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四十三


  没想到老妈对颖瑶的成见竟然如此深,他摇头,沉声问道:“妈,未婚生子的女人叫狐狸精,那让女人未婚生子的男人叫什么?”

  一想到颖瑶国中时期被人这样叫骂,与他交往后还被自己的母亲胡乱编派,严恺之心疼不已。她是怎么走过来的?

  游幸子先是愣住,随即气呼呼的骂道:“我管你叫什么!反正你爱怎样就怎样,我还是要把孙子要到手!”

  “妈,不可能。”他厉声警告。

  “呜……儿子有了女人就不要娘,我就说嘛,那不是狐狸精是什么?!”游幸子马上改变战略。

  严恺之再也不想吃老妈这一套了,起身走人,不管老妈在身后又哭又叫。

  把老妈气昏、第一次忤逆老妈,这一点都不可取,可是人老了就这么不愿意认错吗?晚辈永远要忍气吞声吗?

  他是几时喜欢上颖瑶的?应该是在第一次见面,她对着老妈大吼,当时他就有些欣赏她了。

  后来呢?

  他对她的喜欢只有增加,没有减少。

  他在心里也叫她小狐狸,那是他和她的甜言蜜语,因为她紧紧牵绊着他的心。

  可是她不原谅他了,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像个不会说话的娃娃,只有在老妈进病房抱孩子时,她会翻身就睡,其它时候,她完全不流露出情绪。

  夜里,他窝在病床边,聆听她细细的呼吸声,总算安心入眠。

  几天下来,狼狈的脸色逐渐消失,他回复人样。

  霍颖瑶忍了几天,终于在第四天下午病房里没有其它人时开口。

  “你不用上班吗?”这个工作狂把公司卖了吗?

  “我妈这样对你,为何不说?”

  “你把公司丢给宥恕,他会累死。”

  “你是气我,还是气我妈?”

  “你回公司去。”

  他们两人鸡同鸭讲,床上的人又叫又骂,床边的人却老神在在,下一秒,小宝宝狂哭,他们连好好的吵一架都没时间。

  “儿子饿了。”严恺之抱起儿子,放进她的怀里。

  霍颖瑶看着越来越像他的小脸,父子两人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可是怎么一个这么可爱,一个这么讨人厌?

  “我要喂奶了。”她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我知道。”他这么回答,却一动也不动。他很想她,极度羡慕小子有奶喝。

  她深呼吸,看着他,极力不动怒。她很了解他,知道他的想法与思维,也知道若是他不想走,不管她如何威胁利诱,他都不会离开。

  小宝宝已经饿到哀哀呜咽,她放弃与他争执,掀开衣服喂奶。

  趁着她无暇管他,严恺之耍赖的躺在床上,上半身蜷在她的脚边,下半身悬在床外,闭目养神。

  霍颖瑶知道他一定累坏了,依她的推测,他一定是利用她睡觉的时候回公司,然后白天再赶回医院照顾她。

  他是一个孝顺的儿子,若是他愿意,她知道他一定会是个好丈夫、好爸爸,只是,他愿意吗?他真的愿意了吗?愿意成为一个丈夫、一个爸爸了吗?

  她空出一只手,轻抚他的头发,竟和小宝宝的头发一样细致柔软。

  严恺之抓住她的手,贴在脸侧,自己的手掌则压在她的手上,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也没缩回手,直到费巧开门进来。

  “喂,颖瑶,楼下街口的药局正在尿布大甩卖,我买了十包,等一下全部载回大房子,你还有没有要买什……”她因为眼前的画面而顿住。

  下一秒,严恺之跳起来,霍颖瑶缩回手,小宝宝被吓到,放声大哭。

  她打扰了人家的天伦之乐吗?

  费巧神情不悦,瞪着轻声安抚小宝宝的新手妈妈。

  臭颖瑶,你给我争气一点,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倒戈,偎进男人的怀里,好歹也要先挫挫那个死老太婆的锐气,再答应嫁人!

  霍颖瑶当然没嫁。

  不过小宝宝姓了严,叫又勋,一岁多已经会翻跟斗,不到两岁便会自己擤鼻涕,聪明又伶俐,时常让他爸爸英雄无用武之地。

  “yoyo,你说妈、妈、结、婚。”严恺之要训练小子说服他娘早早嫁给他。

  “结、分。”小又又拍拍手,夸奖自己,“好棒。”

  严恺之一点也不捧场,扁了扁嘴,“哪里棒?”

  “结分好棒!”小又又很高兴,再次拍手。

  严恺之无力,丢下儿子,走进厨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