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四十六


  灯光美,气氛佳,晚饭后,严恺之端着蛋糕走出来。

  “yoyo,你可以许三个愿望,小天使会帮你完成。”

  “什么愿望都可以吗?”小又又的声音又稚嫩又好听。

  “对。”他点头如捣蒜。

  “许三个吗?”

  “对。”严恺之点头。别说三个,三十个都没问题,他一定会帮儿子完成。

  “第一个愿望……我希望隔壁阿姨家的小梅不要那么凶。”

  “这好解决。第二个愿望呢?”

  “第二个愿望……我要吃蛋糕。”小又又嘴巴微嘟,只想吃蛋糕。

  “蛋糕等一下就可以吃了。”怎么都没有老爸可以尽力的地方?严恺之很失落。

  小又又看看老爸,再看看老妈,轻轻叹了口气。

  “第三个愿望……我希望爸爸和妈妈结婚。妈,可以吃蛋糕了吗?”他没什么耐性,只挂念着蛋糕。

  “yoyo好棒!”严恺之抱起小又又,又亲又咬,只差没把他当成蛋糕,一口吞进肚子里。

  “妈……我要换愿望啦!我的愿望是大家不要亲我。”

  来不及了,每个人都很爱亲他那小小脸颊,尤其是他那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爸爸。

  霍颖瑶帮儿子把蛋糕切好,要严恺之放他下来吃蛋糕。

  “你教他的?”她瞪着他。

  “没有,我没有喔!”严恺之赶紧澄清。

  她扁了扁嘴,像是作下决定,“那……找一天去公证结婚吧!”

  他先是愣住,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我……我去洗手间一下。”边走边吸鼻子,还差点踢到地上的玩具。

  “妈,爸爸在哭吗?”小又又嘴里塞满蛋糕,好奇的问。

  “嗯。”

  “因为我们骗他,所以他才哭吗?”小又又心中很不舍。

  “不是。”

  “我真的不用告诉他,‘我希望爸爸和妈妈结婚’这句话是你教我讲的吗?”

  霍颖瑶吃了口蛋糕,摸摸孩子的头,“不用,你快吃。”

  蛋糕甜甜的,她等着他擦干眼泪后,再让他哭一次。

  半晌,严恺之走出洗手间,声音已经恢复正常,“蛋糕好吃吗?”爱面子的男人脸颊红红的,顾左右而言他。

  霍颖瑶点头,故意盯着他的眼睛,“嗯,我每次怀孕都爱吃甜的。”再挖一口蛋糕,“你吃不吃?不吃的话,我吃掉?!”

  他好不容易平复的喘息声再度响起,下一秒,抱住寿星,挡住自己湿润的眼睛,“呜呜yoyo,你妈欺负我……”

  小又又翻白眼,拍拍老爸的肩膀,“好啦,乖。”

  严恺之又哭了一会儿,探出头,“颖瑶,谁教这孩子的?”

  “他舅舅。”

  那个智商高到吓人的舅舅,唉,孩子还没到他的手上,目前只能任人摆布,难怪他的婚姻计谋比不上小子的一句话。

  “老婆,这小鬼是不是太精了?”

  “是。”不知谁教的?

  “他舅舅有带他去做智力测验吗?”

  “没有,我哥说,一辈子都别让yoyo做智力测验。”

  那就是很严重了……

  这是好还是不好呢?目前没有答案。

  不过他万分知足,事业上拚不过法式零售集团,但甜美的家庭远景可比家乐福还幸福。

  有子万事足。

  有妻家乐福。

  更何况他的妻子还是聪明的狐狸精呢!

  那种幸福真是人间仅有,呵呵呵呵……

  尾声

  台北下午的街头,有个天使般面容的女人正咬牙切齿的讲电话,而且越吼越大声。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你刚刚去公证结婚了?!”费巧大叫,“意思就是没有结婚会场要我筹备就对了。你们三个统统这样来着,是不是?完全忘记我是花艺师就对了!”

  刚走出公证处的霍颖瑶将手机拿得远远的,对着严恺之吐舌头。

  “恺之说,为了赔罪,未来一年的场地费用以七折算。”

  “七折?!你知不知道他收我多少场地费?你家那个铁公鸡!”虽然让她的花店进驻“有有鱼”,但是场地费超高,简直是吸血鬼。

  “不然六折好了。”霍颖瑶大放送。

  严恺之一听,立刻瞪大眼。

  她瞪回去。

  “真的?”费巧笑咪咪,怒气瞬间消失。

  “真的。”霍颖瑶保证。这些年来,多亏死党们的帮忙,不然她真不知道要如何度过这些风风雨雨。

  “成交。”费巧笑说,心情就像今天的天空一样美丽。

  “改天约吃饭。”好久没见面了,大家各分东西,也都忙着育儿,霍颖瑶很想念喝咖啡的日子。

  “你打电话给婕绫、曦宁了没?”

  “待会儿打。”

  “恭喜啦!替我向你家那个过动老板说恭喜,照你这种做生意的方法,那个铁公鸡等一下一定会吐血。”费巧很乐。

  霍颖瑶也很乐,谁教他曾经让她得靠这票姊妹生活呢!赔这么一点,应该的。

  “就当做结婚大放送吧!”她乐得出卖老公。

  “哈哈……那就谢谢啦。”

  等她挂断电话,严恺之伸手搂住她,扁了扁嘴,“铁公鸡三个字喊那么大声,我都听见了。”

  “不服气啊!你和宥恕背地里叫我狐狸精几年了?”

  哇,她连这个都知道?

  “是是是,请,要赔多少都可以。”反正他被她吃定了。

  他是认命的铁公鸡,她是不认命的狐狸精,铁公鸡一路被吭,连发出呼救的机会都没有,还不要命的直接献上脖子。

  狐狸与小羊的故事,现在换成新版本,狐狸精与铁公鸡,不过新旧版本都逃不过被狐狸吃掉的命运。

  可是,被吃干抹净的感觉真是好极了。

  他牵着小狐狸的小手,走在台北街头,看着微风吹动她柔柔的发丝,心情满足得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是小羊还是铁公鸡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