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三十一


  这是他选的好女孩,所以不会是哭哭啼啼的温室小花,但是有必要这么狠烈吗?

  严恺之心疼她的倔强,接过她手中的咖啡杯,拿来温手。

  她伸手抹拭泪痕,也拿起自己的咖啡杯,小口啜饮,就像每一天的开始。

  他不走甜言蜜语路线,她也不是那种日日要男人说我爱你才能活的女人,他们就是这样的契合,这么的有默契,若不是他妈,她几时会这样不安、会这样不信任他?

  她在还没想过他父母等等问题就和他滚到床上去了,连曦宁哇哇叫时也没感到害怕,他母亲的反对是重点吗?

  不是。

  那个气质女孩才是。

  他伸出一只手帮她把剩余的泪珠抹去,无言的道歉、无言的宠溺,他知道这倔强的小女人都接收得到。

  “所以你没有爱上那个气质美人?”她还是很委屈,但在他柔柔的触碰下,哽咽的问出心中的疑惑。

  看见自己的女人眼中的倔强与闪过的火焰,他所有的不安都找到安置处。还好她是个有战力的女孩,不然有哪个女孩经过他妈那关还可以爱他?

  他搂着她,既心疼也心安,“吃醋?”

  霍颖瑶埋进他的怀里,却还是不妥协,“我的咖啡还很热。”泼到他的脸上还是很有杀伤力,可是她已经是动嘴不动手的家猫。

  她总算又回到他的怀里,他瞬间放松紧绷的神经,一夜没睡的疲惫与煎熬排山倒海而来,他取走她手上的杯子,放在桌上,牵着她走出茶水间,此时,他只想抱着她好好的睡一觉。

  可是她还有些许怒气,“你有将我在你公司上班的事告诉你妈吗?”

  严恺之沉默的看着她,心中哀叹,就不能给他一个乖巧的笨女孩吗?

  她看他的反应就知道,看来是没说,怒火越烧越旺,边走边问:“你有说我要搬去和你一起住吗?”

  他还是沉默。

  那就是没说!瞬间怒气冲天,她甩开他的手,站在原地不动。

  他一时心急,拦腰抱起她,往沙发床走去。

  “拜托,给我一点时间。”他的头埋在她的颈窝,低声请求。

  “给你时间做什么?和那个气质美人做切割?”霍颖瑶口不择言,故意折磨他。

  严恺之叹口气。这就是他要的女人吗?唉,他认了。

  将她放到床上,他侧躺在她身边,环住她的细腰,看着天花板,宣誓般严肃的说:“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妈同意我娶你。”

  同样看着天花板的她受到不小的惊吓。原来他委曲求全,为的是这个!她一向直来直往,凡事在当下就要求一个痛快,没想到他是这样的……

  难怪他可以开创一番事业,而多数的男人还在社会边缘游走,可是她却因此要让他母亲这样伤害,真的很痛、很气耶!

  她强忍着泪水,鼻音很重的埋怨道:“经过国中时期痛苦的隐忍之后,我绝不再吃这种闷亏,你就不能叫你妈接受我?或者至少不要干涉你?”

  他是个成年男子,自己有一番事业,不仰人鼻息,不觊觎他父母的财产,不过是个女朋友,为何需要这样大费周章?

  “她表面上会接受,然后更频繁的介绍女朋友给我,或者祭出各种办法让我烦到不用工作……不然?想想看,我忙成这样,之前还不是要陪我妈去我爸公司抓你这只狐狸精。”严恺之将她拥进怀里,抵挡不住睡意,声音更加低沉。

  “再说我狐狸精,我就毙了你。”

  “你是。”不然他怎么会为她神魂颠倒?

  “你说什么?”霍颖瑶越说越小声,看见他抱着自己便安心的入睡,闭起的眼睛周围有黑眼圈。

  这算不算是她抗命选来的男人?算命仙说她没有结婚的命,但是这个男人看来很努力的想让她有个婚姻。

  她却在此时看透,原来婚姻不是她要的,一开始她就越过这个问题而直接面对这个男人,不然早该离他很远,因为再怎么笨都知道这样的婆婆不会善待她,既然这样,只要不结婚,那个女人就不是她的婆婆。

  那么她要什么?

  她要的只是他能够不顾一切的爱她。

  霍颖瑶想清楚,看明白,心情豁然开朗,变得踏实,好像昨天疯狂哭泣只是梦一场。

  爱情为何这样神奇?因为同一个人悲,因为同一个人喜,明明昨天恨不得掐死他,今早听到他沉沉的声音把事情说清楚,她又将一切恩怨全都抛开。

  这是什么力量?

  如果每个人对仇人都有这样的力量,那么世界就太平了。

  “这下可好,宥恕等一下要来了。”

  好心疼他的疲累,她也是一夜无眠,但是能这样和他窝在沙发床上安睡吗?

  她挣扎片刻,想着今天一整天要忙的事情,怎么可能睡得下去?

  他把她训练得太好了吗?明明伤心得想要杀人,却还是理智的想着他的公司以及今天要忙的事,她能怪他是工作狂吗?

  霍颖瑶露出苦笑,发现腰间的手臂有一定的重量,知道他已熟睡,轻轻推开他重重的手臂,艰难的坐起身。

  很好,她被他传染,也成了工作狂。

  这个世界有一半以上的人叫她什么?他妈的口头禅是什么?

  狐狸精!

  有谁见过这么苦命的狐狸精?

  天知道她多希望自己是货真价实,只坐男人大腿的狐狸精。

  偏偏她总是承受这个臭名,却从没得过真正的好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