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三十五


  “现在开始投票,我赞成拿掉小孩。”费巧率先表态。

  最爱孩子的丁曦宁左右为难,最后也投赞成票,不然面对这种婆婆,真的会吃不完兜着走。

  何婕绫暂不表示,要等霍颖瑶出来。若是她们表决,颖瑶就听话的话,早八百年前她便和严恺之分手了,岂会拖到现在?

  霍颖瑶吐得很彻底,泪眼汪汪的走出厕所,摇摇晃晃的来到桌边,急着表明心意,“我要生下孩子。”

  何婕绫接收到她的求救讯息,心疼的点点头,“那就放心的生,孩子是我们四个人的,我未来要办学校,小孩的学费不是问题,所有的生活费我叫寒衍聿一手包办,你们谁都别和他抢。”

  “不是赌气?”费巧怕极了赌气的孕妇,这样对孩子很不公平。

  “不是。”霍颖瑶摇头,应该说是认命,过一阵子她要回老家叫妈去拜那个算命仙为神,他都说中了,却没能更改她的命运,既然这样,那就留下孩子,至少是他的孩子。

  “接下来要如何安排?还回恺子的公司上班吗?喂,你看,我们都恺子、恺子的叫,一副跟他很熟的样子,事实上,我们都没见过你那位严大先生。”费巧越说越生气,只是看到好友红通通的眼睛,也只能长叹一口气。

  “我猜他妈不会把今天的事告诉他,所以我打算继续上班,把公司的事情交代清楚再走。”明明情况非常乱,霍颖瑶的心情却异常清明。

  原来情况一直是这样,这段日子以来,他根本没去抗争,也没去处理,大家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日子,也许就像费巧所说的,等他妈死了才娶她吗?

  她死心了,不等了。

  “以你的工作量,要交代清楚,大概得花三个月的时间。”费巧太清楚“有有鱼”的工作量,这拥有高额营收的公司竟然只有三个核心决策者,该说是公司制度太好,抑或严恺之是个铁公鸡?

  “那就三个月后再走,他忙成这样,大概也不会注意到我怀孕。”他说了好几次要和她这些死党见面,却是一次面也没见过,时间一久,她也放弃让他认识好友们的期望。

  “所以你不打算将怀孕的事告诉他?”丁曦宁噘着嘴,觉得很不妥。

  “告诉他,情况会改变吗?我并不是要一纸婚约,只是想试试看会不会走到那个阶段,看来,是不会。”霍颖瑶挤出比哭还难看的苦笑。

  “这期间他若是找你上床呢?不可能避的啊!”丁曦宁很务实,担心颖瑶在现阶段不能做太激烈的运动。

  “那就上床啊!不过也要看他有没有空,看来恐怕是没有。”霍颖瑶无奈的笑说。

  看着她那抹笑容,好友们不禁心惊胆跳。

  霍颖瑶心想,既然面相决定命运,那么她认命了,不再争取不属于自己的人生。

  霍颖瑶将一年前没卖出去的帆布袋从仓库里搬出来,没想到连那个写着“装进满满的爱给另一半”的吊牌都还在,她看着自己当时小小的心思,现在却觉得很讽刺。

  她计划找费巧那口子在帆布袋上画图,看那个长发鬼可以变出什么新花样!

  明明有千百件比出清囤货更重要的事,她却将精神花在这些微不足道的帆布袋上,想在离开前处理掉它们。

  严恺之找遍卖场,都找不到她,最后只好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她。

  “你在哪?”

  “我在仓库,我要把袋子运去朋友那里,请他画图,下午不在公司。”是为母则强吗?她的口气竟然一点波动也没有。

  “袋子?什么袋子?”

  “就我从大陆订购的那批帆布袋。”果然,他一点记忆也没有。

  严恺之眉头紧锁,“你就把那些袋子丢了吧!劳民伤财。”

  “不要。”此时不是坚持,而是恶意抗命,她再也不想听他安排了。

  “那我请朋友来画,光是你这样载载送送,成本再加一成,未来更卖不掉。”在商言商,他向来一针见血。

  他的画家朋友不会有别人,这一年来,他已经收购了多幅她的画作。

  “谁?欣仪吗?”霍颖瑶做个深呼吸,淡淡的问。

  “是啊!”他好一阵子没与欣仪见面了,没想到只与欣仪见过几次面的颖瑶会马上猜到。

  “好啊!”她知道那些照片是他妈拿来唬弄她的,她都和欣仪见过几次面了,只是她认清了事实,也不想再抗拒命运,既然这样,何必拉他下水?就让他好好的结婚生子,不然陪她一辈子对抗他妈吗?若真是这样,别说他不累,她都没那个生命和他妈斗。

  费巧她们一定不知道,她竟然可以在厕所大吐特吐之际,想通这么多事!她们一定以为她在气恺之跟别的女人约会,其实不是,若要说生气,她比较气的是这一年他得过且过的态度。

  当初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给他时间。

  她一直不敢期待未来,所以没搬进他家,但是心中已经设定一个时间点,现在只是她给他的时间到了,然后她去做了原本他该做的事,找他妈谈,接下来继续面对生命。

  两天后,吴欣仪到公司,动手彩绘帆布袋。

  霍颖瑶看着她流畅快速的彩笔一挥,一个二十五元的袋子立刻成为价值千元的个性商品,不禁流露出活泼的个性,大力拍手。

  “好漂亮喔!早该叫你来画了,我也不用耿耿于怀,觉得浪费了公司的钱。”

  糟糕!她连女主角该有的难过都撑不了太久,是因为早有心理准备吗?

  她不敢深入探讨,就怕发现长久以来她根本一直相信着那个算命仙。

  吴欣仪脸色泛红,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袋子,轻柔的说:“我恐怕画不了这么多,恺子只和我谈十天的时间,这数量……超出我的想象。”

  霍颖瑶如沐春风,想着自己易怒反骨的本色,不禁问出心中的疑惑,“欣仪,你……你会发脾气吗?”

  “发脾气?你是指叫我来这儿做这件事吗?”这毋需动怒啊!

  “不是,我是指平常你会发脾气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