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乐透彩 >


  在男生中算下矮的了,这个旧时邻居不是叫矮子鬼吗?“真的是路边摊买来之后加工的鞋,你干嘛不相信?你又不是没穿过。”

  何瑜绫极度痛恨时间如此紧迫,害得她必须和妹妹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沟通许多事,常常造成鸡同鸭讲。

  “我不是说我不相信这鞋于是路边摊,你的巧手我早已见识过了,我是说那矮子鬼怎么可能比何华高?啊,怎么这么好看……”

  宽鬼妹妹帮她搭配的加工凉鞋,既好穿又好看,她左看右看,总觉得看鞋子比看名片更有趣,随手将名片一放,拉起妹妹的手。

  “妹,我好想去逛街,呜,我也要去买鞋子和买衣服……”

  “他就是比何华高,至于好看不好看见仁见智,我不予置评。你看小兵有没有帮你排休,有空档我们就到日本去啊!”

  “在台湾就不能逛吗?我连高岛屋都没去过几次!”又来了!

  “好啦,小兵电话来了,你快点下去,若还是继续番个不停,那就找小兵陪你去逛,我说过,我绝不会和你一起上街。”

  她还想快快乐乐的在台湾生活哩,跟路边摊杀价多有趣,市场变化多好玩,她已经赔掉学业了,岂能再赔掉生活?

  “你就是怕我去告诉那个白皮造型师说你衣服怎么变来的对不对?他上次死都要间出我那件牛仔裤在哪里买的,我不会说啦,妹,呜……我们去逛街啦。”

  老姊说的是件彩绘牛仔裤,呵呵……

  那是路边一个卖山水画的阿怕变出来的神来之笔,她只不过是想办法把阿怕的画留下来而已,造型的干变万化啊……

  就是生活所到之处。

  什么造型师?她才不需要这些虚名。

  “你就别再刺激你那个快要自信心全毁的造型师了,很多事情是可遇不可求,去吧,有突然要找什么东西再打电话给我,我今天要去布市找东西。”

  “布市?你要做衣服给我?”何瑜绫大眼闪呀闪,此时若有男人瞧见这样的美眸早被电晕。

  何婕绫将老姊搁在她肩窝的头推开。

  “你当我是神啊,我几时会做衣服了!”

  “那你要去布市干嘛?我也想去,我们好久没去布市玩了,那边还有好多可爱的钮扣,我想把我上次去日本买的那件上衣的钮扣换掉,还有……”

  不能再让她番下去。

  何婕绫推推推推推,把耍赖的姊姊推出门。

  “拜喽,乖。”

  关门。

  安静。

  回客厅继续她自己的早晨时光。

  其实买布是因为老姊最近睡眠品质不好,她想在床边弄点薄纱垂挂下来,让老姊安安稳稳睡好觉才可以赚大钱。

  另外,网拍物品铺底的布要换,还要帮老姊买一件短裤,再找些布来做加工变化,因为老姊最近腿更美了,要秀一秀……

  何婕绫转身回客厅,将早餐稍做清理,再把刚刚为了保持老姊美丽肌肤而阻隔阳光的窗帘全拉开,一个清亮亮的早晨总算比较像样。

  她翻开报纸做些简单的功课,无论是娱乐新闻、时尚报导或者健康资讯,她都迅速吸收进脑袋,然后起身为自己找了一件简单不起眼又能吸汗的棉T,配上安全路线的五分宽口牛仔裤,活生生就是别人看一眼便会将之晾在一旁的模样。

  低调,就是她要的。

  再将一头飘飘长发扎个最丑的马尾高度,戴上方框眼镜,背上购物袋,她对今日的欧巴桑装扮还算满意,这样过目即忘才不会被店家认出来就是上次那个捡便宜又会杀价的小姐,很好。只有美女才有扮丑的权利。

  因为丑女就是丑女了,怎么装都只会变漂亮却没有变丑的条件,呵呵,阿Q的自满精神。

  踏出门,她迎接上班的开始。

  忙了大半天,只匆匆吞下一个润饼卷当午餐,在将近黄昏的时候,何婕绫总算回到自家附近。

  都黄昏时分了,阳光却还存着最后的烈度,照得她头昏眼花。在大台北跑了一圈,捷运转搭又转搭,直到提着满满一袋战利品回来,她这才惊觉,一个润饼卷的热量己经让她透支到快要昏倒。

  何婕绫站在润饼卷小摊和咸酥鸡小摊之间挣扎着,吃什么才好呢?

  几秒后,一滴汗再次从她额际滑下。

  哎,今天汗流不停耶,光是在外面定一天所消耗的卡路里,应该够她吃一大份垃圾食物解解馋了,那低卡的润饼卷就当晚餐。她探头朝咸酥鸡小贩喊了一声:“老板,给我一份鸡块,我等一下来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