带银的介绍完也没用。

  只是:心中浮现的那股淡淡失落是什么?这种情况不常见,真的不常见……

  结果,更不常见的情况在她面前活生生上演。

  何瑜绫定眼看了男人一会儿,忽然伸手拍向他肩膀,笑咪咪地喊:“死矮子鬼衍幸!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抓抓自己短短的发,“死鱼鳞,你就快坐下吧,还有不准叫我矮于,这样会害很多人自卑。”

  死矮子鬼衍幸?死鱼鳞?这两人会不会太热了一点?何婕绫有些傻眼,看看姊姊又看看身旁的男人。

  “厚,你看起来真的很雄壮威武耶,老兄,你吃铁练出来的啊?”

  寒衍幸一脸受不了的摇头,“你的形容词可不可以好听一点,小姐?听到雄壮威武这样的字眼,我只觉得很像古装剧里那些站在公堂两旁的二百五,还升堂咧!”

  “呵呵,以你这么现代的脸不能演古装啦,还二百五,你连一毛钱都没得领!”

  “好,我当你这话是赞美。来,坐下来,我有话问你。”

  “干嘛?”何瑜绫选了他对面的位子坐下,身子往前倾。“哇,这桌面怎么热热的?你们刚刚吃大餐喔?”

  你们!?何婕绫斜眼看了看旁边态度热络的仁兄,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和他会有什么关联,过去没发生,未来也不可能。她摇摇头,选择不说话的又栽进刚刚玩到一半的数独。

  “不错嘛,看来你还算挺有观察力和感应力。我问你,报纸上写你被跟踪是真的还是假的?”

  何瑜绫叹口气,翻了翻白眼。“别再问了,等一下我的宣传进来之后,你就知道这个新闻害惨我了,现在我简直比小学生还可伶,走到哪儿都要有保母,我一点私人空间都没了,拜托你就别问了,还是……你想问个清楚然后去把那个死变态抓起来?”她说到后头,眼睛突然一闪一闪亮了起来,深深觉得眼前的人物可以利用为何不利用,况且他是人民保母嘛,保护善良老百姓本来就是他应尽的职责。

  寒衍幸点点头,“我是已经叫同事在附近加强巡逻了。”

  “可是不只有这附近危险,我家离这儿还有段距离,而且那个人四处跟踪,像我等一不要去电台,他很可能就会跟去,我光想到就!!”

  “反正警察就在这儿,叫警车送你去不就安全了?”何婕绫闲闲地插了一句。

  “真的假的?你有空?”被逼到快要得恐慌症的何瑜绫紧紧抓住寒衍幸摆在桌上的手臂,寄予无限希望。

  何婕绫柳眉皱了皱,无法继续专心做数独。她有错过什么吗?为何老姊和这个下良警察会这么……不知该如何形容,至少在她的经验值里,老姊从没出现过这样的举动。

  “我是有空役错……”可是他心里挂念的是另一个白痴女人。“那就这么说定了!”

  提着几袋衣服的小兵刚好走到桌边,“什么事就这么说定?”他最怕这个小天后说定什么事,每次她说定什么就带给他一箩筐麻烦,他一定要问清楚。

  何瑜绫笑出甜甜的酒窝,“小兵,我跟你介绍,这是我小时候的邻居,现在是警察,他要送我去上通告。”

  原本快累瘫的小兵一听,两只眼睛瞬间发亮,眨巴眨巴地看向寒衍幸,“这位警官,您说的是真的吗?我们已经草木皆兵好几天,什么馒方法都试过了,今天还想用这种换装把戏,您若能帮个忙,那真是万万感激不尽啊!”与人马上相熟的他问也不问,就和警察大人热络地握起手来。

  “我觉得你只差没跪下来了,小兵。”何婕绫闲闲送上一句。反正是没心情玩数独了,她干脆贴靠在墙边看着。小兵暂停两秒,尖声怪叫,“小婕绫你在这儿!”他活像这才发现墙边的那个人形是真人,立即想起要问她的事,“我问你,那双鞋子怎么办?就是上次瑜绫穿去三棚那双,我们公司另一个艺人喜欢得不得了,硬是要我再去找一双来,你就帮帮我,别这样小心眼了,告诉我在哪儿买的,告诉我的话,我就直接帮你暖床……”

  说着,小兵大刺刺的越过寒衍幸贴到何捷续座位后头,整只手臂直接往前抱住她纤细的脖子,还嘟着嘴作势要亲她。“来。亲一个。”

  暖床?!亲一个?!寒衍幸眉眼一皱,往斜后方瞪住一手臂缠着他小女人的……

  妈的!这个什么兵的是男是女?是男人他现在就剁掉他的手!还亲她!“那是我自己限量加工的,没卖。”何婕绫很习惯小兵的举动。也不闪躲,就只是回答得无奈。

  “小婕绫,别这样伤害我的幼小心灵,你知道我手上的艺人个个刁钻难搞,其中啊,你姊少烦我一件事。就是因为你有双神奇小手啊!噢,小亲亲,你那双神奇小手几时可以为我服务一下?”为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服务……寒衍幸看了看何婕绫细白的双手,眼中不仅是冒烟,已经快要起火燃烧。

  “有空的话。”何婕绫回答得很敷衍。

  “小亲亲,小婕绫!你说定了喔,不可以黄!!”

  “可以走了吧!”寒警官突然大嗓门一吼,恶生生将小兵的甜言软语全打散贴在墙上。

  马的,这不男不女的家伙是在叫谁小亲亲、小婕绫?还什么神奇小手要替他服务个鬼!再叫下去他就把那颗猪头塞到垃圾桶里直接回收!在座其他三人全数安静停格。

  这警官真的没病码?说翻脸就翻睑。何婕绫扁扁嘴还投说话,何瑜绫已经狂笑出声,一点也不顾形象。

  “哈哈哈哈哈哈……”清清脆脆,她连声音都漂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