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刚好她很不想让人随随便便的打发,姓严的死男人!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她也不再出声,直想吹口哨。

  再说啊,刚刚他不是说得很高兴?

  “严先生,你何时方便?”

  严恺之依旧无言以对。

  霍颖瑶站在巨型建筑物前,抬头看到脖子酸痛。

  哼哼,这样的公司是小庙?

  她的确从来没去过名字这么难听又登不上台面的超市,但是至少知道二十间连锁事业也不会是间太小的庙,只是,有必要这么大吗?

  原来卖葱、卖蒜、卖尿布、卖吃喝拉撒睡等东西,可以赚到这么多钱,那老总还卖什么书啊?这里可是新兴的科学园区,卖间厕所比他卖书赚得快多了。

  有这么会赚钱的儿子,却不愿付她区区几毛遣散费?真是太过小气了。

  本来她也没要遣散费的意思,毕竟那天是她自己说要离职,只是公司所有的同事情义相挺,为她出口气,要她绝不能便宜了老总。

  对于同事们的帮忙,她虽不抱希望,但是心存感谢,哪知老总会如此猪头,完全不顾念情面,于是她的态度也变得强硬。

  可是,为何后来会变成她站在这里抬头看太阳?

  她刻意提早半个小时到,站在一楼看着楼层介绍,陆续有人在她身后进进出出,看来这是个热闹有精神的公司,她喜欢这样的气氛。

  大家随兴聊天说笑,衣着轻松简便,每个人都互相认识,且亲切和善。

  这是一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一楼到四楼是卖场,六楼以上是办公室,所以超市的一楼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他在电话里问她要担任什么职务的时候,她说什么?

  那时她说随便,现在却很想敲昏自己或拔腿逃跑。

  站在这儿,霍颖瑶越发觉得自己太随便了。

  她一介小小文编,要在这间热闹的超市里干什么?争取员工福利?

  不好笑,她连薪水多少都不知道。

  那天她在电话里故意质问那个男人愿意给多少薪水,他说细节等见面后再谈。

  现在她不确定自己要不要去和那个人谈细节,拥有这样一间公司以及那样的老爸老妈,他绝不会是善良角色……

  厚,她是不是太冲动了?

  楼层介绍版上没有九楼,她知道继续站下去,警卫就要来询问了,所以随着人群进入电梯,看着大家按下楼层按钮,没人要到九楼,她只好伸出手,按下九这个按钮。

  按钮亮起的那一刻,她觉得电梯里的每个人都看了她一眼。

  是她神经过敏?还是太草木皆兵?

  随着电梯往上升,人群逐渐散去,最后剩下她一人。

  九楼到了,电梯门打开,霍颖瑶才踏出一步,便高度怀疑这楼层是超市的仓库,因为触目所及,全是堆得比人高的纸箱。

  再走进去一点点,左边有间两坪左右的会客室,桌上摆满了东西,有木椅、抱枕、马桶刷、塑料柜、瓶瓶罐罐,以及四处散落的纸张。

  这……是要派她到边疆放羊?

  那也得有人教她如何牧羊啊,人咧?

  她环顾四周,小声的说:“哈啰?”

  眼前只有一条看起来像是通往后方的狭窄走廊,学校社团都比这儿干净整齐,她慢慢的往前走,一不小心撞到两旁的纸箱,纸箱摇摇欲坠,她赶紧伸手扶正,顺道推开一把歪倒的木梯子。

  “Shit……”她的小腿被纸箱边缘刮伤。

  她后悔了,知道自己真的不适合在超市工作,不应该在名惠义愤填膺的愤慨下,就撂狠话说要直捣黄龙,他如果摆烂,要她清理这间仓库呢?

  好,算她没种,当做没来,立刻转身,准备大步离开。

  “喂。”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自她的背后响起,夹杂着急促的脚步声。

  刹那间,霍颖瑶这才想到,自己的确没见过那个人的脸,只听过他的声音。

  她正想要回头好好的看看来人,他已经经过她的身边。

  “借过一下,不然,我看你还是先跟来好了。”

  说完,严恺之走向电梯。

  又是背影!这样是在搞神秘吗?她总是瞧不见他的真面目,虽然他高了一点,但也别当她这一层的空气太差,弯下腰,让她看一下是会死喔?

  她小跑步跟上他,“去……去哪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