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十三


  她突然想到一个重点,“我懂了!也许是能在这儿摆摊的人都对你们打点过了,所以那些真正的老实生意人根本生存不下去对不对?然后就留下这些欺负人又役良心的商人对不对?对不对?”厚,这次真的扫到脆风尾了。

  他脸皮跳跳跳,嘴角有些扭曲,“就跟你说过了,女孩子真的不要太聪明比较好,刁启合惹来一身麻烦。”

  何婕绫咬牙瞪他一眼,“原来真的是这样,可耻!”

  “喂喂喂,你这眼神是把我一起骂下去嘱?我只是说有些小摊贩和警察确实是这样没错。没办法啊,如果我们去办小摊贩,有人会说普察大事不做只会找小老百姓麻烦,可是真的不办了,小摊贩又不相信我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每摊都抢着来送礼,叫我们这种老实公正的警察不知该如何是好,所以警察有警察的!!”

  “所以你们就收贿收得心安理得!还有,别老说你公正,我会想揍你。”

  “喂喂喂,我说亲爱的小婕绫,你二千子打翻一条船哆,这样我们干誉察的会没士气。别这样啦,我们虽不是很忠孝仁爱,但也不是罪大恶极啊!好啦别气啦,你一定饿了,想吃什么?"

  谁是他亲爱的小婕绫!可是她现在也发不出脾气,而且都走到十字路口了,这人还是跟着她,更无解的是她还在和他对话,唉。

  她深呼吸,将刚刚的岔气平息一下,想到今天早上老姊对这个将人剁出血来。

  “呵呵呵,我……我没这样说馒,我相信你、相信你!”他笑得很艰难。

  他说得根本不诚恳!何婕绫咬咬牙,“你没见过她这样说话对不对?”一定是这样,那个死肥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分明又是一个失败的商人,真想呼她两巴掌告诉她,现在赚大钱的商人早就不走这种路线了!“是没有,通常巴结外加送吃送喝的情形比较多……”他说得坦白又无辜。

  “那你就收呢!”再不屑他一次。

  “咦。人家很亲切对待,我们当然也很亲切回报啊,下收会被人家说要大牌你懂下懂?收了,他们才比较不怕我们,这样好办事。”

  什么鬼道理!何婕绫生气地一掌拍上他的制服,“你们这身装扮行头、大概只有我这种死老百姓下会怕,其他有求于你们或是走在法律边缘的人,大概一见到都会矮了好几截吧!”“你这样说很奇怪,我听起来就觉得……你似乎很讨厌普察。噢,你伤了我脆弱幼小的心灵。”

  何婕绫瞪他一眼,有话直说,“我是不喜欢警察。你忘了我以前曾和我妈在卫达女中后门卖干面?”

  寒衍幸一听就笑了,低沉好听的声音绕得她耳朵发热。“卖干面有这么好笑吗?”搞什么!

  寒衍幸摇头,“不,卖干面不好笑,好笑的是你和你姊一对姊妹花在女校后门卖东西,根本就是要把生意弄烂!厚,我光想就觉得这个策略不妥,若地点改到男校,保证何妈妈卖干面会卖到手软,连上电视都有可能,就像几年前的什么水果妹一样。但是,你们竟然在女校后门卖耶!你用脑袋想想看,女生通常都很讨厌美女,尤其你那个姊姊,根本就像是来对她们校花示威的,结果最后多半是我们学校的男生远道来捧场,呵呵呵呵,这根本是策略错误。”

  他光想起她们姊妹俩被那些女学生在背后骂得乱七八糟,就觉得好笑。

  男人笑得很欠揍,一点也没察觉同桌的女人已经快翻脸。

  “我听你在胡说八道,见鬼的策略错误!我们生意会烂是因为烂警察一天到晚故意找麻烦,每次生意正好时他就来驱赶,有时还让我们做一天得休好多天,是因为这样生意才拦的好不好!要不然我妈做的干面好吃得不得了,生意怎么会差?根本是烂警察的关系!谁教我们那时候不懂打通管道,不像刚刚那个老板娘聪明!”

  “可是你真的不知道,那些女校的学生看你们漂亮就说你们……”

  识时务者为俊杰,看她一双眼又要冒火,他将反对的意见全吞回肚子里,马上改口巴结,“是是是,一切都是烂警察的错,驱赶小摊贩不是大事,应该去抓贩毒才对。”

  何婕绫当然知道他在迎合她,但她不想再争了:心情太波荡实在不是好事。

  她暗暗深呼吸,慢慢调整气息。

  寒衍幸也知道小娇女被人惹得脾气不佳,他摸摸鼻子看看沉甸甸的袋子,“喂,小婕绫,你背这么一大袋,我提都嫌重了,你怎么提得动?是去采买什么吗?”

  见他努力转移话题,她的心情逐渐平静,浅吸几口焦糖咖啡,小小检讨一下自己刚才的尖锐,实在没必要把别人造成的怒气发在他身上。

  “你没必要乱转话题啦,我没生气了,也许你说的对,我妈生意不好是我和我姊的错,不,应该是我姊的错,因为她太漂亮了,和我无关。”

  她浅浅一笑,脸上线条也跟着回美。

  寒衍幸看着她干笑几声,“那现在脆风尾扫过了,等会儿该不会下豪雨吧?”

  ”就算下豪雨也该下在那个咸酥鸡摊上,而且迁怒是下成熟的行为,虽然我现在还在想,要怎样报复那个死老板娘。”“你真的一点也没改耶,打小就是这种有仇必报的个性。小姐,你没因此吃过亏或者遇到没办法报复的人事物吗?”

  他从小就知道别去惹这个小辣椒,可是小辣椒得以辣,也要有很多外在环境的配套措施。

  像他,成长的过程加上工作的关系,让他着透人间现实冷暖,而以目前这种现实环境,她居然可以一直辣咧咧地成长,丝毫没收敛脾性?

  “当然有。”

  何婕绫冷冷地看他州眼,“遇过,不过不想谈。”

  听见她这般回答,他又笑了起来。

  哎,她这样说之后,请问话题还能怎样继续?“笑什么?”

  他摇头认输,“你有投有觉得,如果改成是谈你袋子里的东西,我们会比较有话聊?”

  这女人若一向用这种态度和人交往或聊天,那么……她一定没什么朋友。

  这话听来,好像他很努力在找她聊天?

  何婕绫柳眉微微锁起。

  难不成为了把她老姊,他竟然这么卖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