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先拿着咖啡杯,到六楼开会。”他将一杯黑色液体交到她的手上。

  开会?现在不是早上八点半吗?她不是早到半小时吗?

  “我……”我不干了,可以吗?

  严恺之没空听她把话说完,直接下命令,“你的问题等一下再说,今天场外新柜的协力厂商会来,我的助理一大早还在泰国机场,来不及赶回来,你暂时充当我的助理,记录会议内容……你会吧?”

  他腿长,轻轻松松走过电梯口,朝着楼梯间前进。

  虽然是一小段路,但是霍颖瑶跟得有点吃力,怒瞪着男人的背影。

  自从那天被他妈妈骂了之后,她就立誓这辈子天天都要穿高跟鞋,他不知道穿上高跟鞋就走不快吗?没发现他走一步,她要跨两步吗?

  她走得摇摇晃晃,尽量不让咖啡洒出来,“贵公司……没有职务代理人吗?”

  不对,她更想问的是,贵公司不是有一种机器叫电梯吗?为何他要弃电梯不搭,而飞快的走下楼梯?她好想尖叫啊!

  严恺之暂停脚步,回头看着她,好像她问了一个鬼问题。

  她总算瞧见他的庐山真面目了,虽然只有半张脸。

  “本公司没有冗员。”他意有所指的说,从她手中拿回咖啡杯,然后继续下楼。

  冗员?这男人在暗示她是冗员,是吧?是吧!很好,这完全激发她骨子里的挑战细胞,再也管不住自己想反驳的嘴巴。

  “那证明贵公司在危机处理上一定会有死角,像现在。”她边说边看着脚下的楼梯,毕竟穿高跟鞋摔死不是一则值得夸耀的新闻。

  严恺之斜睇了身后的女人一眼,口气严肃冷冽的说:“我只是顺便让你过来看一下公司的部分状况,不然卖场里的工读生也可以来当记录人员,这并不代表少了一个小小螺丝钉,我的小庙就会倒塌,你所谓的危机处理,在我的公司根本不存在,更何况小公司没有那么严重的问题。”

  所有的问题,他和宥恕都可以互相支持,替代扛下。

  言下之意就是她想太多了,那……那就放她去选她想要的工作啊,干嘛拉着她去开什么会?

  “那就叫工读生去啊!”她咬牙顶嘴,直想将他的背部瞪出一个洞。

  严恺之没再多说什么,任由她跟在他身后碎碎念,穿过一间大办公室,接着推开会议室的门。

  “抱歉,来晚了。”他用大家都听得到的音量控制住现场有些纷杂的气氛。

  “不会、不会,我们也刚到。”

  厂商代表们纷纷起立。

  “请坐,我们只剩最后商榷,今天就将合约签定。”严恺之边说边走过人群,在前方的座位落坐。

  霍颖瑶得到他的示意,拉了张椅子在他身旁坐下。

  她看见每个人面前的会议桌上都有一份资料和一杯茶水,不是塑料密封的杯水,而是货真价实的杯子,不禁稍稍感动。明明是一间不错的公司,为何老板如此猪头?

  身旁的男人认真提问,也认真回答厂商的问题,手上翻阅的是一本几乎要烂掉的会议纪录本,他……明明很需要一个秘书,是在省什么?

  这时,他将会议纪录本推到她的面前,直接翻开到空白页,手指点了一下,“从这里开始记录。”

  虽然对她而言,做会议纪录只是举手之劳,可是……他会不会太信任她了?

  她不过第一天上班,看也知道,这陈旧的会议纪录本一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还是老板自己记录,这……他很讨厌耶!这样教她怎么好意思推开会议纪录本,大叫老娘不干了?

  “所以试卖期间还申请不到发票?”严恺之眉头深锁,似乎对于这样的小事也无法办妥感到不高兴。

  被点名的厂商老板娘低垂着头,娇嫩的嗓音里隐含着委屈,“不好意思,我们花店已经尽力了,不过一定可以在正式贩卖前让消费者拿着单据来补领发票,严先生,我跟你保证。”

  霍颖瑶抬起头,看她一眼。嗯……花店啊,不就是费巧一直想进驻的单位?原来是被这个可爱的小女人抢走了,她也是五五拆帐?

  她偷瞄身旁的男人。好想往前翻,看看前面记录了什么,呵呵呵……

  “好,这部分一定要处理好。”严恺之语气坚定,公事公办。

  霍颖瑶暗暗咬牙,改天叫费巧也来用娇滴滴的声音跟他说几句话。

  “那么装修部分还有没有问题?我希望一个星期之内施工单位全部撤离,各位厂商若还有要修改的部分,一定要尽快跟工务部沟通,工务部的约聘人员再一个星期就撤离,到时候不要说你们,连我都可能找不到工班人员。”严恺之的手指往会议纪录本上一指,提醒她,“会不会记录?”

  她瞪他一眼,管他三七二十一,振笔疾书,秀丽的字迹接在男人龙飞凤舞的笔迹后面,嘟囔道:“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手写会议纪录!”

  严恺之懒得理会她,“六月十二日是最后一天,十三日进场,各位还有没有问题?”

  厂商代表们交头接耳,半晌,说话声此起彼落。

  “严先生,地板上我们要贴公司标帜……”

  “严先生,关于传单,我们对于封面的位置……”

  “严先生,冷气的问题,我们上次讨论过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