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十一


  然后转向润饼卷老板,“老板,我要两卷润饼卷,不加红烧肉不加花生粉,但辣酱给我多一些,谢谢。”

  粗勇的老板极怕客人砸了自家招牌,极力劝阻道:“小姐,不加花生粉怎么会好吃?我们的花生粉可是特调的,吃过都说赞,你这样吃很难吃啦,不然我给你加少一点?”

  “不要!不行!不可以!”何婕绫阻止好心老板的冲动,决定快快走人比较妥当,省得老板一直要说服她。

  “拜托不要加,老板,我等一下来拿。”说完她立刻往隔壁的药妆店杀去,完全杜绝老板的游说。

  几分钟后,她已选好护手乳,回来拿了润饼卷再往罪恶的咸酥鸡摊准备结帐。

  “考板娘,我的鸡块好了吗?”她喜孜孜地问,好久没吃垃圾食物了。

  “好了,五十元。”

  五十元?看着老板娘递来一包容量超过她预期大小的鸡块,何婕绫眉头紧蹙。

  没错啦,以爱吃者来说只有嫌少不嫌多的道理,可是……她看了一下招牌上的价目表。

  “老板娘,一份不是三十吗?”

  老板娘瞄了她一眼,极其不耐地开口,“啊你是要大包的还是小包的?”

  又一个口气欠佳的……

  何婕绫不由得想起星期三商人包包摊,这老板娘和他真是同样同款。再说哪来的大包小包?

  明明价目表上就是一份三十,谁要她在那边自作聪明?!何婕绫当然感受到老板娘实实在在的不悦,可是自己嘴馋爱吃,活该看这死老板娘的嘴脸,她咬咬牙回答,“小包……给我小包就好。”

  “小包!”

  何婕绫觉得只差没听见老板娘从鼻子哼出声来,然后,就见老板娘嘴里不断地嘟嘟嚷嚷,将那包鸡块倒得只剩下三、四块。

  真的就只剩下三块或四块。

  二二十。

  何婕绫看着那包被倒掉一半以上的鸡块,吞吞口水深呼吸,此时真的不是鸡块多少、钱多少的问题了,她极慢极慢的问:“老板娘,这样三十元?”

  三十元高于五十元除以二吧?

  那也只要倒掉一半就够了,倒得剩三、四块然后算三十?她皱着眉,怎么想都觉得不舒服。

  “对啊!你不是要小包?”老板娘口气更不佳。忍住啊,何婕绫,闹事伤身又伤神。

  “好……那我不要了!”不吃总可以吧?何婕绫转身走人。真是过分的死八婆鸡块娘,回去家里上网,若不去这个学区的部落格将老板娘的恶形恶状。

  上网,就太对不起这个学区的学生了,还美其名为观光区耶,有这种败类老板,只会坏了这地区的良善风俗。

  哪知她步子都没走远,死老板娘竟呛声了。

  “哼,吃不起。”

  等、等等!刚刚那个死八婆说什么?吃不起?何婕绫整张脸白了一圈,忽然间心情大好。

  她转过身,一脚踩回原位,平静而稳当地站在咸酥鸡摊前,下巴抬高四十五度,两眼往下盯住老板娘,口气极慢地问:“你刚刚说什么?”

  老板娘大概不知道这年头年轻女孩平白被骂是会不爽的,见到她的反应后稍稍畏缩,只敢低头看着自家摊上的鸡块。“我……我没有说什么啊……”

  竖仔!

  何婕绫咬牙在心里暗骂。

  “有,你说吃、不、起!”怕老板娘听不清楚,她还特别加了重音。

  “我……”老板娘刚刚那副骄傲强硬的嘴脸统统收起来,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我哪有……”

  她若就这样让老板娘睁眼说瞎话,回来质间就没意义了。“你确定你没说?编子!有胆量说就要有胆量承认,背后骂人算什么?”

  情况不妙。

  一直站在摊子后面,安静地用黑油炸鸡块的老板见年轻女孩似乎不好惹,赶紧擦了擦手好言缓颊,“小姐,你太敏感了啦,她没有说这种话,没有啦。”

  “她就是有!”

  何婕绫直指低头不吭声的老板娘,“你是卖鸡块卖到有病吗?人家不愿意多买是因为吃这东西脏,偶尔吃吃算是解馋,但你做事也要凭标准,怎样,买三十元的人就活该让你坑啊?三块鸡块三十元你卖给鬼啊!”

  “我……”气弱的老板娘回不出话来。

  “难怪你一脸一身肥,统统卖不出去自己吃。”她说得极慢,但脸色肃杀,音量恰恰让过路人全听见。

  “婕绫,怎么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