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三十四


  “我是啊!”霍颖瑶忍不住跟着狂笑,悲惨的情绪消失无踪。

  是啊!有这群死党在,她怕什么?

  这件事情不宜拖太久,隔天,所有的人都请假,约在费巧男人开的咖啡馆,那么就算上演武打片也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而且还顺手捞一个打手,怎么样都极有胜算。

  游幸子也不是好惹的人,虽然独自赴约,却是有备而来。

  她一坐下,就和气的开口,“你们几位是霍小姐的谁啊?这么闲,找我有事吗?”

  “姊妹。”何婕绫想劝颖瑶别嫁了,这种婆婆,纵使有了结婚证书,日子也不会好过,有必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你们都长得不差,不会是霍小姐的亲姊妹。”游幸子说得不疾不徐,骂人不带一个脏字,还不忘与她们每个人对看一眼。

  看起来最柔弱的费巧忍不住了,假装讶异的说:“你也看不太出来是恺子的妈,怎么?你是后母?”厚,不气死严先生的妈,她誓不为人。

  游幸子脸色微变,狠狠的瞪了费巧一眼。

  费巧毫不在意的耸耸肩,“难怪,就是后母才会这样不顾小孩的意愿,那么就好谈了,后母而已,管这么多!”

  游幸子把皮包往桌上一摆,脸色铁青,“我是恺之的亲娘!他要选什么样的女人,得经过我的同意。”

  “你是连续剧看太多啦?这么爱演!我们也可以不理你,直接威胁你儿子跟颖瑶公证结婚,你也没辙啊!你明知道你儿子和颖瑶在交往,却处处反对,是哪里有问题?”费巧用力拍桌子,大声叫嚣。她早就想骂这个老太婆了。

  “他们那样叫交往吗?她从来不敢和我见面,叫什么交往?再说也一、两年了,现在你们要找我谈什么?谈她要嫁我儿子?还是要用怀孕当手段逼我同意这桩婚事?”

  四个女生微微愣住。这么厉害,不愧是恺之他娘。

  “对。我怀孕了。”霍颖瑶终于开口,直视恺之的母亲,算是第一次好好的与她对话。

  “你知道他现在忙着约会,所以想用怀孕绑住他?”游幸子怎么样都没办法喜欢霍颖瑶,这女孩长得太野,身材都好,一双眼睛时时刻刻都在勾引人,一点都不适合她儿子!

  又耍这种伎俩!

  霍颖瑶冷静的说:“他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哪有空约会?”

  游幸子露出得意的笑容,从名牌皮包里掏出一迭照片,放在桌上。

  “看看啊!”

  姜是老的辣,她会前来赴约,早就准备妥当,一点也没将坐在对面的女孩放在眼里。

  过去那种可怕的不信任感又爬上心头,霍颖瑶的耳朵轰隆作响,整个人一动也不动。

  费巧直接抓起照片,仔细看着。

  丁曦宁和何婕绫沉默不语,探头跟着看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你也见过,我的油画老师,我们过些时候还要一起办画展,你看看啊,没关系,看看她和恺之有多登对。”游幸子淡淡的说。

  霍颖瑶感到晕眩,勉强坐在椅子上,神情哀怨,“你就这么讨厌我?”

  说不心软是骗人的,游幸子也不想这样对待她,可是瞧瞧她们这是什么阵仗?昨天电话里是什么态度?以为朋友多,可以撑腰,是吧?

  “把孩子拿掉。”她没那么爱演,像连续剧一般丢出一袋钱,不过是为了这个女孩好,不然一个女孩怎么带小孩过日子?要是未来还拿小孩威胁恺之,这可怎么办?

  霍颖瑶一听,不禁傻住。

  丁曦宁也觉得难以置信。怎么有人会这样?连自己的孙子也不要?!

  “你们严家未来不要来抢孩子,请慢走。”何婕绫最冷静,嗓音冷冽的下逐客令。

  此刻这女孩子要是掏出枪,游幸子也不觉得惊讶,不过还是指着霍颖瑶的鼻子,大声骂道:“你还要生?你是怎样?想气死我?抑或拿你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你最好不要碰她一根寒毛,不然不管你是谁的妈,我一定让你一枪毙命!”何婕绫气得口不择言。

  其它人有志一同,也都狠狠的瞪着游幸子。

  果然,这种人就怕坏人,马上缩回手指,将照片收进皮包里,气呼呼的站起身。

  “去生啊!到最后还不是要回来求我们严家养,不然你一个女孩子,拿什么养孩子?我告诉你,就算是有小孩,我也不会同意让恺之娶?!”

  费巧怒气冲天,想要赏她一巴掌。

  何婕绫连忙拉住她,大声吼道:“这不劳你操心,慢走!”再不走,她就踹她一脚,让她快一点离开。

  她知道颖瑶快要昏倒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在这八婆面前示弱。

  游幸子高傲的抬起下巴,急急走人。

  一等她离开咖啡馆,霍颖瑶便冲进厕所,大吐特吐。

  何婕绫等三人坐在桌边,听着若隐若现的呕吐声,脸色都十分难看。

  “我出钱,你叫你家那口子买通黑道,去枪杀那只千年妖怪。”费巧说得很认真。

  “不用你出钱,我刚刚就想直接一枪毙了她。”何婕绫摇头叹息,真是在警局混太久了,看多了那些不良刑警枪里来枪里去,连她都以为拿枪杀人是易如反掌的事。

  “严恺之怎么会有这种娘?”丁曦宁第一次看见长辈可以这样不近情理,原来不是每个人都像龙爸爸那样可爱。

  “会有这种娘,多半是好儿子惯出来的,倚老卖老,仗恃生养,便竭尽所能的欺负媳妇。莫名其妙,都还没过门,就这么难相处,这种娘的儿子就别嫁了。”最后一句话,费巧朝着厕所大喊。

  尽管觉得揪心,她们没人敢提起那些照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