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三十九


  “我不知道。”严汉勋耸肩。虽然觉得儿子很可怜,可是他真的不知道。

  “你不是在书展遇见她?”严恺之泄气的坐在地板上,脸色铁青得很难看。

  “可是她的识别证又没有写她是哪家公司的员工。”严汉勋总算察觉到事情非同小可,“儿啊,你找她找得这么急,是怎样?她卷款潜逃?”

  “不是。”严恺之无力的叹口气,起身准备走人。

  严汉勋赶紧追上他,“喂,你要去哪?才刚来,陪我聊聊天嘛!”

  “去世贸。”他很坚持,只要有她的线索,就算是海里,他都毫不考虑的前往。

  “现在去世贸?儿子,你要不要去看医生?”看来儿子病得不轻。

  男儿有泪不轻弹,严恺之抬头看着天空,忍住抓狂咆哮的冲动。他面临事业最低潮时,也不曾这么无助,可是他现在真的好想仰天长啸。

  发现孩子神色异常,严汉勋赶紧安抚道:“好啦,你先回房间睡觉,现在这么晚,去世贸找谁?明天一早我陪你去书展会场,一间一间的找,好不好?”

  他好想摸摸儿子的头,说爸爸疼,可是这么做,应该会被儿子一拳打到墙上吧!

  “好,明天一早就去。”严恺之颓丧的倒在沙发上,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严汉勋足足看了十分钟,一直很不安稳的儿子总算睡着,他一身老骨头也快散了,回房拿毯子,盖在儿子的身上。

  这个儿子啊,今天实在不像个人,可是也……像极了人。

  儿子是哪里变了呢?

  一早应该多早?

  严恺之习惯的应该是七点钟。

  可是不知道是因为回家,所以一夜好眠,还是因为已经知道霍颖瑶在哪儿,所以睡得比较沉,当他醒来,发现屋里的光线与屋外的声音都不是熟悉的时间点时,竟然像个上学从未迟到的乖学生,抓狂得想哭。

  这时,严汉勋开门回来,手上拎着早餐,看见情绪正处于激愤状态的儿子,关心的开口,“你醒啦!那等你……”

  “啊!你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现在是什么狗屁一大早?!”严恺之忍无可忍,失控的嘶吼,起身就要往外奔去。

  “喂,你干嘛这么大声?”严汉勋也开始冒火,“你一大早是在发什么神经?”

  现在还叫早?

  “我要去世贸。”

  “现在才九点,你去世贸干嘛?”

  “我说的一早是七点!现在都九点多了!”他和父亲的观念差之千里。

  严汉勋动怒的拍了下桌子,“我堂堂一个出版社老板,你叫我早上九点去,搬书吗?九点就是我的一大早,而且还太早了,你现在给我坐下来吃早餐!”

  严恺之咬了咬牙,认命的在餐桌旁坐下。

  等严汉勋细嚼慢咽,吃完早餐,甘愿出门后,再慢吞吞的开车来到书展会场,已是闹烘烘的十点过一刻。

  嗣烘烘事小,两百多个摊位事大。

  意思就是他要一间间的问,问两百多次。

  请问贵公司有位美女编辑霍颖瑶吗?请问贵公司有位美女编辑霍颖瑶吗?

  严恺之牙一咬。那也没问题,只要能找到她。

  抛下身为出版社老板的老爸,他一介连锁超市王子走进不相干的领域,展开寻人任务。

  “先生,结帐吗?”收银台A小姐尽管很忙,看见他靠近,还是谨慎的问。

  严恺之露出笑容,“不是,我想请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一个员工叫霍……”

  A小姐不等他说完,冷冷的挥手,“没有,谢谢,下一个。小姐,要结帐吗?”

  该死!他连名字都还没说完。

  咬咬牙,他继续往前走。

  和蔼可亲的B小姐边发赠品边说:“先生,请看一下我们的新产品。”

  严恺之感觉好温暖。瞧,还是有文化人嘛,礼貌、和气,还送小赠品。

  “小姐,请问你们有一位员工叫霍颖瑶吗?”

  “没有。”B小姐想都不想便回答,转身继续发送赠品和传单,“来来来,新产品喔,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念英文……”

  可恶!英文杂志不算文化业,原谅你!

  严恺之大步前进,来到另一个摊位的柜台前。

  “先生,我们这里没有寄卖,也不接受推销。”C小姐以为他是业务人员,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好意思,我是想请问,贵公司有没有员工叫霍颖瑶?”严恺之亲切的笑问。

  “没有,谢谢。”C小姐才不管他要找谁,一律说没有。

  “先生,没事让让,让让。”一旁的工作人员嚷嚷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